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天后她是大神棍 > 章节目录 第5章 齐少
    叶德民是3208的常驻客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再加上跟这家酒店的老板常新宇关系还算不错,所以他在这个酒店可以说是横着走。

    平时就连酒店管理层见了他都是客客气气的。

    本就有所依仗,现在看到开门的又是一个年轻男人,叶德民当然就更没什么顾忌了,直接用傲慢的口吻道:

    “刚刚有个女小偷在我那房间里偷了东西,我追出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就不见了。”

    “刚刚就你这个房间开了门,现在那女人是不是在你房间里?赶紧把人交出来吧。”

    齐泽懒洋洋地靠在门框上,一只手抓着门把手,半边身子露在门外,眼神却是在叶德民的身上上下打量。

    足足看了有四五秒钟,齐泽才淡淡问道:

    “你丢什么了?”

    叶德民本来就因为苏茶跑了的缘故,脸色有些不太好。

    再加上刚刚在走廊里敲门这么久,齐泽才出来开门,叶德民的心情就更加不爽了。

    现在见齐泽不仅愣在原地半天没动,反而还这么多问题,叶德民当下就怒了。

    他也懒得再跟齐泽多说废话,直接就要往他房间里闯。

    齐泽怎么可能会让叶德民就这样得逞,他一双手臂直接横在了门中央,半分都不让。

    “小子,你刚没听清楚我说的话吗?我丢了东西了,现在这个女小偷进了你房间!”

    叶德民声音瞬间变得尖锐,瞪视着齐泽厉声低喝。

    齐泽笑道:“那先生你总得告诉我,您到底丢了什么东西吧?”

    叶德民本来就是想找个借口抓人而已,哪里会细想,见眼前这个小子目光沉沉地盯着自己,便信口胡诌道:

    “那女人拿了我的钱夹,我那钱夹里面有上万的现金,还有银行卡……”

    齐泽闻言,嘴角一抿,轻笑了一声。

    那个女人一进门的时候他就抱过了。

    她通身就一条雪纺纱裙子,薄薄的一块布料就那么贴身穿着,压根没地儿藏什么钱夹子。

    而且,这男人一看就撒谎了,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都是飘的。

    再说了,什么样的钱夹子里面能塞得下上万块的现金,这不是胡扯么?

    “抱歉啊,先生,我这儿可没有您说的什么女小偷。”

    齐泽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

    叶德民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在追出来的时候,分明亲眼看到那个女人进了这个房间。

    现在这个男人却不肯承认,难道是发现那女人被人下了药,想要截胡?

    这样一想,叶德民看向齐泽的眼神顿时满是阴霾,厉声道:

    “既然你说你这屋里没人,那好,你让我进去搜,如果搜到了人,我告诉你,你今天就要倒大霉了!”

    齐泽长这么大,还没人敢在他面前说这种话,顿时就被逗笑了。

    他伸出手来掏了掏耳朵,像是没听清楚一般:

    “这位先生,首先,你得搞清楚一点。”

    “现在这间房的使用权在我的手里面,你是个什么身份,有什么权利搜我的房间?”

    “另外,你说我要倒大霉了,你确定?”

    眼见齐泽明显不买他的账,叶德民顿时气炸了。

    他也懒得再装了,索性撕破了脸皮,冷笑着看了齐泽一眼,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小子,我警告你,把人交出来就算了,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我绝对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齐泽嘴角含笑,玩味地问道:“要是我不交呢?”

    “不交?”

    叶德民眼神里露出了阴狠与怨毒的神色:

    “那小偷进了你房间,你以为糊弄几句就没事儿了?老子告诉你,这人是你放进去的,我怀疑你们就是一伙的!”

    “你不交可以,我倒要看看咱们今天到底谁硬气!”

    说着,叶德民就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二话不说就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常老板,您这儿治安是不是不太好啊,我这好好的在您这酒店住着,被人偷了钱包就算了。”

    “现在那小偷还躲在别的房间里不出来了。”

    “我想要进去抓人,还被人挡在了门口,您说这事儿怎么办啊?”

    电话那头的人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话,叶德民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得意之色:

    “那行,我就在这儿等着你们上来给我处理!”

    说完,叶德民就一脸嘚瑟地看着齐泽:

    “小子,我看你年纪不大,你现在把人交出来还来得及,不然的话,一会儿等酒店方面的人上来了,可就没你好果子吃了!”

    在刚刚叶德民打电话的时候,齐泽就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叶德民,也没有阻止。

    这会儿听到叶德民放狠话,他面上笑容都没变过,一直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直把叶德民给恨得牙痒痒。

    叶德民心下冷笑不已。

    笑吧,只管笑,一会儿老子倒要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几分钟后,从走廊那边就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两个酒店经理一脸焦急地跑了过来。

    一看到那中年男人,叶德民顿时脸色大喜。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正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老板,常新宇。

    这人不光投资酒店,在国内还有其他投资,算是帝都一个不大不小的富豪,手上人脉不少。

    叶德民没有料到自己一个电话,居然让常新宇亲自过来了。

    他顿觉脸上有光,急忙迎了上去,笑意盈盈地道:

    “常老板,您怎么亲自过来了?这怎么好意思,不过是一桩小事,怎么就——”

    叶德民只当常新宇是为了给他处理纠纷亲自上来的。

    但是让他感到诧异的是,他急巴巴地凑上去跟常新宇打招呼,那边常新宇却是根本对他视而不见。

    常新宇越过他,径直朝着屋子里的那个年轻男人走了过去:

    “齐少,您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儿坐坐。”

    “嘿,你看看,我这手底下的人也真是的,办事儿太不牢靠了,齐少过来了也不通知一声。”

    叶德民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回过头来震惊地看着那个半倚着门框的年轻男人。

    常新宇对着齐泽套近乎,但是齐泽却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奉送,只是淡淡地道:

    “老常,这人大晚上地来敲我的房间就算了,还说我女朋友是小偷,甚至还扬言要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你说怎么办?”

    常新宇一听这话,忍不住就笑了:

    “齐少您这不是开玩笑吗,哪个傻叉敢对您说这话,这人是脑子被门夹了吗?”

    说着常新宇回过身来,顺着齐泽的视线看向了身后站着的叶德民。

    他像是才看清楚这门口站着的人是谁一般,脸上的笑容敛去,带着错愕和意外地道:

    “哎哟,这不是——叶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