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天后她是大神棍 > 章节目录 第12章 发财树
    三人来到齐泽的卧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整个房间装修得很别致,是灰黑相间的现代风,给人的感觉很舒适。

    苏茶在卧室里看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床边柜台上的一盆发财树上:“这盆绿植养得真好,造型也很特别。”

    齐泽点头说:“是一个长辈送的,说是放在床头位会有招财的寓意。”

    他也是觉得造型独特好看,所以才会放到床头。

    看了苏茶一眼,他犹豫了片刻才问:“难道是这盆绿植有问题?”

    褚文宣眉头一挑,笑了:“绿植能有什么问题?我办公室里养了一大堆呢!兄弟,我看你是太紧张了,人家苏小姐就是随口说一嘴罢了,是吧?”

    撇了褚文宣一眼,苏茶但笑不语。

    她笑得太过意味深长,弄得褚文宣心里都开始打起了鼓,瞪圆了眼睛看着那盆发财树:“难道真有问题?”

    苏茶看着齐泽说:“把这盆绿植拿出去翻出花盆看一看吧,里面应该有东西。”

    齐泽眉头紧锁,看着那盆发财树,目光挣扎着说:“苏小姐确定是这盆绿植有问题吗?会不会弄错了?”

    这盆发财树可是他二叔送的,他不愿意相信是这绿植有问题。

    苏茶看着齐泽,她可不想去探究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本着救他一命还因果的心思,自然也没太顾虑他的感受,直接就说:

    “这盆绿植凶煞之气环绕,你每夜睡在它旁边,轻则噩梦连连,重则失魂暴毙,若不是因为你身俱纯阳命格,得天所佑,只怕早就已经魂归奈何,神仙难救。”

    闻言,齐泽脸色逐渐阴沉,一言不发,走上去便将那盆发财树从柜台上直接打翻在地。

    花盆瞬间碎裂四散开来。

    然后三人就看到,泥土中竟然露出了一点锋利的类似尖刀的东西。

    齐泽和褚文宣都震惊了。

    这盆绿植里面竟然还真的有东西!

    褚文宣惊愕不已,忙走上前去:“我去,这泥土里埋了个什么东西?”

    他说完弯腰就要去捡。

    苏茶赶忙开口制止:“别动。”

    然而已经为时已晚。

    褚文宣动作太快,直接伸手将泥土刨开,发现里面竟然是埋了一把匕首!

    那匕首很是锋利,就算在土里埋了这么久,一被露出来,刀身在灯光的照耀下还是熠熠生辉。

    褚文宣离得近,看的最仔细,发现匕首的顶端似乎还雕刻着什么图案,伸手就要去把它捡起来。

    哪知道,他的手才刚刚触及到刀身就感觉到指间一阵刺痛,再抬手的时候已经鲜血遍布。

    “我去,这匕首也太锋利了吧!”

    褚文宣拧着眉头看着自己受伤的手,明明只是一个小伤口,可痛感却很是猛烈,让他觉得那小伤口里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侵蚀他的骨血一般。

    齐泽立马去将卧室里备用的医疗箱拿过来,翻出工具准备给褚文宣处理一下伤口。

    哪知道不管两人怎么弄,那伤口处的血竟是长流不歇,哪怕用药布包起来,也是顷刻间便被鲜血浸湿了药布。

    褚文宣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惊愕的盯着自己手上的小伤口:“什么情况?这血怎么还止不住了?”

    他行医多年还没遇到这样的怪事,一点小伤口,既没有伤到筋骨,又没有伤到血管,竟然会血流不止?!

    还痛的他整只手臂都开始发僵了!

    怎么这么邪乎?!

    苏茶见此情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瞪了褚文宣一眼:“麻烦精。”

    最后却又不得不走上去,伸手在他受伤的手指上捏了捏。

    褚文宣只觉得伤口处好像有一股暖流顺着伤处蔓延进他的身体。

    方才还痛的龇牙咧嘴的他,立马就觉得痛感减轻了。

    在苏茶放手之后,原本还血流不止的伤口瞬间就止血了。

    褚文宣惊愕的看着苏茶:“……???!”

    齐泽也是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苏茶:“邪气侵体罢了。”

    邪气?!侵体?!罢了?!

    齐泽和褚文宣对视了一眼,皆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

    如果说之前褚文宣还一直觉得苏茶就是一个小骗子,这一刻心中却控制不住的有些信服了。

    他行医多年,年纪轻轻医术绝佳,是整个医学圈子里人人称赞的医学天才,可就刚刚那个情况,他却是一脸懵逼。

    偏偏就被苏茶那么随意伸手胡乱捏了捏,不但给他止了血,还缓解了他的痛感,简直神奇了!

    这姑娘,难道还真是个奇人?!

    齐泽这时才神色凝重的看着地上的那把匕首,直觉告诉他,那绝对不会是一把普通的匕首。

    褚文宣也转过身去看那泥土里的匕首,这次却是说什么都不敢再上前轻易触碰了。

    褚文宣:“苏小姐,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普通的匕首哪有它那样锋利?”

    他都还没碰到它就已经被伤了,那感觉不像是割伤,反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主动咬了似得……

    苏茶走上去,弯腰将匕首从泥土中捡起来。

    齐泽见她这般,赶忙叮嘱:“小心些。”

    毕竟褚文宣刚刚才被伤,两人现在只觉得这把匕首邪乎得很。

    等苏茶将匕首拿起来后,他们才看清楚,那匕首柄身上竟然雕刻着一条活灵活现的蛇。

    那蛇身盘旋在匕首上,张开的血盆大口刚好便是刀柄,最惊奇的是那蛇的双眼瞪圆,竟然闪动着诡异的红光。

    褚文宣看着这把匕首就觉得背后生寒:“这匕首怎么总是让我觉得毛骨悚然?看着就觉得不舒服,我还总觉得那蛇的眼睛像是在盯着我看似得……”

    苏茶轻笑,拿着那匕首却是仔仔细细的好生打量了一番,啧了啧嘴:“这么个阴邪的玩意儿竟然被人炼成了法器,就差一步便能养出器灵了,也不知道是害了多少人才能孕养成这般。”

    就差最后一步,只要吞噬了齐泽的元神,这匕首的器灵就能孕育成功。

    可惜还是缺了那么一点气运,偏偏在这关键时刻让齐泽遇到了她。

    看来天佑之人终究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坑害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