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综鬼灭]焰之刃 > 章节目录 第9章 09
    等锖兔和西泽穿越机关密布的山路来到山顶后,后者已经气喘吁吁,显得有些狼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接下来一段时间你每天都要从这里往返三次。”

    锖兔顿了顿,又说:“——你想要自创型的话,最好尽快掌握呼吸法。”

    西泽抬头看他,顺手拨下站在头发上的落叶:“呼吸法?”

    “一种能够提高身体机能的秘法,”锖兔说着,伸手指着自己的胸口,“鳞泷先生应该教过你,要使用全身的力量来挥刀,而呼吸法则是尽可能地扩张肺部,加速自身血液的循环,以提升身体的能力。”

    西泽:“原来如此……”

    人的运动要消耗血液里的氧气,这样想,这种秘法似乎也很合理。

    “不过想要掌握呼吸法也不是简单的事,慢慢来就好,反正离你参加最终考核还要再等一年,只要在这期间完全掌握就可以。”锖兔道。

    西泽意外:“再等一年?”

    锖兔笑着说:“下个月就是鬼杀队的最终选拔了,我和义勇都会参加。但是鳞泷先生这次应该不会让你去。”

    西泽确实很有天赋,但面对恶鬼,光有天赋是不够的。

    西泽有些失望,但也明白原因,遗憾道:“那就没办法了。”

    锖兔说的没错,呼吸法确实很难掌握。

    鳞泷左近次告诉西泽,想要达到能使用呼吸法的状态,对体能同样有着极高的要求,而且在极限状态下更容易掌握呼吸法的要领。

    ——为了达到鳞泷左近次所说的“极限状态”,西泽干脆把日常训练中从那座山往返三次的任务改成了六次。

    不得不说,效果显著。

    大概每次在体力不支到让人眼前发黑时,西泽都能隐约感受到那种“扩张肺部”的感觉。能有所感悟,平时使用呼吸法就简单上很多,虽然维持的时间非常短暂,但勉强也可能在挥剑的时候用上了。

    说白了,呼吸秘法确实能提升人的身体机能,但提升的多少要取决于人本身所拥有的能力。

    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修行这条路没有捷径的。

    训练的效果很显著,西泽就决定这样继续保持下去。

    接下来的时间,西泽上午去山上训练体能,下午跟锖兔和义勇对练,顺便思考一下自创型的事。

    他之前在个富冈义勇对练的时候就有了思路,而后第一式的创造几乎是顺理成章。

    水之呼吸讲究变化和灵活,用至刚的刀刃去契合最为柔和的水,无论是轻缓的水流还是迅猛惊涛都能以单薄的刀刃挥出。

    这么长时间跟锖兔、富冈义勇接触下来,西泽对水之呼吸的神髓也有所感悟。

    ——飘逸灵活,变幻莫测。

    刀法这种东西,在极致之处,本源往往是归一的。

    虽然水之呼吸不适合西泽,但他却可以用学到的东西作为内核,创造出适合自己的招式。

    至于名字。

    在思考这个型的时候西泽脑海中浮现的是肆溢灼人的火焰。

    这跟他焰之炼金术的流派倒也十分契合。

    而既然这是他从水之呼吸的招式中领悟到的,那一之型就叫做——

    “焰流。”

    自创型的事终于算是有了点成果,西泽很开心地把事情告诉了鳞泷左近次。

    对方看了之后也表示了认可,但也告诉西泽不要急于求成,太过浮躁反而会过犹不及。

    西泽点头应是。

    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你的呼吸法掌握的怎么样了?”鳞泷左近次问。

    西泽如实回答:“连续使用的话,大概能坚持十分钟,再继续的话过后可能会脱力。”

    “嗯,我知道了,继续坚持。”鳞泷左近次道。

    西泽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有些好奇地:“鳞泷先生,锖兔师兄最多能保持多久?”

    鳞泷左近次平静道:“五个小时以上。”

    “咳、”西泽被呛了一下,“真的假的?!”

    他这段时间每天都是高强度训练,每次做完训练都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就这样、也顶多能坚持十分钟。

    五个小时也太可怕了吧!!

    看他这幅反应,鳞泷左近次说:“现在的鬼杀队内部,‘柱’级别的剑士都是能时刻保持集中状态的。”

    “时刻保持……?!”西泽震惊。

    要是在短时间内利用呼吸法提升身体机能,还勉强说得过去——但是时刻保持那样的状态,想想他就觉得头皮发麻。

    西泽在心里设想了一下,单论身体能力的话,在亚美斯特利斯能达到那种程度的应该也就只有大总统金·布拉德雷了吧?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不科学的。

    作为一个科学至上的炼金术师,我真是太难了。

    但不科学归不科学,该练还是得练。

    第二天西泽照常去后山那条遍布机关的路上训练。

    不得不说高强度的训练还是有成果的,起码他已经把最初半天之内完成四个来回的速度提升到现在不到半天就能完成五个来回了。

    照常做完训练,西泽去后山训练场旁的空地休息。

    锖兔和富冈义勇做完素振,现在在对练。

    他们两个用的都是水之呼吸,所学的型也都一样,但真正落到实战上,却也能看出明显的个人风格。

    前者的招式看起来灵活多变且出其不意,而后富冈义勇则给人一种异常沉静的感觉,如深潭中的水,招式干脆而利落。

    西泽盘腿坐在旁边撑着下巴看了一会儿之后,闭上眼躺到了地上。

    过了段时间,似乎是结束了练习,锖兔走过来坐到他身边:“感觉怎么样?”

    听到他的话,西泽睁开眼,坐起身、被肌肉传来的酸痛感疼得撇了撇嘴:“还好,刚刚到极限。”

    他看向锖兔:“师兄和义勇师兄当初也是这么练习的吗?”

    “嗯,和你一样。”锖兔笑笑。

    “……鳞泷先生的要求真的很严格。”西泽感叹。

    但是同时,鳞泷左近次对他们每一个人都投入了相当大的心力,无愧于“培育师”之名。

    西泽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认真负责的指导者。

    要知道,在圣特拉尔的时候,马斯坦中校身为他的老师,唯一做过的指导就是给了他一张元素周期表让他背。

    ——中校,跟鳞泷先生对比一下您简直就是教师失格啊!!

    “这也难怪。”锖兔轻声道。

    少年看向西泽,淡青色的眸子里带着种难以言说的怀念和悲伤。

    微风中,山间林木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锖兔声音低缓:“之前应该告诉过你,鬼杀队的最终选拔是要和鬼战斗。鳞泷先生教导出的弟子都非常优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前往参加最终选拔的人都没能活着回来。十二人,上一次,我和义勇的师姐,也同样在最终选拔里被鬼杀死了。

    “寄予众望,而且一起生活过很多年的孩子们一个个死在鬼的手里,鳞泷先生除了心痛以外,大概也很自责。”

    西泽的动作顿了顿。

    他一直以为鳞泷左近次门下的弟子要通过考核进入鬼杀队轻而易举,也许以后进入鬼杀队也会遇到不少同门。

    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

    用心教导的弟子在最终选拔折戟。对身为指导者的鳞泷左近次而言,应该无异于一次又一次亲手把自己的学生推向地狱。

    即使无法感同身受,西泽也能体会到鳞泷左近次该是怎样的心情。

    “鳞泷先生之所以要求那么严格,是希望我们能尽可能变强,顺利通过最终考核。”

    “嗯。”西泽默默看着锖兔。

    大概是意识到了西泽在想什么,锖兔揉了揉他的头,换了个轻快的语调:“放轻松,我和义勇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嗯。”西泽站起身,防止自己的头发接着被□□。

    他对锖兔和富冈义勇的能力自然十分信任,但前面那些师兄师姐们的消失却还是让他有些不安。

    但愿一切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