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177章 破局
    “这……”钟云厅顿时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寻要是不帮忙的话他还能找谁去?

    要知道这些天钟云厅已经请了不少风水大师了,可是却没有一个能够看穿此地风水的问题的。

    “风水大师要是想要阴人的话,有的时候防不胜防啊。”楚寻一脸歉然道,“钟老板,你还是另觅高人吧?”

    “楚寻,你好歹也踏足了超凡境,至于这么害怕吗?”就在这时一道轻飘飘的话传进了楚寻的耳中。

    楚寻一怔。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啊!

    待看清是谁的时候楚寻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明居士,你怎么来了?”

    “我来这边买别墅呢。”明扬笑着说道。

    “买别墅?”楚寻说到这里就看向了钟云厅,“钟老板,要是你能说动明居士出手的话西湖花园的问题迎刃而解啊。”

    钟云厅惊疑地看着明扬。

    这小子行吗?

    其实也别怪钟云厅这么想?实在是明扬太年轻了啊。

    这时方岩山走到钟云厅的身边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钟云厅顿时意识到明扬哪怕没有大本事,可也不是招摇撞骗的骗子。

    这家伙肯定有一些本事。

    “明大师,不知道你能不能解决这里的风水问题?”

    “可以。”明扬斩钉截铁地说道。

    听到明扬这么说钟云厅的心中愈发地轻视。

    “不过在解决问题之前咱们还是谈谈报酬吧?”

    “一百万。”钟云厅想了想就说道。

    楚寻听到这个数字之后顿时怒了,“钟老板,你这什么意思?”

    “楚会长,你放心,不会少了你的报酬的。”钟云厅微微一笑道。

    钟云厅不知道的是他会错了楚寻的意。

    “你以为我想要你的报酬?”楚寻冷冷地说道,“之前我便跟你介绍了,明居士的实力在我之上。但是现在你给明居士开了一百万的价格,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吗?”

    “楚会长,明人不说暗话。”楚寻的话让钟云厅也有些怒了,“这位的实力如何?大家都能看出来,我给他一百万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

    楚寻觉得钟云厅是在打自己的脸,可是钟云厅却觉得楚寻不懂进退。

    楚寻正待说什么的时候被明扬拦住了,“钟老板刚才说我要是解决了西湖花园的风水问题,你就给我一百万对吗?”

    “不错。”钟云厅淡漠地说道。

    一百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那钟老板就仔细看着我是如何解决这里的问题的?”明扬说着指着刚才楚寻站着的地方道,“看到那个土丘了吗?”

    “看到了。”钟云厅想说我又不瞎。

    “那你看到土丘上面长得一株小草了吗?”

    “看到了。”钟云厅耐着性子说道。

    “把这株小草扒了,此地的风水问题就解决了。”明扬淡漠地说道。

    “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钟云厅很生气。

    之前他觉得明扬有些真本事,现在觉得明扬是在招摇撞骗?

    拜托!

    既然招摇撞骗,至少像一些好吗?

    “等你去拔那株小草的时候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明扬笑眯眯地说道。

    钟云厅看了一眼方岩山,“你去拔了那株小草。”

    等到方岩山去拔的时候钟云厅冷哼一声道,“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鬼把戏?”

    可就在这时方岩山却一脸震惊地说道,“老板,这株小草拔不动啊?”

    “拔不动?”钟云厅满脸的不可思议。

    开什么玩笑?

    拔不动?

    那么脆弱的一株小草-你拔不动?

    说着钟云厅就来到那株小草的身边亲自去拔。

    可是钟云厅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拔动,这让钟云厅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拔的好像是一株苍天大树。

    “拔不动,我还挖不出吗?”钟云厅很快想到了什么。

    “老板,我去拿铁锨。”方岩山忙道。

    没过多久方岩山就拿着一把铁锨跑了过来,可就当他准备铲那株小草的时候不知道为何他打了一个寒颤。

    与此同时他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数九寒天,全身上下冻地都没有了力气。

    “方岩山,你在做什么?”看到方岩山不懂钟云厅吼道。

    “我……”方岩山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

    钟云厅被吓到了,“楚会长,这……这怎么回事?”

    “风水局要是这么容易破解的话还要我们这些风水师做什么?”楚寻冷笑道。

    “这株小草下方连接着灵脉,想要拽出这株小草就得隔绝灵脉。”明扬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那株小草走去,当他来到那株小草身边的时候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轻轻松松地就把那株小草拔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柔和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弥漫开来。

    似乎整个天地变得都不同起来了。

    钟云厅哪怕再傻也知道此地的风水局被破了。

    “多谢明居士。”这个时候钟云厅哪里还敢轻视明扬?

    可就在这时明扬却朝着不远处看去,只见一个纸盒扇动着翅膀朝着这边飞来。

    看到那只纸盒钟云厅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这什么情况?

    可让他感到惊恐的还在后面,只见那个纸鹤竟然口吐人言,“阁下,既然你破了我的风水局,那么就报上你的名讳?”

    “千里传音?”楚寻脸色大变。

    之前楚寻觉得对方的风水之术跟自己差不多,现在才发现对方的风水之术远远超过了自己。

    “你想多了。”明扬呵呵笑道,“对方躲在下水道装-比呢。”

    “下水道?”楚寻不由地朝着脚下看去。

    “否则呢?”明扬说着就看向了前方某处道,“要不要我请你上来?”

    对方沉默了一阵之后才道,“这次你坏我风水局的事一笔揭过。”

    却是不敢再提报复的事了。

    “不知道接下来你准备如何对付钟老板呢?”明扬笑眯眯地问道。

    “我的雇主让钟云厅一无所有。”

    明扬点了点头之后就看向了楚寻道,“我们走吧。”

    看着明扬要走钟云厅吓了一跳,“明居士,别走啊。”

    “对了,我忘记你还欠我一百万呢?开支票吧。”明扬看着钟云厅,露出了一口白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