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天后她是大神棍柒月飞星 > 章节目录 第2章 定!
    得到肯定答复的周晋,在跟叶德民又寒暄了一番后,便喜滋滋地离开了酒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关上了门,叶德民脸上的表情瞬间换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他的眼神像是打量货物一般,上下打量着仰躺在床上的苏茶。

    眼神从苏茶那精致的五官一路滑下,路过如白瓷一般的脖颈一路往下,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苏茶心中的恼怒早就没过了头顶,此刻看到这个老男人猥琐的眼神,顿时感觉受到了侮辱,更是出奇愤怒了。

    她云渺上仙素来都是被人捧在云端,就算是在玄天宗也是受人敬仰尊重崇拜的存在,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屈辱了?

    那边叶德民似乎也看到了苏茶眼神里的怨怒之色。

    但是这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儿了,所以对于苏茶的愤怒,叶德民一点也不以为意,反而是露出了几分兴味的笑。

    之前周晋就轻描淡写地对叶德民解释过,称苏茶之所以会这样软成了一滩泥,是因为喝了一点酒的缘故。

    但是周晋的这个借口,叶德民显然不信。

    叶德民是这个圈子里的老油条了,不可能看不出来床上这个女人此刻的状态是被下了药。

    不过,叶德民这人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况且周晋送来的这个女人,无论是五官长相还是身材都挺符合他的品味的,又是个雏儿。

    这种高品质的货,一般是初入这个圈子的小菜鸟,而且还要运气好才能碰得着。

    所以叶德民根本没有拒绝,反而是顺水推舟地就接了下来。

    “你是哪家娱乐公司的,叫什么名字?”

    看着床上的女人,叶德民难得地来了几分兴致,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苏茶虽然中了药,但是并不是不能开口说话。

    只是此刻她整个人都被愤怒包围了,听到叶德民的问题,她根本懒得回答,反而是用眼神死死地瞪着这个老男人。

    叶德民见惯了圈子里那些投怀送抱自荐枕席求上位的女人,陡然遇到这么一个烈性的雏儿,只觉得有趣儿。

    至于苏茶那愤怒的眼神,叶德民根本没往心里去。

    “行了,你不愿意说,那我就先不问了。我去洗个澡,等会儿,我有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来问你!”

    看着床上这女人眉眼间还无法掩藏的那分稚气,还有她那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倔强,叶德民只觉得越看越是喜欢,心中欢喜,越发觉得周晋那小子会做事儿了。

    他脸上扬起愉悦的笑,目光幽深地看了床上的女人一眼,径直朝着一侧的淋浴间走去。

    直到耳畔传来了花洒的声响,苏茶这才松了一口气,咬着牙撑住她那绵软的身体往一侧挪。

    这个在正常人看来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却几乎耗尽了苏茶全身的力气。

    足足花了数分钟,她才终于挪到了床头,将原身那个被周晋甩到了床头的挎包给拽到了怀里。

    然而,拿到了那挎包,苏茶却没有在里面找到原身的手机。

    她本来想用手机打电话给原身的朋友求救的,但是这个计划,直接胎死腹中。

    再看看原身这包里面的东西,苏茶简直无语了。

    里面没有防狼器,甚至连半点可以用来自卫用的尖锐物品都没有,只有口红眼影睫毛膏之类的东西。

    看到这一包乱七八糟毫无用处的化妆品,苏茶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

    该死的,难道她堂堂玄天宗上仙,今天竟然要交待在这儿了吗?

    一贯冷静无所畏惧的苏茶,此刻眼中也不由得流露出几分惊慌和绝望来。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那个叶德民很快就会洗完澡从那隔间里走出来,苏茶的目光忽然一顿,落在了那挎包隔层一个细小的包装袋上。

    这是什么?

    苏茶伸出手,将那包装袋从挎包里掏了出来。

    打开包装袋,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后,苏茶的额头顿时直冒黑线。

    虽然来自数千年前,但是在夺舍之后,苏茶还是或多或少地传承了这原身的部分记忆,所以对于这个时代的绝大部分事物,她都是认识的。

    眼前的这个棉质物,就是女人月事的时候用来吸附污秽的用品,叫做卫生棉。

    这东西,是原身放在挎包里面以备不时之需的,但是此刻对苏茶来说,这玩意儿却是半点用处都没有。

    她想都没想就准备将这卫生棉扔回挎包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脑子里却是灵光一闪。

    手下动作一顿,苏茶猛地愣在了当场。

    她的目光重新落在这个被她认为毫无用处的卫生棉上,忽然嘴角一勾,眼底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意。

    正在这个时候,那边洗浴间的水声忽然停了,看样子那叶德民已经洗完澡了。

    苏茶的目光暗了暗,伸出手指,一咬牙狠狠地咬了上去,一阵剧痛之后,很快,一股血腥气传了出来。

    时间紧急,此刻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把那卫生棉从包装袋里抽了出来后,她就将咬伤的那根手指伸了过去,用渗出来的鲜血快速地在那棉质物上绘了几个诡异的符号。

    这时,洗浴室的门被拧开了。

    顺利画完了符号的苏茶手忙脚乱地将那张卫生棉给藏在了身下。

    一抬头,果然就看到那叶德民裹着一块长长的浴巾走了出来。

    叶德民并不知道眼前的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主人。

    此刻他满脑子都是眼前这个雏儿屈服于他的模样,所以在走出洗浴间之后,他就迫不及待地凑了上来。

    苏茶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眼见着那叶德民跨步上床,俯下|身来想要对她上下其手。

    说时迟那时快,苏茶也不知道那一瞬间是哪儿来的力气,猛地一下就将藏着的那张卫生棉贴在了叶德民的额头上。

    “定!”

    一声厉喝。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从那卫生棉的血印符号上就飞出了几道金光,径直蹿入了叶德民的身体之中。

    叶德民甚至都没有搞清楚状况,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形被什么给控制了一般,整个人再也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