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186章 拼酒
    明扬是云芊芊带来的,那么云芊芊就要对明扬负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到云芊芊生气范元吉连忙打圆场道,“我说你们别没完没了了啊,明扬是我的学弟,你们可不许欺负他。”

    “明扬,刚刚哥哥口不择言,你别见怪。”这时一个獐头鼠目的青年站了起来,“这样,哥哥给你陪一个。”说着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接着众目睽睽之下一饮而尽。

    看到那个青年这等姿态云芊芊才坐了下来。

    只是云芊芊不知道的是这是他们的另外一个阴谋。

    “明扬,这位兄弟喝了,你陪一个。”范元吉笑呵呵地说道。

    明扬不疑有他端起酒杯陪了一个。

    “兄弟,爽快。”看到明扬喝完那个青年赞赏地说道,随即他就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道,“俗话说好事成双,咱们哥俩再来一个。”

    明扬只要又陪了一个。

    “你吃点菜。”云芊芊有些心疼地帮明扬夹菜。

    明扬刚吃了一口菜,一个青年举起了酒杯,“兄弟,刚才我言语中多有得罪,我喝一个,跟你陪个不是?”

    明扬心中一动。

    这是车轮战吗?

    等到那个青年喝完之后,众人看到明扬没有反应,范元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明扬,你该不会记恨锅子吧?”

    “没有。”明扬摇头,“我只是觉得用酒杯太没有诚意了。”

    “你想怎么说?”唤作锅子的青年笑着问道。

    他有一斤半的酒量,在酒场上还没有怂过。

    “吹瓶。”明扬指着没有开封的白酒道。

    “吹瓶没问题。”锅子冷笑道,“只是我吹了,你怎么表示?”

    “你吹我就吹。”明扬淡淡道。

    “明扬,你疯了。”云芊芊不由变色了。

    这可不是啤酒啊。

    “没事。”明扬给了云芊芊一个放心的眼神。

    “芊芊,你要相信明扬的实力。”范元吉看着云芊芊道,“明扬一看就是能喝的主。”

    云芊芊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的担忧。

    锅子熟练地打开了两瓶白酒,他转动了一下圆桌,示意明扬取一瓶。

    “我先喝。”锅子说着就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喝到一半的时候他就觉得喉咙一阵刺痛。

    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把剩下的一半喝完了。

    而等到喝完之后他觉得脑袋一阵眩晕。

    他是有一斤半的酒量不错,但是他从来没有吹过瓶啊?

    “该你了。”锅子盯着明扬道。

    明扬笑了笑拿起了酒楼,一口气喝地干干净净。

    放下酒瓶之后明扬笑道,“正所谓好事成双,一瓶怎么够?”

    锅子的脸色不由地变了。

    范元吉看到这种情况忙说道,“一瓶差不多了。”

    “你要是没种的话就别喝。”明扬说着自顾打开了一瓶,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明扬倒立了一下瓶子,一滴酒液都没有流下来。

    锅子的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这时锅子身边的一个青年站了起来,“要不这瓶就我帮锅子喝了?”

    明扬不置可否。

    那个青年以为明扬答应了就喝了起来。

    等到喝完之后他甩了甩脑袋,“我喝完了。”随即他眼神示意下一位打车轮战。

    他身边的青年随即站了起来,“兄弟,刚才我言语中诸多不敬,我没有一斤的酒量,这样,我喝半斤。”说着他倒了大半瓶。

    喝完之后就看着明扬道,“兄弟,你不喝吗?”

    “不喝。”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明扬说出了这句话。

    “兄弟,你这就是不给哥哥面子了啊?”那个青年阴沉着脸道。

    “我在等这位喝。”明扬指着锅子道,“刚才我可是喝了两瓶,而他没喝,就是打我的脸。”

    锅子被激怒了,“我喝了之后你陪他们喝?”

    “可以。”明扬淡淡道。

    锅子一咬牙就拆封了一瓶,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等到喝完的时候身子就摇摇晃晃起来,接着没有任何意识地栽倒在了地上。

    “兄弟,现在你是不是要喝了?”之前的那个青年问道。

    “不喝。”明扬瞥了那个青年一眼道。

    “你什么意思?”那个青年炸毛了。

    耍我不成?

    “喝酒哪有喝一瓶的?”明扬一脸地嘲讽道,“你看不起啊?要喝就喝一瓶。”

    闻言那个青年愣住了。

    喝一瓶?

    他的酒量只有八两啊?

    “明扬。”云芊芊扯了一下明扬的衣服。

    她很担心明扬。

    “我千杯不醉。”明扬低声道。

    云芊芊怎么可能相信呢?

    这世上哪有千杯不醉的人啊?

    “好,我喝一瓶。”那个青年盯着明扬正色道。

    “你喝吧。”明扬耸了耸肩。

    那个青年喝了一瓶之后就看着明扬,“该你了。”

    明扬倒也不含糊直接吹了一瓶,可是随即明扬就又打开了一瓶,“好事成双,咱哥俩再走一个。”

    闻言那个青年的脸都绿了。

    再喝一瓶会喝死人的啊。

    “范学长,你这交的什么朋友啊?连酒场的规矩都不懂。”明扬说着就看向了范元吉。

    范元吉很想说谁他娘的像你这么喝啊?

    不过他还是打圆场道,“阿虎酒量不行,要不……?”

    “酒品见人品,让我说还是他人品不行。”明扬故意刺激道。

    “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阿虎暴怒道。

    这是在羞辱他啊?

    “有种你就喝了。”明扬冷笑道,“不敢喝的话就别哔哔,还有以后别再混酒场了,丢人。”

    “娘的,喝就喝。”阿虎此时也顾不得其它了。

    他拆开了一瓶就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等到喝完之后他觉得脏腑之中如同被点燃了一般。

    翻江倒海般地难受。

    而在三个呼吸之后阿虎哇啦一声喷了一口鲜血,随即就无力地倒了下去。

    “不好。”

    “阿虎吐血了。”

    “快叫救护车。”

    “d,阿虎要是有什么事,我撕了你。”这时锅子一拳砸到了墙面上,好巧不巧地砸在一副画上。

    在一旁的服务员脸色顿时变了,随即她就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没过多久一个中年就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破损的油画,恼怒地说道,“谁砸的?”

    “这位客人。”服务员指着锅子。

    锅子满不在乎地说道,“不就是一副油画吗?难道老子赔不起吗?”

    “锅子,闭嘴。”范元吉连忙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