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综鬼灭]焰之刃 > 章节目录 第11章 11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最终选拔结束后,锖兔和富冈义勇却还是没有回来。

    鳞泷左近次看起来比以往都沉默了很多。

    西泽坐在屋外的木阶上,盯着两个人离开时的那条小路,结果从黄昏等到入夜都没见有人回来。

    直到月亮升到当空,少年才起身伸了个懒腰,决定大发慈悲地给饿了两天的金鱼喂食。

    西泽十分不走心地把煮熟的细碎谷物颗粒丢进鱼缸,而后趴在旁边看着争相夺食的金鱼,有些出神地自言自语道:“如果锖兔和义勇师兄再不回来的话,我可不负责养你们。”

    头顶树叶的枝干在夜风中微微晃动。

    西泽待了一会儿后,打算回屋,耳后却忽然传来一阵飞鸟拍打翅膀的声音。

    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居然是一只浑身黝黑的乌鸦。

    狭雾山上有不少鸟雀,但乌鸦他还是头一回见到。

    象征着不详的乌鸦出现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有几分阴森。

    西泽前一秒还在思考这里为什么会有乌鸦,下一秒,这只乌鸦就忽然落到就近的树枝上,开口说话了:“嘎!你是西泽吗?”

    西泽:“?!!”

    这只乌鸦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不对!等等,乌鸦为什么会说话?!!!

    这也太不科学了……不愧是神秘的东方,居然连乌鸦都会说话吗?锖兔之前可没告诉过我这个。

    大概是他的目光太过震惊,这只乌鸦居然十分人性化地露出了一个鄙夷的表情。

    西泽:“……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居然被一个乌鸦嫌弃了。

    “——那是鎹鸦,鬼杀队用来传讯的信使。”

    是鳞泷左近次的声音。

    西泽回头看去,戴着朱红面具的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

    那只鎹鸦也转头,赤色的眸子注视着鳞泷左近次:“鳞泷先生,蝶屋的蝴蝶香奈惠让我向您问好!”

    它清了清嗓子:“嘎!富冈义勇和锖兔已经通过了最终选拔,富冈义勇和锖兔已经通过了最终选拔!二人目前在蝶屋休养,预计后天返回!”

    西泽如释重负。

    原来是受伤了吗?难怪没有立即返回。

    鳞泷左近次朝鎹鸦点头:“我知道了,辛苦了。”

    鎹鸦拍打着翅膀离开后,西泽回头冲鳞泷左近次笑:“师兄他们能通过选拔真是太好了!”

    后者点头:“嗯。”

    两天后,通过选拔的人回来时,西泽正在向鳞泷左近次请教使用呼吸法时遇到的问题。

    “鳞泷先生,西泽。”

    富冈义勇走进来,先跟两个人打了个招呼。

    少年穿着缀有浪纹的羽织,额角系着那只消灾面具,神色却显得有些黯然。

    看着他的表情,西泽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看了眼身边的鳞泷左近次,而后问:“……锖兔师兄呢?”

    富冈义勇沉默片刻后才开口:“我和师兄一起去参加了选拔。师兄一个人把遇到的鬼全都杀死了,但是最后山里冒出一个靠残杀同类获得强大力量的鬼,锖兔师兄保护了我,但是……”

    西泽一颗心提了起来,生怕富冈义勇下一句话说出他最不想听到的那个词。

    一个熟悉的声音却忽然从富冈义勇身后传来。

    “——但是我手臂受伤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都要拜托你们照顾了!”锖兔走进来,有些无奈地伸手揉了揉富冈义勇的头,故作抱怨,“你这种语气说得好像我出了什么事一样,鳞泷先生可是会担心的。”

    少年脸色有些苍白,但看样子没有什么大碍。

    “锖兔师兄!”西泽跑到他面前,惊喜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他顿了顿,看了眼锖兔被绷带缠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右手臂,干笑:“……好像也不是没事。”

    锖兔摆摆手:“哈哈,没事的,还要多亏了义勇,不然最后我真的要被鬼杀死了。”

    只有富冈义勇,仍旧沉默地看着锖兔。

    等到鳞泷左近次和锖兔去谈论不知什么事后,富冈义勇才叫住了西泽。

    “锖兔师兄的伤,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西泽愣了一下,回头看向他。

    “那只鬼很强,师兄跟它对上的时候已经在之前消耗了很多体力,所以很难跟它对战——不,如果单独遇上它,师兄可能也不会处处受制,是我拖累了师兄。”

    富冈义勇说着,神情又暗淡了几分:“锖兔师兄手臂上的伤大概会留下后遗症,而且他胸前的伤伤到了肺部,蝶屋的医师说师兄以后再使用呼吸法很可能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富冈义勇低着头,脸被遮挡在阴影之下。西泽不知道他现在是何种表情,但他的声音听起来却像是快哭了一样:“师兄他以后,可能再也无法使用剑技了。”

    上次在灯会上遇到鬼、感受到恐惧时他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但当真正遇到强大的鬼,他还是无法克制住内心的恐惧。

    “这全都是我的错。”

    ——如果我不在,如果我早一点被鬼杀死的话,也许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

    西泽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有设想过无数的局面,却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师兄以后再也没有办法使用水之呼吸了?

    锖兔的实力是他们三个人中最强的。西泽和富冈义勇还会被鳞泷左近次指出失误,但锖兔永远不会犯错。

    无论是哪一种型,在他手中都能运用自如,让人每次看到都会感到情不自禁地赞叹。

    正如他本人——耀眼却又无比温柔。

    但现在,这样的人却再也没法拿起剑了吗?

    富冈义勇说完那番话后,就一直低着头沉默着。

    半晌,西泽才看向他:“义勇师兄,对锖兔师兄而言,你一定是很重要的人,所以锖兔师兄才会保护你。如果你为此自责的话,锖兔师兄也会难过的。”

    富冈义勇没有回应,西泽有点头疼。

    他本来就不擅长安慰人,更别提他在听到锖兔的事后自己脑子里也乱糟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

    静默之中,木屋的门又被人推开了——

    “锖兔师兄……”见到来人时,西泽先是有点意外,而后本能地看向锖兔的胸口。

    有衣服遮挡,上面的伤并不明显,但透过锖兔领口透出的绷带,也能看到星星点点的斑驳血迹。

    锖兔似乎已经在门外站了段时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浅色头发的少年走到富冈义勇面前,等对方看向自己后说:“之前就告诉你说不要乱想。

    “再说了,如果不是你最后牵制住妖怪,我们两个人都要送命了。”

    见富冈义勇依旧一副自责的样子,锖兔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笑着道:“我修行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人不被鬼伤害,如果这次你被那只鬼杀死,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这样的结果我已经非常满意了。”

    “而且我问过蝴蝶小姐,只要不长时间维持呼吸法的话,我的身体是不会有大碍的,”锖兔语调轻快道,“随随便便就说别人‘再也拿不起剑’也太过分了。”

    “……”西泽看着他脸上的笑,把本来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只是问他:“师兄还是会加入鬼杀队吗?”

    事情已经发生,锖兔内心不可能毫无感触,但既然他不希望他们担心,那他现在就不该去安慰对方。

    那不是锖兔需要的。

    “嗯,”锖兔点头,“鬼杀队的主公是位很和蔼的人,听说这件事后,说是会安排比较轻松的任务给我,不过这样一来似乎我就要被调到北方了。”

    因为买过地图,所以西泽对日本地域还算有了解:“北方……北海道一带吗?”

    “嗯。”

    西泽有些失望:“那师兄平时就没机会回来了吗?”

    锖兔揉揉他的头,笑道:“不光是我,加入鬼杀队之后义勇也会接到很多任务,一般是没时间回来的。”

    在狭雾山停留了几天后,鬼杀队的锻刀师为锖兔和富冈义勇打造的日轮刀也送到了。

    只有用特殊的斩断鬼的脖颈才能杀死鬼,西泽他们在鳞泷左近次这里接触的刀也大都是由特殊的金属打造。

    而日轮刀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能对鬼造成更强的伤害。

    据送刀来的刀匠说,具有强大天赋的剑士在初次握刀时能够根据自身的属性改变日轮刀的颜色。

    而使用水之呼吸的富冈义勇和锖兔毫无意外都是蓝色。

    之后,二人便再次和鳞泷左近次、西泽道别。

    前者会根据鎹鸦传来的讯息完成鬼杀队的任务,而锖兔则会先返回蝶屋接受第二次治疗,然后再启程前往北海道。

    西泽目送二人离开,才恍惚意识到,下次再见面可能要到很久之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