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天后她是大神棍柒月飞星 > 章节目录 第10章 万变不离其宗
    苏茶觉得自己解释的很清楚了,可褚文宣和齐泽却是越听越糊涂,但并不妨碍他们听明白最后一句话,反正风水被破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这只‘祸斗’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褚文宣看着自己手中的雕刻狗,突然觉得它就像是烫手山芋,连忙将它给放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心理作用,总觉得把那玩意儿放下之后,他好像还真的没有刚才那么热了。

    要不要这么邪乎?!

    齐泽也有些将信将疑的问:“把这只‘祸斗’拿走,风水和磁场就能好回来了?”

    苏茶:“还得把那墙角下的空给填上,再将原本被破坏的风水填补回去。”

    褚文宣一脸懵逼:“这都破坏了的风水还能再填补回去?”

    他怎么觉得这些事情听起来那么悬乎呢?

    苏茶:“风水是自然界的力量,是宇宙的大磁场能量,风就是元气和场能,水就是流动和变化。

    万物皆有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缺了什么自然便填补什么回去就是了。”

    褚文宣听的晕晕乎乎的,为了不被鄙视,他只好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其实整个人还是云里雾里的。

    苏茶也没想让他们完全听明白,毕竟隔行如隔山,特别是风水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除了同行,外行人想听懂里面的门道也实在是难,一旦听懂了也就不用再找风水师去帮他们看风水了。

    褚文宣觉得自己反正听不懂,也懒得再多问,问得越多显得自己越没有学文,便直接说:“那苏小姐赶紧帮忙把坏了的风水纠正回去吧。”

    苏茶点点头,再次指使两人:“你俩先把那个空洞填补上。”

    两人很是乖觉的去工具房拿了工具就开始兢兢业业的填补空洞,填好之后褚文宣还特地站上去用力给踩实了,确定已经完全补好了才又问:“接下来呢?”

    苏茶没接话,直接去前面的小花园里选了两盆生长得很好的金钱树,又让两人把金钱树给抱到了刚刚填补好的墙角下摆放好。

    抬头又冲着齐泽吩咐道:“我看你家后院里摆放了很多观赏的泰山石,你最好选一块稍微大一点的挪到这里来。”

    齐泽点头称好,然后就回头看着褚文宣说:“走吧,搬石头。”

    褚文宣:“……靠,你小子真把老子当奴隶了?挖地填土、搬花盆,现在还要让老子去搬石头?老子长这么大,这双手拿过最多的就是手术刀,你现在要让拿手术刀的人去搬石头?你的良心呢?”

    齐泽面无表情的从裤兜里掏出一把车钥匙在褚文宣面前晃了晃,说:“搬好了,它就归你!”

    原本一脸不乐意的褚文宣,看到这把车钥匙瞬间就精神了。

    这车他可是觊觎很久了,偏偏齐泽把它当宝贝似得,他想借来开一次都不肯借,现在竟然愿意直接把他的宝贝车送给自己,褚文宣觉得这天真的是掉馅饼了,刚刚好砸中了他。

    于是乎,赶忙扯着齐泽就往后院走:“搬搬搬,快,咱俩现在就去搬。”

    齐泽在后院选了一块约莫12米的长型泰山石,两人便合力用工具房里的推车给搬了过去。

    等把泰山石从推车上搬下来摆好后,两个人已经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不过成效还是蛮好的。

    原本这里就是一个小花园,现在摆上了泰山石和金钱树,不但一点儿都不突兀,反而比之前的景致还要更好看些。

    褚文宣已经累的没有力气了,整个人靠在泰山石上,幽怨的看着苏茶问:“苏小姐,这样就好了吧?”

    他可实在不想再当苦力了啊。

    苏茶再次观察了一下整个大环境的气流,之前浓黑的凶气此刻已经淡化了很多,但还没有完全消散。

    看来是因为‘祸斗’在这里危害了太久,一时之间光凭泰山石和金钱树还无法将磁场给纠正回来。

    本来不想再浪费自己的修为,毕竟她刚融合了原主的身体,根本没来得及修炼,残余的灵力少得可怜,用一点就少一点。

    可现在看来她却还是不得不出手。

    叹了一口气,她看了齐泽一眼,也不知道是谁一定要治他于死地,光是破坏了西北角就算了,还放了‘祸斗’这样厉害的妖兽。

    最关键的是,她能隐约感觉到那‘祸斗’蕴含着一丝五行之火,若不然光凭齐泽的纯阳之体,一般的邪祟是很难伤到他的。

    只是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不仅精通风水堪舆之术,还有体内蕴含五行之火的‘祸斗’。

    虽然五行之火在她的那个世界里并不稀奇,可在这里却是个顶级稀罕物。

    因为只有修炼之人才能从大自然的五行之气中提炼出精纯的五行之火,而且还得是修为至少为元婴期的火系功法修炼者才能提炼出来。

    难道这个世界里也有修炼者?

    心中满是疑惑,可这毕竟是齐泽的事情,她不过就是想还他一个人情才会出手救他这一次,今天过后兴许就再无交际,所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不是她该关心的。

    今日插手救他一命便是还了因果,至于以后的事情,就得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纯阳命格的人不管在哪个世界哪个时代都是天佑之人,想来也不会太容易被害才是。

    想通这些,她才开口:“替我准备黄纸、朱砂和毛笔。”

    褚文宣眉头一挑,一脸惊愕:“这是要画符?”

    他又打量了苏茶几眼,嘴角忍不住抽抽,这姑娘还真想将怪力乱神进行到底啊!

    齐泽也微微蹙了蹙眉,最后却还是点了点头说:“工具房里应该有,褚文宣,你去找找。”

    褚文宣一脸的生无可恋:“为啥又是我?大哥,你要不要吩咐我吩咐得这么顺其自然啊?”

    齐泽没说话,只将车钥匙又拿出来在手上晃了晃,褚文宣最终还是乖顺的跑去了工具房。

    等褚文宣再出来的时候,朱砂、黄纸和毛笔已经全部备齐。

    东西准备好,苏茶找了张桌子,提笔就开始在黄纸上用朱砂画乾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