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天后她是大神棍 > 章节目录 第23章 阴气入体
    还没走进屋子,一阵哭天抢地的哀嚎便传了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到这声音,刘姨整个人都慌了,赶忙出了电梯进屋,刚走进客厅就看到一群人围在沙发边,皆是一脸的惊慌失措。

    心口一颤,刘姨本能的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赶忙开口:“怎么了?爸妈,你们都在哭什么?”

    王老太太看到儿媳妇回来了,哭得更凶了:“梦云,不好了,鑫宝她……她快没了!”

    王梓看到妈妈回来了,眼眶也是绯红的:“妈,你赶紧来看看妹妹,她快没呼吸了,怎么办啊?”

    听着两人的话,刘梦云整个人都懵了,两三步挤上前,果然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躺在沙发上,脸色煞白,气若游丝,眼看着就是要断气的样子!

    她浑身颤栗,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脸色骤白:“这是怎么回事?我离开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现在怎么会这样?”

    她扑倒在沙发边,伸手抚摸着女儿冰凉的脸颊,双手都在发抖,她不敢相信这是她的女儿!

    明明她离开的时候,女儿还乖乖的在房里睡觉,虽然还是在反复发烧,可是绝不可能恶化得这么快!

    她抬起头来,眼睛瞬间充满了红血丝,咬牙瞪着一屋子的人问:“说,究竟是怎么回事?鑫宝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

    她的质问让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向王老头看了过去。

    王老头低着头,面对儿媳的质问,他沉默了一瞬才颤颤巍巍的开口:“梦云啊……对不起,都是我老糊涂了……我听人家说浮生观的符水专治小儿撞邪,我就去买了一瓶回来,哪知道……”

    刘梦云回头看了看桌台上果然有一个瓷瓶,上面还画着红色的符咒,红布盖子已经被揭开,显然已经喂女儿喝了。

    她跌坐在地上,看着气若游丝的女儿,只觉得整片天都塌了。

    刘梦云36岁才怀上女儿,生下来后,全家更是宝贝一样的疼着,连名字都取作王鑫宝,比起已经成年的大儿子,她从来都是更心疼自己的小女儿。

    那可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老公王浩半个月前去国外谈项目去了,离开前还专门叮嘱了让自己好好照顾女儿,却没有想到老公前脚刚走,后脚女儿就突然高烧。

    这半个月女儿反复发烧,每天她都是医院家里两边跑,今天好不容易觉得女儿稍微稳定了一些,她才抽空跑去收租。

    没想到一回来看到的却是宝贝女儿濒死的一幕……

    她爬起来,颤颤巍巍的将女儿抱进怀里,努力的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发凉的身体,哑着声音厉吼:“都还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请医生!快!请医生!”

    王梓:“妈,你别急,我刚刚已经打电话叫了急救了,他们应该马上就来了。”

    刘梦云突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我怎么能不急?她是我的命啊!”

    她这一哭,王老头就更加愧疚了,抬手开始扇自己耳光:“怪我!都怪我!我瞎听别人的话,害了自己的亲孙女,都怪我!”

    一个又一个耳光不停的扇着自己的脸,心疼的王老太太赶忙上去阻拦,回头看着刘梦云说:“梦云啊,你别怪你爸,鑫宝这半个月来一直反反复复的在发烧,夜里还总是说胡话。

    你带她去那么多家医院都看了,那些个医生都没有办法。

    是我昨天夜里着急,才跟你爸说鑫宝这是撞了邪,所以他才会跑去浮生观求符水。

    他这也是为了鑫宝啊,他向来疼鑫宝,断没有要害她的意图。

    他就是病急乱投医,自己乱了阵脚才会这样的啊……”

    刘梦云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大哭不止,压根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只一心盼着急救车赶紧来。

    一直站在人群后面的苏茶,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终于抬脚走了上去。

    “她的确是撞了邪,阴气入体,孩童本就体弱,长久在阴气的侵蚀下自然会承受不住,她现在这幅模样,就算急救车来了,将她送去了医院,只怕也没有医生能治得好。”

    所有人这才发现家里来了个外人。

    在所有人中,王梓算是现在最镇定的一个人了,赶忙看着苏茶问:“你是谁?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家?”

    苏茶:“你家租客,被你母亲带回来的。”

    一旁的王老太太红着眼睛盯着苏茶:“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我孙女儿真是撞了邪?那为什么浮生观的符水不但没有让她好转,反而把她害成这样?”

    苏茶走上去,看了桌台上那个空掉的瓷瓶,只需一眼她就知道,那瓶子里根本就不是什么符水,不过是普通的白开水加了一点朱砂而已,因为那瓶子里根本就没有半点灵气波动。

    她看了一眼自责不已的王老头,直言不讳的说:“你们应该是被骗了,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符水,不过是普通白开水加了一点朱砂罢了。”

    王老头:“不会的,浮生观名声那么响亮,多少人都是去求他家的符水才治好了病,怎么可能是骗人的?就那一小瓶符水我可是花了整整五万块,还是拖熟人帮忙买到的,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这时王老太太也立马开口反驳:“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不懂就不要乱说,我家老王绝不可能坑害自己的亲孙女儿。”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自家老头子做错了,要是让儿媳妇知道,自家老头子还被人骗了,那还得了!

    这时候,刘梦云也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苏茶就像是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连忙开口:“你不是说你能治好我女儿的病吗?你快,快帮我女儿治治病吧,只要你能把我女儿治好,别说是一年的房租,我以后都再也不收你房租了!”

    刘梦云明显感觉怀里女儿的呼吸越来越弱了,急救车还没有到,她觉得苏茶就是女儿最后的救星,抱着拼尽全力一试的心态,她此刻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然而她话才刚说完,苏茶还没有答应,一旁的王老太太就急了:“梦云,你怕不是急糊涂了?她一个一看就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娃,你让她来救鑫宝?你是不是傻?”

    王梓此刻也防备的看了苏茶一眼,然后劝刘梦云:“妈,急救车马上就来了,这个时候为了妹妹好,我们就不要再多生事端了。”

    王老头看了苏茶几眼,想说话,最后想到都是因为自己才害得孙女儿变成了这样,他似乎是最没有资格说话的那个人,便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语了。

    刘梦云:“我的女儿我比你们任何人都心疼,我不傻,这段时间多少大医院,多少知名医生连鑫宝一个发烧都治不好,现在她病得比之前更重,就算送去了医院结果如何你们谁能保证?

    还不如趁着急救车来之前让她先看看,现在为了鑫宝,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愿意试一试!”

    她的话掷地有声,王老太太和王梓闻言对视了一眼,最终没有再阻拦。

    王梓上前,态度诚恳的对苏茶说:“如果你真能治好我妹妹,那么以后我们王家所有人都欠你一份大恩情!”

    苏茶只淡淡然的看了王梓一眼,没搭话,抬步走到了沙发边说:“把她放平在沙发上。”

    刘梦云迟疑了一瞬,最后还是乖乖的将女儿放到了沙发上。

    苏茶坐在沙发边,伸手轻轻抚上女孩儿的额头。

    在她的手掌触碰到女孩儿冰凉的额头时,一股温暖的五行之气慢慢传入了女孩儿的体内,将她身体内原本的阴气一点点驱散。

    直到五行之气绕着女孩儿周身经脉转动了足足三个周天,苏茶才终于收回了手。

    而此时,女孩儿原本煞白的脸蛋儿重新恢复了红润,就连呼吸也强力了起来。

    这般变化肉眼可见,围在周围的王老太太他们都看直了眼!

    刘梦云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的任何举动打扰了这神奇的一幕。

    苏茶将最后一丝阴气从女孩儿的天庭里吸了出来,然后回头冲刘梦云点点头说:“好了,你女儿没事了。”

    她话音刚落,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沙发上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王鑫宝终于睁开了眼睛。

    女孩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睡眼惺忪的睁开,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家人们,傻呆呆的唤了一声:“妈妈。”

    她这一声叫唤,再度让刘梦云大哭出声,那是绝处逢生的欣喜!

    刘梦云扑过去紧紧的将她抱进怀里,声嘶力竭的哭哑着说:“宝宝啊,你可吓死妈妈了!”

    一旁的王老太太也忍不住哭出了声:“好了,好了,咱们鑫宝真的好了!太好了!呜呜呜呜,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

    一直强装镇定的王梓此刻也忍不住红了眼,走上去揉着妹妹的小脑瓜,温声说:“鑫宝以后可再也不能这样吓我们了。”

    苏茶站在一旁,看着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的模样,嘴角晕开一抹温暖的弧度。

    站在一旁的王老头伸手抹了抹眼睛的泪痕,率先反应过来,对着苏茶深深的鞠了一躬:“感谢恩人对我孙女儿的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