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天后她是大神棍柒月飞星 > 章节目录 第8章 看风水
    齐泽白了他一眼,趁着苏茶还在浴室里,他简洁的跟褚文宣讲了一下前因后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谁知道褚文宣听完之后看向他的目光却更加鄙夷,甚至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这也没发烧啊,怎么人就糊涂了?”

    齐泽将他的手打开,很是嫌弃的说:“你放心,等你老糊涂了,我也不会犯糊涂的。”

    褚文宣:“都开始相信江湖神棍了还说没有犯糊涂?”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褚文宣一脸同情的看着齐泽说:“兄弟,我知道你这段时间情况特殊,所以压力大。

    可咱好歹也是新时代的大好青年,千万别因为在你身上发生了几件怪事,你就当真去信奉那些江湖神棍的话。

    你怎么就知道这一切不是人家联合起来给你下的套呢?小心到时候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褚文宣话才说完,浴室门就被打开了。

    苏茶从浴室里出来,头发湿哒哒的披在身上,将本就贴身的衣服打湿了一些,更加显现出了她的好身材。

    原本还在规劝齐泽的褚文宣在看到苏茶的瞬间立马就闭了嘴,目光之中满含惊艳,回头坏笑着撇了齐泽一眼。

    “我说呢,你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上人家的套,原来是自愿上钩的呀,啧啧啧!”

    苏茶虽然泡了冷水澡,可效果只能说是微乎其微,熬到现在已经是她身体的极限了。

    她打量了褚文宣几眼,歪着头问:“医生?”

    褚文宣点点头,扬唇一笑正准备说话,哪知道苏茶在看出他这人可靠之后便往后直接摔倒在了沙发上。

    褚文宣有些懵,齐泽立马瞪了他一眼:“还傻站着做什么?救人啊。”

    褚文宣立马拿着医药箱上前,一番诊治后,他神情凝重,看向苏茶的目光中却染上了一抹敬佩。

    齐泽见他神情凝重,便问:“怎么了?是不好治吗?”

    褚文宣:“的确是不好治,但老子是谁,一切疑难杂症在老子面前都是小事一桩,更何况是被下药而已。”

    齐泽:“那你怎么这幅表情?”

    褚文宣看着苏茶说:“就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中的这个药就是特种兵王吃了也是束手就擒的下场,一个娇弱的小女人竟然能硬挺到现在,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如果之前褚文宣还一度认为齐泽是犯糊涂了,此刻却已经有些将信将疑了,若真是普通女孩儿的话,肯定是挺不到现在的。

    没有丝毫迟疑,褚文宣开始全力救治苏茶,不管事情如何,当下还是救人要紧。

    等苏茶再一次有意识苏醒过来的时候,睁眼就看到自己的左手背上正扎着针,床边挂着吊瓶,正有液体从瓶子上连着的管线输入她的身体里。

    在昏厥期间,她已经将原主所有的记忆彻底融合了,自然也明白这是在给自己输液治病。

    她动了动身体,发现那种浑身无力的感觉已经消失殆尽,整个人精神了很多。

    正当她准备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房间门被打开了,齐泽手中提着一个保温饭盒,见她醒了,微微挑了挑眉。

    “你醒了,正好,先吃早饭吧。”

    他走上去,将饭盒放在床头柜上,体贴的替她打开,是清粥和几道小菜,随手将勺子递给她,又抬头看了看吊瓶里已经没有多少药水了,才说:

    “等你吃完早饭就可以拔针了,你身体应该已经完全好了吧?”

    苏茶点了点头,主动说:“放心,吃完饭,我就去给你解决的事儿。”

    看出了他焦急的心情,苏茶也没耽误,很快的用完了早餐,齐泽帮她拔了针。

    确定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无碍了,她去浴室洗漱了一番便跟着他出了酒店。

    两人来到地下停车场取车,刚走出电梯就看到褚文宣依靠在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前对着两人吹口哨:“两位,早呀!”

    看到褚文宣,齐泽蹙了蹙眉问:“不是让你去上班吗?你又来干嘛?”

    褚文宣:“当然是来给你当司机啊,就你现在的状况,一开车准出事儿,我可是来救命的!”

    说罢,他又冲着苏茶挑了挑眉头说:“就算你不怕死,人家美女小姐姐的命可宝贵着呢,经不住你霍霍的。”

    说完之后还很识趣的将车门给打开了,很绅士的对苏茶做了个请的手势:“苏茶小姐,请上车吧。”

    苏茶听着他对自己的称呼,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头,看来他是查过原主的资料了。

    对此,苏茶并没有异议。

    褚文宣是齐泽的朋友,为了朋友好,怕朋友被骗而事先查一查‘骗子’的资料,再陪在朋友身边,为朋友防患于未然。

    从这一点看,褚文宣是个很值得结交的朋友。

    所以苏茶并没有因此而反感褚文宣,相反还因此高看了他许多。

    齐泽见苏茶并没有因为褚文宣的陪同而抗拒,反而率先坐上进了后车厢,便也没说什么,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也跟着上了车。

    此刻已经错过了上班的高峰期,所以车子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了帝景天成别墅区,最后在一栋独栋的欧式建筑风格的别墅前停下。

    褚文宣按了按喇叭,守门的人看到了副驾驶上的齐泽,立马将大门给打开了。

    车子刚开进别墅,苏茶就拧起了眉头。

    因为她看到整个别墅的气流中都蕴含着一股浓厚的黑气,这明显就是风水被破,导致整个别墅的大环境都被煞气所笼罩了。

    齐泽看到苏茶拧紧的眉头,问:“有问题?”

    苏茶:“有点眉目,但还得看看再说。”

    从车上下来后,苏茶便率先将整个别墅都逛了逛,弄清楚所有的布局和家具摆设后,才说:“这宅子修建的时候应该是被高人指点过,负阴抱阳,背山面水,屋宅入门步步高,风水可以说是极好!”

    褚文宣闻言笑了:“废话,这别墅当初阿泽买来的时候可是花了好几个亿的,就这价钱那还是一帮子人抢着要买呢,风水不好的话,谁又不是傻子,哪儿能抢着买啊?”

    齐泽沉声问:“既然风水极好,那就是说这房子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