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187章 什么情况
    范元吉很清楚这个中年是谁?

    钟云厅的四大管家之一许长!

    钟云厅何等身份?

    江南地区的巨无霸啊!

    哪怕是他能够得罪得起的?

    事实上哪怕是钟云厅的一个管家他也得罪不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许爷,锅子不懂规矩,你别介意。”范元吉赔着笑脸道。

    “我不管他懂不懂规矩,但是这幅油画他得赔。”许长指着破损的那副油画道。

    “许爷,不知道这幅油画多少钱?我赔。”范元吉忙说道。

    “这幅油画是我三年前在伦敦拍的,当时的拍卖价格是五百万。”许长淡漠地说道,“我也不跟你要这三年的溢价了,你就赔我五百万好了。”

    “五百万?”范元吉懵住了。

    在他的心中这幅油画也就三五十万。

    他咬咬牙也就付了。

    “你要是觉得我骗你的话可以去伦敦拍卖场去查询这幅油画的资料。”许长盯着范元吉道,“我给你时间筹钱。”撂下这句话之后许长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范元吉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

    五百万他根本就拿不出来啊。

    “都是你。”锅子指着明扬道。

    “和我有什么关系?”明扬冷笑道,“油画又不是我砸的。”

    “我要不是被你冲昏了头脑,我会砸这幅油画吗?”锅子恼怒地说道。

    “怎么?现在出事了,就想推到我头上?”明扬早就看不惯这孙子了。

    “都给我闭嘴。”范元吉吼了一声。

    他现在的心情很烦躁。

    谁能想到这一顿饭花了五百多万?

    看到场中平静下来范元吉站了起来,“我跟我爹打个电话,这件事让我爹解决。”说着范元吉就走出了包厢。

    明扬想了想也站了起来,“我去个厕所。”

    离开了包厢之后明扬向一个服务员询问,“许长在哪?”

    “你要找许经理?”

    “是啊。”

    “许经理在九楼908房间。”

    明扬点了点头之后就朝着908房间行去。

    到了门口明扬看到了两个黑衣保镖。

    “跟许长说一下,我是来跟他商议油画赔偿的事宜的。”明扬淡淡道。

    其中一个保镖转身进了房间。

    少顷之后他对明扬说道,“许爷有请。”

    明扬在那个保镖的陪伴下来到了房间。

    许长正翘着二郎腿抽着雪茄呢。

    他瞥了明扬一眼道,“你说你来解决油画的事?”

    “不错。”明扬应声道。

    “你有五百万?”许长一脸轻视地看着明扬道,“看你的样子,也是个穷鬼。”

    “穷鬼?”明扬说到这里拉开一张椅子坐在了许长的对面,“本来我准备赔你五百万的,可是现在我决定一个子都不出。”

    “一个子都不出?”许长脑袋凑到了明扬面前,“恐怕你走出不江南阁。”

    “是吗?”说到这里明扬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拍在了许长的脸上。

    许长的眼中一瞬间绽放出了凌厉的杀意,不过当他看到桌子上的黑色的卡片之后脸色狂变。

    “至尊会员卡!你怎么会有?”

    “不如你问问钟云厅?”明扬淡漠地说道。

    许长惊疑不定地看了明扬一眼,随即站了起来拨打了一个号码。

    “钟董,你最近是不是又签发了至尊会员卡了?”

    “明公子前往江南阁了?”电话那头传出了钟云厅的声音。

    “明公子?”听到这个称呼许长吓了一跳。

    “许长,你没有得罪明公子吧?”钟云厅突然想到了什么,忙问道。

    “没……没……。”许长忙说道。

    “明公子,此时还在江南阁吗?”钟云厅愈发地怀疑许长得罪了明扬。

    “明公子就在我身边。”许长硬着头皮说道。

    “你把手机给明公子。”钟云厅沉声说道。

    许长把手机递给明扬的时候眼中满是哀求之色。

    他知道他踢到铁板了。

    明扬无视了他的哀求,而是直接打开了免提。

    “钟云厅,你的管家很狂啊。”明扬的这句话非但吓到了许长,就连数十里之外的钟云厅也吓到了。

    “明公子,许长这混蛋怎么得罪你了?”钟云厅忙说道。

    “他没有得罪我,只是他在我面前嚣张,我看起来不爽。”明扬淡淡道。

    “我这就把许长撤了,以后不让他碍你的眼。”钟云厅想都不想地说道。

    许长快被吓尿了。

    钟云厅可是江南地区的顶级的商人啊。

    哪怕是政界大佬也得给他三分薄面啊。

    可是现在他在明扬的面前却这般孙子?

    这说明什么?

    许长很清楚。

    “敲打一番就是了。”明扬想了想还是说道。

    “听明公子的。”钟云厅忙说道,“明公子,我现在正朝江南阁这边赶呢,待会我亲自摆场向你赔罪。”

    “不用了,我这边马上就要走了。”明扬说着就把手机还给了许长。

    等到许长挂上了电话之后明扬看着许长道,“你的那副油画,你自己认栽吧。”

    “明公子说笑了,我这就过去向你朋友赔罪。”

    “赔罪?赔你妹?”明扬冷哼道。

    许长吓了一跳。

    难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不成?

    “那群家伙可不是我的朋友。”明扬淡淡道,“还有不要泄露我的身份,就当我没有来找过你。”

    说完这句话明扬就离去了。

    许长怔怔地站在原地。

    这什么情况?

    有些搞不懂的许长再次拨打了钟云厅的电话。

    “钟董,那位到底什么身份?”

    “他什么身份我不能告诉你,我能告诉你的是尊贵到你难以想象。”钟云厅警告道。

    “我有件事很疑惑。”过了一会许长才消化了这个消息,随即他就郑重地问道。

    “你说。”

    许长就把刚才明扬说的话跟钟云厅说了一遍。

    “明公子做事低调,不愿意暴露身份。”钟云厅分析了一会说道,“我估摸着那群家伙跟明公子不是一路人,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去验证一下的好。”

    “我明白了。”许长沉声道。

    包厢之中!

    锅子盯着云芊芊道,“云芊芊,你学弟该不会跑了吧?”

    “他说他去厕所了。”其实云芊芊的心中也在打鼓。

    这都过去好长时间了,按理说明扬该回来了啊。

    “芊芊,你太善良了。”范元吉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明扬那小子一看就是奸猾之辈,也就你傻,还请他吃饭?”

    也就在这时明扬推门走了进来。

    “你在说我吗?”明扬看着范元吉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