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8章 悍妇
    “元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李翠从明扬的手中接过之后一怔道。

    “是啊,银元宝,有十两呢。”明扬笑着说道。

    “十两的话可以卖三四千块钱呢。”李翠心中换算了一下就惊喜地说道。

    “是啊,咱们找一家金店兑换了。”

    “等等。”李翠突然想到了什么,“这锭银元宝你在哪里得到的?”

    “捡的。”

    “捡的?”

    “今天上午我跑到公园读书去了,经过河边的时候看到了一道亮光,捡起来之后发现是一锭银元宝。”

    “咱家这是撞了大运了。”李翠有些感慨地说道。

    李翠可没有上交国家的觉悟。

    紫金阁!

    这是宿城市最大的金银饰品店。

    李翠和明扬来到紫金阁之后一个面貌娇好的女子就迎了上来。

    “两位,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你们这里收银元宝吗?”李翠轻声问道。

    “收啊,请随我来。”

    到了一个柜台之后李翠就把那锭银元宝拿了出来。

    一个中年接过就检查起来。

    当他看到元宝底座上写的几个字时就错愕道,“大齐元年,难道战国?不对,战国时期没有元宝啊,但这锭元宝的时间也不短了。”

    沉吟了一会那个中年就道,“按照市场价给的话这锭银元宝可以卖到三千五,这样吧,我给你们五千,你们看如何?”

    “五千?”李翠正待说好的时候一个身着唐装的老者开口说道,“可以让我看看这锭银元宝吗?”

    那个中年看到那个老者之后脸上露出恭敬之色。

    “董事长。”

    老者笑了笑,从他手中接过银元宝仔细打量一番,旋即神色凝重地看着李翠道,“这锭银元宝哪里来的?”

    “祖传的。”李翠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老者深深地看了李翠一眼之后便道,“这锭银元宝是黄巢时期的,现存量没有多少,这样,我给你三万,你看如何?”

    “三万?”李翠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这锭银元宝能换三万?

    这大大地超出了她的心理预期。

    “不够?”老者沉吟了一下就道,“五万,这是上限了。”

    “五万?”李翠差点没有昏倒。

    我没说不够好吗?

    当然这样的话李翠不会说。

    可李翠也不是一个傻子,因此略作沉吟之后就道,“六万。”

    李翠不敢说的太多,她担心对方到时不买,可就闹么饿子了。

    “小孙,拿钱。”老者看向了那个中年。

    那个中年连忙取出了六匝一百元的现金。

    回家的路上李翠的脑袋还懵懵的。

    “明扬,我不是在做梦吧?”李翠看着明扬有些忐忑地问道。

    “妈,这一路你已经问我八次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不是在做梦。”明扬没有想到母亲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因此明扬决定老狗的事情还是等等吧。

    刘翠再吓出毛病了,到时连哭的地都没有。

    “嘿嘿,我这不是觉得太梦幻了吗?”李翠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笑意,多日没有舒展的眉头都散开了。

    明扬的心中突然有些难过。

    自从八岁那年父亲失踪之后家里的重担就落在了李翠的身上。

    按理说李翠就明扬这一个孩子,就算日子过的艰难一些,也不至于到处借钱不是?

    但是明扬的父亲明城把亲戚朋友借了个遍,凑够了十二万块钱跑到深圳买股票去了。

    要知道当时那个年代买股票就没有赊本的,假如明扬的父亲要是真的全都买了股票,现在怎么也得是千万级别的富豪了。

    可惜的是明城失踪了。

    是的。

    失踪。

    李翠多方打听也没有打听到明城的任何消息。

    那么问题来了。

    明城欠下的这十二万的债谁来还?

    李翠。

    这些年李翠紧咬牙关白天工作,晚上给饭店刷碗陆陆续续地还债,可是好景不长遇到了国企改制,她光荣地下岗了。

    下岗之后李翠想过做生意,可是偏偏又遇到了混混捣乱,生意做不下去只好去饭店帮厨。

    “日子总算是有盼头了。”李翠轻叹道。

    这些年李翠还了六万了,有了这六万就能还清了。

    其实逼债的也就那几家,有几家都不准备再要了。

    李翠从来就没想过赖账,只是会推迟还他们的钱,现在手里有了这六万块钱,李翠准备一次性地都还清。

    不负债的人永远无法体会被逼债的感觉,那就像是一座座大山一般压在你的身上,让你觉得呼吸都是一种奢望。

    李翠过够被逼债的日子了。

    回到了家里李翠第一眼就看到了在院子里踱步的方海琴。

    “钱呢?”方海琴上下打量了一眼李翠阴声怪气地说道。

    “给你。”李翠从口袋中掏出了两千块钱递了过去。

    方海琴吃了一惊,“你跟谁借的?”

    “这个你就不需要管了。”李翠沉着脸道。

    “大姑,钱你拿到了,可以走了吧?”明扬也开始撵人。

    他觉得方海琴忒不是个东西。

    方海琴家要是穷的话强迫还钱天经地义。

    问题是方海琴家不穷啊,而且现在也不需要钱啊。

    “小兔崽子,你这是赶你姑走?”方海琴皱起眉头不悦地说道。

    “对,我们家不欢迎你。”

    “你胆肥了是吧?”方海琴说着就要去拧明扬的耳朵。

    李翠连忙上前阻止。

    可是方海琴的吨位达到了二百斤李翠怎么可能阻止得了她?

    砰地一声李翠被撞到了三米远。

    看到这一幕明扬的眼珠子顿时红了,他捡起一把铁锨就朝方海琴身上砸。

    方海琴用手臂挡了一下就叫了一声,她哪怕没看也知道被砸的那块淤青了。

    “小畜生,我宰了你。”方海琴刚说到这里就看到明扬挥动着铁锨朝着她的脑袋砸来。

    方海琴慌忙避开了。

    明扬再次挥舞着铁锨朝着她的脑袋砸去。

    “这小畜生,想杀了我。”意识到这点之后方海琴哪里还敢在这待着,慌忙朝着门外跑去。

    明扬还要去追,被刘翠喊住了。

    “明扬,别追了。”

    明扬迟疑了一下就放下了铁锨,一阵小跑跑到李翠的身边,“妈,你没事吧?”

    李翠在明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她拍打了拍身上的灰尘,“没事——没事——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