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综鬼灭]焰之刃 > 章节目录 第7章 07
    虽说出来前打过招呼,但回去太晚的话鳞泷左近次免不了要担心,所以三个人没有留到很晚,在看过烟花之后就打算回山上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离开镇子的时候,西泽忽然听到有个年轻人扬声向同伴感叹。

    “如今镇上能这么太平可真是太好了!不像前几年,大家夜里都根本不敢出门呢。”

    “为什么不敢出门?”他身边的女孩子不解。

    “因为当时有会吃人的鬼怪在镇上作祟……当时大家都吓坏了。”年轻人拍拍胸口,像是心有余悸道。

    “吃人的鬼?!”穿着金鱼浴衣的女孩子惊呼。

    另一个穿着灰色羽织的同伴嗤笑道:“你又来了,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

    他对年轻人的说法极其不屑,把手垫在脑后,悠哉道:“鬼怪什么的都是迷信,那些人只是被人贩子拐走了!也只有你还会信这种谣言了。”

    年轻人争辩:“那真的是吃人的鬼……”

    灰衣同伴嬉笑道:“好好好,那按你说的,既然那真的是吃人的鬼,它怎么没有吃我?你该不会说是有拿着美酒的武士把它灌醉然后杀了吧!”

    年轻人有些羞恼:“确实是有剑士把鬼斩杀了,我亲眼看到的!要不是他我现在已经被那只鬼吃掉了。”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灰衣同伴摊手,指着右手边那片漂浮着花灯的湖,“要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

    ……

    同样听到了他们对话的锖兔回忆了一下,道:“我想起来了。两年前的时候镇上确实出现过一只很凶残的鬼,在杀死五六个人后鳞泷先生亲自下山把那只鬼解决掉了。”

    “居然是鳞泷先生做的吗?”西泽有些惊讶,但这倒也合乎情理。

    少年顿了顿,又问,“普通人不知道鬼和鬼杀队的存在吗?”

    这跟他想象中的可完全不一样啊!

    在亚美斯特利斯,虽然掌握炼金术的只是少数人,但炼金术和炼金术师却是广为人知的。虽然因为国家炼金术师们大多隶属军部的关系,民众对他们抱有相当大的敌意,但炼金术师受人尊重推崇却是无需争议的事实。

    在西泽原本的认知中,鬼杀队在日本应该是地位很高的群体——毕竟他们掌握着超越常人的力量,而且还是在保护普通人不被恶鬼伤害。

    “嗯,一般人的话是不知道的,”锖兔道,“鬼这种生物太过不可思议,说出去也会被人为是危言耸听。而且正是因为不知道有鬼这种生物存在,大多数人才能活的更为幸福——我想鬼杀队的主公也是这么想的吧?”

    “这样吗?”西泽思忖片刻,倒也没有在说什么。

    他能理解这种做法,但内心还是有些不太认同的。

    但左右,他现在连鬼杀毒队的成员都不是,说什么都没用。

    他们一行沿着镇上人平时砍柴的路上山,走到一半的时候西泽发现刚刚那两男一女走在他们之后。

    听他们的交谈,似乎是想山上某个很适合观赏烟花的位置欣赏接下来的表演。

    夜间的森林漆黑而静谧。

    大抵是被阴森诡秘的气氛所感染,后面的三人加快了步伐过来和西泽他们搭话。

    “你们也是打算去山上看烟花吗?”之前那个一直坚持说有鬼存在的年轻人问。

    他身边的那名同伴一边让同行的女孩子不要紧张,一边抱怨道:“这座山也太阴森了。”

    “不,”西泽回头瞥了后者一眼,坏笑道,“我们是要回家——我们就住在这座山里。”

    “真的假的?!”那个同伴一脸见鬼的表情,“这座山真的能住人吗……”

    他本来就觉得西泽三人身上的气质格外不同,现在又听对方说他们住在这座本该没有活人的山里,不免在心里嘀咕。

    锖兔看着西泽,无奈笑笑。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女孩子怯生生道,“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来都来了,这么回去也太可惜了,”灰衣男人信誓旦旦地安慰她:“别担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他话音刚落,一阵诡异的冷风忽然从右侧呼啸而来,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黑暗幽深的树林里仿佛有什么蛰伏着的野兽在伺机而动。

    片刻之后,一阵踩踏着地面落叶的脚步声从周边传来。

    灰衣男人顿时心里发毛,脸色也有些僵硬:“这是什么声音?”

    富冈义勇伸手把走在最前面的西泽拽到身后,脸色不是很好。

    他看向锖兔:“鬼。”

    “义勇,你也退后,保护好西泽。”锖兔说罢,把手按到腰间的刀上。

    因为西泽是稀血,遇到鬼后被鬼袭击的可能性非常高,所以即使是下山看灯会,他也是带了刀的。

    但话虽如此,三人之中带着刀的也就只有他一个。

    莫名其妙就被划分到“需要保护”的人中的西泽:“……”

    “喂……你们在说什么!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灰衣男人神色紧张,像是为了驱散心中不安一般拔高声音质问锖兔。

    他身边的女孩子紧张地抓紧了他的袖子:“我们回去好不好……”

    压抑而紧张的气氛中,一个速度迅猛的暗影忽然从某个角落悍然冲出!

    “啊!!”

    那个女孩尖叫了一声,而原本口口声声说会“保护”她的灰衣男人早就在那道暗影冲过来之前抱头趴在了地上。

    锖兔几乎是瞬间就捕捉到了目标,挡在二人身前、拔刀出鞘。

    月光下,泛着寒光的刀刃在空中划过一个凌厉而优美的弧线。

    那只鬼显然没想到这里会有剑士在——动作来不及收势的它只好双臂交叉拦在身前,用来抵御这次攻击。

    锋利的刀刃和本该是血肉铸成的手臂相撞,却发出一阵刺耳的金属碰撞般的轰鸣。

    而这个当口,几人也终于看清了袭击他们的东西的面貌。

    从外形上看他似乎很接近人,但皮肤却是异常的青色,左半边脸是个相貌普通的正常男人,右半边脸上却长着森白的獠牙,让人不寒而栗。

    那位年轻人脸色惨白:“鬼、是吃人的鬼……”

    那只鬼一次袭击不成,后退半步之后再度冲了上来。

    他的手臂似乎经历过什么特殊的强化,硬度甚至堪比锖兔手持的用特殊金属制成的太刀。

    “能有这个实力,想必你之前已经吃了不少人吧!”锖兔双手持刀,挡下鬼从右侧一个刁钻角度袭来的利爪。

    鬼的力道远大于常人,锖兔能够凭力量抗下这一击实在是令人惊叹。

    也难怪连向来苛刻的鳞泷先生也十分认可他的天赋。

    “没错,然后你们几个,马上也要变成我的晚餐了!”

    西泽白了他一眼,无语道:“你们鬼不是不能晒太阳吗?说的好像你除了晚餐还能吃别的一样。”

    那只鬼恼怒:“关你什么事!闭嘴!”

    锖兔无意去跟续航能力远超人类的鬼去拼耐力,深吸一口气,猛地偏转刀身:“水之呼吸·一之型·水面斩!”

    浅发少年手中的刀宛若飘逸灵动的水流,袭向鬼的脖颈。

    但那只鬼却在最后关头猛然退后,堪堪避过了这一击。

    它身侧,两人合抱的松树被生生斩断,片刻之后轰然倒地。

    那只鬼恨恨地看了一眼锖兔,似乎也明白对方不好惹。

    于是它非常聪明再度退回了阴影之中,像是要寻找下一次出其不意的袭击机会。

    锖兔皱起眉。

    ——潜藏在暗处的敌人是最难处理的。

    而先前被吓破胆的灰衣男人赶忙跑到锖兔身边,他也不傻,既然锖兔能跟那个怪物交手,就证明起码对方的身边是安全的。

    西泽皱眉:“……”

    现在这里有六个人,鬼的袭击目标抛却锖兔还有五个——要是锖兔每个人都要留意的话,未免太过消耗精力。

    思索片刻,他干脆伸手咬破了手指。

    细微到几乎不可查觉的血腥味缓缓弥漫开来。

    这种味道对于人类而言无伤大雅,但对于鬼来说就不一样了。身为稀血的西泽,血液的味道对于鬼而言简直有着毒丨品一般的吸引力。

    大多数劣等的鬼对稀血难以抗拒,并且会因此变得狂躁冲动,难以保持理性。

    而这正是西泽想要的。

    这样一来,那只鬼的目标就只会是他了!

    跟西泽预料的一样,血腥味扩散没多久,藏在暗处的鬼就立马按捺不住了。

    披头散发的恶鬼张着尖利的獠牙从背后向他扑来:“我居然能在这里碰到稀血,太好了,等吃掉你,那位大人一定会看重我的!”

    “师兄——!”

    西泽伸手和锖兔错位。

    后者面向恶鬼,双手将太刀横在身前,淡青色的眸子专注无比:“水之呼吸·三之型·击打潮!”

    寒意凌冽的刀刃横成一线,一瞬之间,锖兔手中的刀仿佛游走于浪潮之间,空气宛若摩西分海一般被斩断,发出嘶鸣声。

    那只鬼的双臂瞬间被刀刃齐齐斩断,借势朝后退去。

    它的脸上闪过一丝侥幸——还好伤到的只是手臂,只要脖颈没有被砍断,它就不会死。

    黑夜是鬼的领域,只要逃到树林里,它就一定能活下来。

    但是下一秒,它脸上的表情就彻底凝固了。

    身后的大地传来震动的声音,片刻之后,他的背后筑起了一堵泥土筑成的高墙。

    鬼:“这是什么?!!!”

    为什么地面会自己动?真是见鬼了!

    西泽微笑着收回按在炼成阵上的手:“这是科学。”

    只要熟知物质组成,就可以对其进行分解再构造,利用炼金术改变土地的形态对大多数炼金术师而言都不算难事。

    ——不过多亏这里是土地,不然他只能用血来画炼成阵了!

    鬼十分茫然:“科学???!”

    但它的疑惑注定没法解决,锖兔在发现它被拦下之后没有丝毫犹豫,追上去一刀斩断了它的脖颈。

    鬼的身影逐渐化为灰烬。

    西泽十分满意地拍了拍手上的土。

    希望它死了之后能把科学两个字记在心里。

    唉……这个世界这么玄幻,我作为一个坚信科学的炼金术师真是太艰难了。

    生活不易啊!

    锖兔收刀入鞘,看向西泽:“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他指的是西泽故意用稀血把鬼引出来的事。

    而另一边,那三个人因为西泽和锖兔跟鬼对上,只好围在富冈义勇身边,后者的脸色十分茫然。

    “谢谢、”

    “谢谢你们救了我。”

    那个年轻人和年轻女孩起来跟他们道谢。

    “赶快下山去吧!我不想在这种鬼地方待了!”灰衣男人道。

    他似乎也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反应太过滑稽,有些恼羞成怒。

    “不用客气,然后,这位小哥——”西泽看向灰衣男人道。

    “干嘛?”灰衣男人被他的视线盯得有些不自在。

    西泽笑眯眯地说:“现在天气有点冷,你跳湖的时候记得多穿点衣服。”

    对方刚刚在山下的时候可是说过要是真的有鬼就跳湖呢。

    灰衣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