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64章 李金龙的往事
    “你们来13楼做什么?”一个青年质问的同时打了一个手势,远处巡逻的数个男子迅速赶了过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明扬不由地蹙起了眉头,“让开。”

    这时赶到电梯口的男子已经达到了十二名。

    他们全都神情凝重地看着明扬和胡蝶。

    要知道整个十三楼都已经清空,因此不可能有宾客这个点来这里。

    “你再朝前一步,别怪我不客气了。”之前的那个青年冷声呵道。

    “慢着。”这时李金龙在秘书的陪伴下匆忙赶到了这里。

    待看清是明扬的时候李金龙忙道,“明公子,没事吧?”

    “对方已经动手了。”明扬说着就朝着一个房间走去。

    李金龙连忙跟在了后面。

    电梯发生的争执麻二等人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

    因此明扬还没有来到那个房间的时候麻二等人就赶到了。

    “李老,这位是谁?”麻二黑着脸道。

    这是不相信他们吗?

    唯有薛五的脸色变了变。

    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李金龙竟然请到了明扬?

    “这位是明公子。”李金龙看着麻二正色说道,“我请来的贵客。”

    “李老,你这是不相信我们吗?”麻二脸上满是不满之色。

    “你们来多少人都没用。”明扬冷哼一声。

    “阁下你这是什么意思?”麻二冷冷地看着明扬道。

    “对方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明扬说着就朝着1306房走了过去。

    到了门口明扬就拉动了一下门锁。

    但是门锁却没有打开。

    “什么情况?”

    “之前不是交待过不许上锁的吗?”

    “难道出事了?”

    麻二注意到这一幕之后上前一脚踹开了房间的大门。

    下一刻众人就看到一个男子双手扼住喉咙不停挣扎。

    他的舌头伸了出来,表情看起来很是狰狞。

    “伟成,你怎么了?”麻二忙上前大喊道。

    “不要碰他。”明扬在一旁阻止道。

    但是麻二怎么可能听明扬的呢?

    可就在他大手碰到伟成的刹那他眼中的清明迅速消失了,接着他就在全场注视的神色之下做出了跟伟成一样的动作。

    众人全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薛五目瞪口呆道。

    明扬上前在麻二和伟成的身上一拍,两个人就昏死过去了。

    “你还不现身吗?”明扬说这句话的时候眸光落在了李金龙身边的秘书身上。

    李金龙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下意识地跟孙新保持距离。

    孙新瞥了李金龙一眼道,“老东西,你怕了?”

    听着对方的声音李金龙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你——你不是孙新?”

    “我当然不是孙新。”

    “你是谁?”

    “还记得月红吗?”

    李金龙浑身一颤道,“你是月红?”

    “我奶奶已经死了十年了。”

    “月红。”李金龙一个踉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你没脸说月红这两个字。”

    “我觉得你好像误会李金龙了?”明扬想了一下说道。

    “误会?我奶奶在南疆苦等他五十年,哪怕弥留之际手中还攥着这个。”‘孙新’说到这里把一张发黄的照片摔在了李金龙的脸上。

    李金龙蹲下捡起了那张发黄的照片。

    他的全身都在颤抖,双眸也在垂泪。

    “月红,月红,月红。”李金龙喃喃道。

    “我想也许你真的误会李金龙了。”这时胡蝶轻声说道,“我通过多方渠道查过李金龙的资料。李金龙这些年都没有婚配,就说明他对你奶奶还是有感情的。”

    “可是为何他不回去看我奶奶?”孙新咆哮道。

    “李金龙从南疆回来之后就干了小商品批发的生意,不得不说李金龙还是有一些经商天赋的,短短三年的时间他的生意就做的风生水起。但就在这时一帮地痞却盯上了李金龙。”胡蝶平静说道,“那帮地痞想要空手套白狼要李金龙八成以上的利润,这等情况下无论是谁都不会答应。双方发生了几次冲突李金龙捅死了一个混混,由此李金龙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三年之后由无期徒刑改为二十年有期徒刑,随后李金龙又经历了两次减刑,可哪怕这样他还是在监狱中待了十八年。”

    “出狱之后的李金龙已经四十多岁了,他经历了数次创业失败之后才真正崛起。”

    随着胡蝶娓娓道来孙新怔住了。

    “你——?”

    “我出狱之后就去南疆找月红,可惜的是月红早就不在那里了。”李金龙苦涩着说道,“这些年每年我都会抽出两个月前往南疆,只是找不到啊。”说到这里李金龙就痛苦地拽起了自己的头发。

    ‘孙新’愣住了。

    “你说的是真的?”

    “这种事你很容易就能查出来。”谢阳平这时开口说道。

    ‘孙新’看着那个因为痛苦而神情扭曲的老者,不知道为何她心中很不舒服?

    “这便是血脉的感应吗?”孙新喃喃道。

    “你们都出去吧。”明扬这时说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离去了。

    “现在可以撕去你的易容了吗?”明扬看着孙新道。

    孙新犹豫了一下双手就朝着自己的头部中间扒去,随即一层类似人皮的东西就被撕裂开来,与此同时孙新的骨架也在不断地缩小,短短几个呼吸之内就化作了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的相貌五官都很精致,她穿着南疆特有的古老民族服饰。

    当她注意到明扬盯着她的时候,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的不好意思。

    李金龙呆呆地看着这个女孩,颤抖地说道,“你——你是我的孙女吗?”

    李金龙看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我阿爸给我取名李渺。”那个女孩有些哽咽地说道。

    “李渺?”李金龙听到这里如何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正是自己的孙女?

    “等等。”这时谢阳平却是冷声道,“李渺,魏明他们三个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中?”

    李金龙在当地是有着很大的威望。

    但不意味着他的孙女杀了三人而安然无恙。

    “我杀的都是可杀之人。”李渺瞪着谢阳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