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7章 龙象决
    “都理解了什么?”老狗眼中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这个。”明扬挠了挠脑袋,脸上满是不好意思。

    “说啊,这有什么好扭捏的。”老狗有些迷糊地问道。

    “其实我一句都没有理解。”明扬扭扭捏捏地说道。

    老狗不由地瞪大了双眼,“你说什么?一句都没有理解?”

    老狗有一种头疼的感觉。

    笨也不是这个笨法啊?

    “这能怪我吗?”明扬一脸委屈地说道,“你说的重为轻根,静为躁君,这都什么玩意啊?”

    “文言文你听不懂?”

    “我的文言文很渣。”

    老狗好一会才道,“我现在逐字给你解释。”

    没办法啊!

    明扬对老狗有恩,它得还了这恩情。

    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啊。

    哪怕明扬是个白痴,他也得认了。

    否则将来心境不满,如何冲击更高境界?

    就这样大约过去了一个小时之后明扬的眼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明悟。

    “你说的我大部分都懂了,但是现在怎么修行呢?”明扬轻声问道。

    “龙象决每一个字都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奥义,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早上晚上都需要体悟一个时辰。”老狗轻声道,“我现在教你如何打坐?”

    “打坐不就是这样吗?”明扬说着就盘起了双腿。

    老狗看到明扬打坐冷笑道,“你把打坐想的太简单了。你打坐姿势的一点点差异,产生的效果都能天差地远。”

    “还有这么多讲究?”明扬一怔道。

    “讲究多了去了。”老狗淡淡说道,“我为何第一时间开拓你的脑域?就是因为修行需要超绝的资质。这个资质一个指的是天赋血脉,另外一个指的就是天资了。”

    “我有没有天赋血脉?”明扬忙问道。

    “你觉得你有什么天赋血脉?”老狗戏谑地问道。

    “我——我有龙族的血脉。”明扬想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什么。

    “龙族血脉?”老狗一惊。

    龙族!

    这可是金字塔尖的存在啊。

    过去了十几个呼吸之后老狗的声音之中满是不可思议。

    “你体内真的有一丝龙族的血脉。”老狗惊疑不定地看着明扬道。

    明扬吓了一跳。

    他的体内真的有龙族的血脉?

    难道说龙族的传人,这句话不是坑人的?

    明扬觉得自己知晓了一个天大的隐秘。

    “不过这丝血脉可以忽略不计。”老狗随即又道。

    “可以激活吗?”明扬忙问道。

    “以龙血刺激,或许能激活。”

    “那去找龙血。”

    “你以为龙血到处都是吗?”

    “那你能找到龙巢吗?”

    “干嘛?”

    “你去龙巢盗一些龙血不就是了。”

    听到明扬说这句话老狗觉得牙齿生疼。

    这孙子?

    坑爹呢?

    龙族这等存在哪里是自己能染指的啊?

    “人族的血脉没有多少优势,但是却存在着极大的变数。”老狗压抑着怒意道,“龙血什么的就不要奢望了。”

    “你是不是怕龙?”明扬试探着问道。

    “怕毛?爷又不是没有跟龙干过架?”

    “我不信。”明扬摇头。

    “你要怎么才能相信?”老狗是个暴脾气的主,听明扬这样说顿时急了。

    “除非你给我弄来龙血。”

    老狗不接话茬了。

    他发现明扬这家伙很腹黑。

    “老狗。”明扬看到老狗不吱声了便试探着喊了一句。

    老狗顿时炸毛了,“你喊什么?”

    “狗爷,狗爷,狗爷。”明扬嘿嘿笑道。

    “狗爷我累了,你自己玩吧。”

    “狗爷,你就教我这些东西?”

    “你还想学什么?”

    “没有一些强身健体的功法吗?”

    “龙象决就是最好的炼体功法。”

    “你确定?”

    “明天你就能体会到龙象决的好处了。”

    明扬心中顿时期待起来。

    不过一看到桌边的课本明扬就忙拿起历史看了起来。

    不能浪费时间啊!

    就这样看到大约十一点的时候明扬听到了争吵的声音。

    “二嫂,明扬还在家呢。”李翠看着面前的身影哀求道。

    闻言站在李翠对面的中年妇人掐腰说道,“明扬在家跟我有什么关系?”

    “明扬可是你的侄子啊。”李翠有些心酸地说道。

    这位可是明扬的亲大姑啊。

    “我可没有那么废物的侄子。”方海琴看了一眼远处走来的明扬淡淡道。

    “我不许你这么说明扬。”李翠眼睛一瞪,愤怒地说道。

    方海琴可以说她,但不能说她儿子。

    “怎么?要跟我干仗?”方海琴说着就撸起了袖子,“来来,我看看你是不是涨本事了?”

    方海琴涨的五大三粗,是这些妯娌最彪悍的,三五个娘们都不是她的对手。

    李翠小胳膊细腿的怎么可能是方海琴的对手?

    但是人争的就是一口气。

    李翠解下来了围裙正要干仗,不过却被明扬拦住了。

    “妈。”

    李翠这才注意到了明扬。

    “明扬,你回你屋学习,这没你什么事。”李翠一边说着一边就推明扬。

    明扬牵住了李翠的手,“妈,我长大了。”

    李翠一怔。

    旋即眼中就蓄满了泪水。

    自从明扬的父亲失踪之后家里的重担就压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

    这些年过地有多辛苦唯有李翠才知道。

    “大姑。”明扬看着方海琴喊道。

    方海琴蹙眉道,“别以为喊我一声大姑就可以不还钱了?”

    “我家没想过赖大姑的钱。”明扬轻轻摇了摇头道,“大姑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带着我妈妈去筹钱。”

    “你妈这些年把认识的人都借一遍了。”方海琴呵呵笑道,“你觉得现在谁还敢借给你家钱呢?”

    “这个就不用大姑管了。”明扬压抑着怒火,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说明扬你今年也18了,也是时候出去打工赚钱了。”方海琴接着说道,“否则就靠你妈给人家帮厨,这辈子能不能还清欠下的债,都是个问题?”

    “这个就不劳大姑操心了。”明扬说着就带着李翠离去了。

    走到了半路李翠忍不住问道,“明扬,你准备找谁借钱?”

    “不借。”明扬轻声道。

    “那你刚才说——?”李翠有些懵了。

    “妈,你看这个是什么?”明扬说着就从口袋中掏出了一锭银元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