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综鬼灭]焰之刃 > 章节目录 第4章 04
    ……

    话虽如此,但晚上的时候西泽还是没能见到富冈义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大概是因为这两天太过劳累,他觉睡到了第二天。

    西泽醒过来的时候只有鳞泷左近次还没出门。

    长者坐在炉火旁,身上穿着水蓝色的和服,虽然已是暮年但坐姿挺拔端正,脸上仍是戴着那只赤色的面具。

    火光跃动之间,里面燃着的木柴发出细微的噼啪声。

    等西泽收拾妥当后,鳞泷左近次起身从一旁的木架上拿出一把木刀,道:“跟我来。”

    说罢,他朝门外走去。

    西泽连忙跟上。

    “锖兔和……义勇师兄呢?”

    鳞泷左近次道:“他们已经去后山了。”

    西泽抬头看了一眼。

    因为太阳还未完全升起的缘故,天色稍显昏暗。

    这么早就开始修行……真是刻苦。

    鳞泷左近次没带他去后山,而是找了块似乎也是修行场所的空地。

    这个时候的风仍旧裹挟着夜间残存的寒意。

    熹微的晨光下,周围的林间的树木像是苍翠的暗影,在微风中轻轻曳动。

    “虽然说收你做弟子,但即便如此也并非人人都有剑术的才能,”鳞泷左近次缓声道,“也切忌急于求成,只有勤加练习、慢慢积累才是最重要的。”

    西泽认真答:“我知道了。”

    鳞泷左近次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走到西泽身边、把那柄木刀交给西泽:“握刀的时候无名指和小指紧握剑柄,拇指和食指轻微用力,中指落在柄上,手掌要紧贴刀柄。”

    西泽按他说的摆好架势。

    鳞泷左近次稍微修正了一下后就说没问题了。

    “今天从素振……也就是空挥开始练习。”鳞泷左近次伸手接过木刀。

    “我来为你演示基础的素振式。”

    戴着朱色面具的老人双手握刀,呼吸趋近平缓。

    他微微颔首:“首先保持身体正直。我们使用的力量都源于地面,要做的是利用身体骨骼、肌肉的扭转将力量传至肩部、手腕,最终到刀。”

    “挥刀时左手发力,右手控刀,刃和左手不离身体中线。”说着,鳞泷左近次双臂用力,向前斩去。

    木刀在空中划过一个流畅而凌厉的弧度,惊起破空声。

    鳞泷左近次挥的明明只是木刀,这一刻却仍旧让人感受到了无法名状的压迫感。

    “双腿,髋部,腰部,肩膀,双臂,手腕——要调动整个身体来感受、传导力量,完成挥刀。”

    又演示了两遍,等西泽确认说自己已经完全记下来后,鳞泷左近次留下一句“认真练习”就离开了。

    西泽看了眼手里的木刀,深吸一口气,旋即认认真真地双手握刀,模仿着鳞泷左近次刚刚的样子挥起了刀。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未来就必然会遇到穷凶极恶的鬼,并与之对战。

    ——在这种攸关生死的事上,西泽十分乐意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上。

    ……

    在又一次完成一组挥刀练习后,西泽靠着一棵樟树稍微休息了片刻。

    时间临近正午,日光也逐渐灼热了起来。

    少年额头上满是汗,后背的衣服也早就被汗水沾湿。他已经忘记自己今天挥了多少次刀,但在数次之前却像是隐约领会到了鳞泷左近次口中“调动全身的力量来挥刀”是什么含义。

    不知名的飞鸟落在树梢,叽叽喳喳地朝西泽乱叫一通。

    少年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提起身边的木刀朝空地中心走去。

    他仰头看了看似火的骄阳,无意识地神游。

    ……时间差不多了,再做几组之后就回去吧。

    平斩完一刀后,西泽收回手。他本来是想着要离开了,没想到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挥刀的时候,速度的快慢并不是最重要的。”这是一道沉静的男音,声线平缓、却仍旧带着些许青涩。

    西泽回头看去,意外地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那是个看上去和锖兔同龄的少年,穿着暗赭色的和服,手中同样握着一柄木刀。

    西泽歪头:“义勇师兄?”

    富冈义勇被他这个称呼叫得一怔,一双暗蓝色的眸子盯着西泽,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短刀求快,但是我们这一派的太刀更追求变化,用刀灵活才更重要——这一点你作为初学者暂时不用管。”

    “嗯……原来是这样。”西泽应道。

    “师兄你是有什么事吗?”

    从后山来这里可不怎么顺路,对方应该不是碰巧过来的。

    富冈义勇这才说来这边的目的:“锖兔怕你忘记时间,让我来叫你回去。”

    西泽“啊”了一声,答:“我刚好准备回去了。”

    义勇师兄似乎比锖兔要严肃上不少。

    西泽如是想。

    也确实,相比锖兔,富冈义勇看起来格外沉默,表情也格外的少。

    “你们两个终于回来了。”

    刚一进门,西泽就听到了锖兔的声音。“快来吃点东西吧。”

    “练习还顺利吗?”鳞泷左近次看向西泽。

    富冈义勇和锖兔已经在他眼下修行了近四年,一切步入正轨之后已经很遇到阻碍。作为初学者的西泽反而让人在意。

    西泽把木刀放回架子上,答:“练习过几遍之后稍微有了点感悟。”

    他看向身边的富冈义勇:“也多亏了义勇师兄的指导。”

    富冈义勇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锖兔笑着揶揄道:“昨天见到师弟的时候明明很开心,现在居然这么冷淡。”

    “啊,是这样吗?我知道了。”他看向西泽,故作哀叹,“看来你义勇师兄不太喜欢你。”

    富冈义勇:“……我没有。”

    “那下午就由你来带西泽一起练习九型十三刀吧,”少年一副计划得逞的样子,笑吟吟道,“我刚刚正和老师说起这个。”

    富冈义勇看了看锖兔又看了看西泽,最后道:“嗯。”

    然后锖兔才跟西泽说起这个安排。

    除去上午的修行外,鳞泷左近次还打算让西泽每天和人对练。

    “对练时用到的都是剑道的基础招式——就是老师早上跟你演示的那些,当然,实战起来会稍微难一点,多练习几次就好了。”

    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西泽上午练习素振,下午和锖兔他们一起对练,不停地熟悉剑道基础招式。

    说起来,西泽和锖兔、富冈义勇在平时练习的时候使用的都是木刀,但他记得在第一次见到锖兔时对方带的却是一把货真价实的刀。

    问起这件事时,锖兔说当时他正准备出门,结果听到外面有动静,就直接带了真刀出去。

    ——也多亏了他们开始修行的时间一向很早,才能刚巧撞见跟鬼对阵的西泽。

    时间一天天过去。在某天中午的时候,锖兔突然提起一件事。

    “过几天镇子上有灯会,要去看看吗?”

    “灯会?”

    “是一个节日庆典,有很多灯和烟花,到时候街上会很热闹。”锖兔想了想,“说起来,西泽来这边之后就一直在山上,都没怎么出去玩过。这次刚好放松一下。”

    “嗯。”西泽也很好奇灯会是什么样子。

    他转头问坐在身边的富冈义勇:“义勇师兄你呢?”

    ——以富冈义勇的性格,问这种问题他的回答肯定是“会耽误修行,所以不去了”。

    于是不等富冈义勇回答,西泽抢先开口:“难得的节日,师兄也和我们一起去吧——还有鳞泷老师!”

    富冈义勇看了眼似乎对此早有预料的锖兔,最后看向西泽:“我知道了。”

    ……

    据说鳞泷左近次从离开鬼杀队后就一直隐居在山上,所以西泽是很希望陪对方一起去镇上玩一下的。

    可就算软磨硬泡,鳞泷左近次还是没有要和他们一起去镇上的意思。

    西泽只好作罢。

    而在灯会那天到来之前,一天夜里,西泽忽然听到了某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