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91章 你知道我是谁吗
    明扬只觉得两股热流从鼻孔中窜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胡蝶愣住了。

    “你——?”

    其实哪里还用胡蝶说啊,明扬如何感应不到啊?

    他捂住鼻子的同时就冲进了卫生间中。

    等到明扬鼻子不再流血的时候胡蝶递过来一条毛巾,“你这定力不行啊。”

    “你能不能别大清早地撩我?”明扬无语地看着胡蝶道。

    “以后我绝对不早上撩你了。”胡蝶一脸认真地说道。

    “中午也不行。”

    “晚上可以吗?”

    “下次你再撩,我就要了你。”

    “来啊,来啊,来啊。”胡蝶说着双手就扒开了胸前的衣服。

    吓得明扬连忙转过身去。

    而通过玻璃明扬注意到胡蝶里面还穿着一件小背心的。

    “大爷的。”明扬被气到了。

    闻言胡蝶大笑了起来。

    ……

    二人穿戴整齐之后明扬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要陪我去考试?”

    “我去趟警局。”

    “干嘛?”

    “去拿配枪和持枪证啊。”胡蝶轻声道。

    “我的?”

    “还有我的。”

    “你也要了?”

    “是啊。”

    “你现在可是登堂入室的高手了啊。”

    “你还是星级高手呢?”

    “……”

    二人推开房门之后就看到了在门口等候的卢才哲。

    “卢老师,你怎么不敲门啊?”明扬一怔道。

    “我刚来。”卢才哲笑着说道。

    这便是卢才哲会做人了。

    他知道明扬跟胡蝶住在一起了,这种情况下他敲门肯定不合适。

    实际上他已经等了二十分钟了,再过十分钟他就准备敲门了,因为再晚的话时间就来不及了。

    “我已经预约好了司机,司机已经在楼下候着了。”胡蝶这时轻声说道,“我们现在去吃个早餐。”

    卢才哲不由地高看了胡蝶一眼。

    这件事卢才哲都没有想到,没料到胡蝶早就安排好了。

    而这让卢才哲心中更加疑惑。

    胡蝶肯定是华夏学府的学生,可是她为何跟明扬在一起呢?

    按理说双方不该有交集的啊。

    不过卢才哲还是没有询问,因为这涉及到对方的隐私。

    三人吃完之后明扬和卢才哲乘坐一辆车,胡蝶乘坐一辆车就分开了。

    “考试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就好。”上车之后卢才哲就说道。

    “卢老师放心吧,我的心态很好。”明扬笑着说道。

    通过这两天的复习明扬自信可以考一个高分。

    至于心态?

    明扬可是星级高手啊!

    卢才哲看到明扬这样说又说了一些考试注意的问题。

    明扬耐心地听讲。

    “该说的我都说了,接下来就靠你了。”卢才哲说到这里明扬就朝着他扑了过来。

    卢才哲有一种懵比的感觉。

    这——?

    不过下一刻卢才哲就感觉到轿车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撞翻了。

    撞翻的瞬间他的身体被明扬死死地扣在了下面。

    车子在半空之中翻了几圈之后就停了下来,而这时车子的各种报警器就响个不停。

    司机额头上满是鲜血,却是已经昏死过去。

    “明扬,你没事吧?”卢才哲忙问道。

    在明扬的保护下卢才哲丝毫无损。

    “没事。”明扬推了一下车门才发现车门变形了。

    不过这怎么可能难得住他呢?

    一脚就把车门踹开了。

    随即明扬和卢才哲就从狭窄的门中爬了出来。

    “快去看看司机。”卢才哲说着就去拉主驾驶的车门。

    纹丝不动。

    “我来。”明扬一拉就把变形的车门给撕裂了。

    卢才哲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开什么玩笑?

    这也能拉动?

    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是没有时间考虑这个了,他和明扬迅速地把司机从车里抱了出来。

    明扬检查了一下就发现对方还有虚弱的呼吸。

    “快点叫救护车。”明扬发现对方的心率在持续地降低。

    卢才哲连忙拿出了手机拨打120。

    说了自己的位置之后卢才哲就蹲了下来,“他怎么样了?”

    “情况不容乐观。”明扬沉声道。

    “小子,我教你的御木之术,你不会忘记了吧?”这时老狗的声音在明扬的耳中响起。

    明扬这才猛然之间惊醒。

    他的大手按在了对方的心脏的位置,而就在他施展御木之术的时候,附近绿化带的花草顿时枯萎了,一缕缕的草木精华被接引而来,送到了这个司机的体内。

    这个司机的心脏跳动的愈发有力起来。

    感觉到这一幕之后明扬也就没有继续再吸收了。

    这时明扬才有心思去关注肇事的车辆。

    肇事的车主是一个带着耳环的青年,那个青年此时正在拨打着电话。

    “张梁,你小子快点开车过来啊。”那个青年说到这里啐了一口道,“要是晚了我约会的时间,以后你别想再进我的场子。”

    “没撞死人吧?”

    “撞死了不就是赔一些钱的事吗?”那个青年浑然不在意地说道。

    “在你眼中人命就这么廉价吗?”明扬来到那个青年的面前冷声道。

    “难道不是吗?”那个青年厌恶地看了明扬一眼道,“想要多少钱?”说到这里他从钱包里掏出了三千现金朝着明扬的脸砸去,“够了吧?”

    明扬一闪身就避开了,任由那些现金洒落。

    “怎么?嫌少?”那个青年冷笑道。

    明扬一脚把那个青年踹到了十几米远。

    那个青年闷哼一声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不过却没有成功。

    “你敢打我?你玩完了。”那个青年刚说到这里就发现他的悍马车发动了,接着就像是一只脱缰的野马朝着他冲了过来。

    那个青年的脸色狂变。

    明扬这是要轧死他吗?

    这般想着悍马车已经到了他跟前了。

    啊!

    悍马车从他的一只脚轧过去了。

    那个青年顿时惨叫起来。

    明扬停下了车拨打了胡蝶的电话把情况说明了一下。

    胡蝶表示马上会处理。

    这时明扬打开了车门施施然地走了下来,他看着因为痛苦而神色而神色扭曲的那个青年,“我不知道你有多少钱,但是你的命只有一条。”

    “你——你知——知道——我——我是——是谁吗?”那个青年恶狠狠地看着明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