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综鬼灭]焰之刃 > 章节目录 第12章 12
    ——富冈义勇师兄亲启:

    前段时间收到锖兔师兄的来信,得知今天是师兄的生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据鳞泷先生说,最近鬼杀队的任务似乎相当繁重。我想师兄你应该是没时间回狭雾山的,所以就在信里说一句生日快乐。

    (话虽如此,我想师兄一定在鬼杀队结识了不少友人,不会缺这种生日祝福。)

    我准备了一个小礼物让鎹鸦捎给你,锖兔师兄寄给我们的挂件也在里面——听说那是从更东方的国家传来的工艺品,能够为佩戴者带来好运。

    说起来,在亚美斯特利斯时我们更喜欢把那个东方古国称为“新国”。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想去那个国家游览一下。

    昨天,我通过了鳞泷先生的考验。

    老实说,我很好奇鬼杀队制剑时用得究竟是什么金属,居然能够劈开跟人一般高的石头。鳞泷先生说你和锖兔师兄当初也经历了类似的考验,我很好奇师兄用了多久才斩断那块石头。

    言归正传,如果不出意外,我会在今年参加鬼杀队的最终选拔。

    听说鬼杀队入队后,队员会有等级排序,师兄现在是什么等级?不会还是初始的“癸”级吧?

    师兄这段时间最好努力一下,不然如果我加入鬼杀队之后等级超过你,就太不好意思了。

    另,为师兄的鎹鸦着想,如果你的回复在十个字以内的话就不要让它千里迢迢来回信了。

    你善解人意的师弟,西泽。

    锖兔和富冈义勇离开之后,狭雾山就只剩下西泽一个人,修行立刻变得枯燥了不少,但好在西泽也不是什么心浮气躁的人,再加上现在能得到鳞泷左近次的单独指导,甚至比以前的修行更见成效。

    而且锖兔受伤的事似乎让西泽受到了不小的刺激,他每天的修行都分外认真,再加上西泽本身就天赋绝佳,进步堪称神速。

    鳞泷左近次原本预计他需要一年多才能达成的目标,他只用半年就完成了。

    而后,他也顺利通过了斩断岩石的试炼。

    “将呼吸法掌握到这种程度的话,一般的鬼对你应该造不成威胁了。”结束切磋,双方收手之后,鳞泷左近次道。

    “是,”西泽笑道,“多亏了鳞泷先生的指导,锖兔师兄和义勇师兄都那么优秀——如果修行了这么久我还不是鬼的对手,都不好意思说是您的弟子了。”

    “面对鬼的时候,万事小心。”鳞泷左近次带着西泽回到木屋,坐在矮桌前道。

    “鬼的力量取决于它吃过的人类的数量,杀的人越多,鬼拥有的力量就越强。而且,鬼是最麻木残忍的生物,有的时候甚至会为了获得力量去吞食同类。”

    西泽点头:“我明白了。”

    “你加入鬼杀队后,说不定会遇到更强大的、拥有血鬼术的鬼,以及实力凌驾于普通鬼之上的十二鬼月。”

    西泽歪头:“十二鬼月?”

    血鬼术他倒是有听锖兔和富冈义勇提到过,但十二鬼月这个词他还是头一回听说。

    这是什么东西?组织的名称?

    鳞泷左近次解释:“下弦六名,上弦六名,他们是鬼王选□□的精英,只有‘柱’等级的强者才能与之抗衡。”

    西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也就是说,是十二只特别强大的鬼吗?

    叫什么十二鬼月,那个鬼王也太中二了吧?!

    西泽在心里吐槽。

    “以你现在的实力,去参加最终选拔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鳞泷左近次看向西泽。

    西泽对呼吸法的使用已经非常纯熟,招式攻击性不足的弊病也有了很大改善。

    在其他方面更是毫不逊色。

    他顿了顿:“不过这次最终选拔的的时候是在六月,离现在还有四个月,你自己有什么打算吗?”

    “还有四个月?!”西泽哀叹了一声。

    虽说他的实力已经达标,但以鳞泷左近次的性格,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松懈,他肯定还是要接着修行的。

    四个月啊……

    西泽回想着自己过去大半年里的悲惨生活,觉得自己有必要再抢救一下。

    西泽思索片刻后举手:“我想去外面看一看。”

    他有理有据:“现在,相比一般的修行,真正跟鬼交战才能更快的提升实力。我想到附近的镇上走一走,如果能遇到鬼的话,正好可以增加一些实战经验。而且还能避免不少人被鬼杀害。”

    鳞泷左近次似乎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认同道:“嗯,实战和平时练习确实有很大不同。”

    其实下山这件事也并非西泽临时起意——一直待在山上实在是太无聊了!

    虽然有鳞泷左近次在,但毕竟不是同龄人,西泽早就想出去转转了。

    在决定下山之后,西泽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打算跟鳞泷左近次道别了。

    在临走之前,鳞泷左近次又叫住了他。

    “带上这个吧。”老人从木柜里拿出一只放了很久的面具,把它交给西泽。

    他顿了顿,道:“原本是打算等最终选拔的时候交给你,但既然要下山历练,就祝你一路顺利。”

    朱砂描绘的狐狸面具看上去和当初鳞泷左近次交给锖兔和富冈义勇的类似,但又不完全相同。

    ……消灾面具。

    “……”

    西泽看着那只面具,心情有些复杂。

    而后,少年接过面具,把他系在额边,笑着道:“嗯,鳞泷先生的符咒一定会保佑我的!”

    戴着朱色面具的老人摸摸他的头:“万事谨慎。”

    等道完别下山,西泽才解下那只面具,轻轻叹了口气。

    在跟他的通信中,锖兔有提到过那只他和富冈义勇在最终选拔中遇到的恶鬼。

    虽然选拔十分严格,但鬼杀队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到用强大的鬼选拔新人。

    最终选拔时他们抓来给新人当考试项目的都是一些实力普通的鬼,一般而言不会造成太大威胁。

    ——“一般而言。”

    但凡事总有例外。

    锖兔和富冈义所遇到的那只鬼本来实力也只是一般,但它却依靠残杀同类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在山中存活了无数年。

    也因此杀害了无数本来实力不错的剑士。

    而鳞泷左近次门下的弟子参加最终选拔总是有去无回也都是拜它所赐。

    那只鬼憎恶着鳞泷左近次,依靠消灾面具认出鳞泷左近次的弟子后,就将他们残忍地猎杀。

    ——鳞泷左近次希望能够保佑弟子平安无事的面具反而成了催命符。

    为了不让鳞泷左近次伤心,锖兔和富冈义勇都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对方。

    但那只鬼却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西泽沉默片刻,把面具重新戴了回去。

    等这次最终选拔开始,他一定会杀死那只鬼。

    西泽下山虽然是想要跟鬼对战磨练自己,但他现在并非鬼杀队的成员,没有途径得知鬼的情报,想要遇到鬼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在最近的镇上待了一天没打听到任何与鬼相关的消息后,他就启程去了临近的村落。

    根据西泽对鬼的认知,越是强大的鬼,越是擅长伪装成人类隐藏自己——毕竟暴露身份之后很快就会引来鬼杀队的成员,只有藏得够深,才能越苟越强。

    而大多数实力普通的鬼都是藏匿在山林之间。

    西泽所在的这一带大多人烟稀少,远没有城市那么繁华,正是这那些鬼喜欢盯着的地方。

    少年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慢悠悠地走在田埂上。

    他本来打算进了村子之后找人问问最近村子附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却没想到刚进村就有一个男人扑到了他面前。

    对方像是看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我记得你、你是之前在狭雾山的那个人吧?!!拜托了,救救阿兰吧,不然她会鬼杀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