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302章 老女人
    胡宗喜这不是商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是通牒!

    胡蝶的拳头不由地握了起来。

    “我不会嫁给张恒领的。”胡蝶一字一顿地说道。

    “这事由不得你。”胡宗喜云淡风轻地说道,“胡蝶,你该知道胡家的能量。”说完这句话胡宗喜跟推着轮椅的灰衣老者道,“我们回去吧。”

    灰衣老者点了点头就推着胡宗喜离去了。

    等到胡宗喜离去之后胡远嘉看着脸上没有怒容的胡蝶道,“胡蝶,也许你可以不在乎生死,可是明扬的生死你在乎吗?”

    “你什么意思?”胡蝶寒声道。

    “胡家跟张家联姻,是两家发展的需要。”胡远嘉悠悠地说道,“谁都阻止不了,你不嫁给张恒领,家族会觉得明扬在阻碍,结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胡远嘉带着胡朗离去了。

    在胡远嘉看来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胡朗身边的冤魂!

    “明扬……?”胡远嘉离去之后胡蝶就委屈地哭了。

    明扬站起帮胡蝶擦拭了一下泪水,“放心,一切有我。”

    “明扬,我知道这种话我不该说,可是远嘉的话也有道理啊。”东彩霞迟疑了一下还是站起来说道。

    “阿姨,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明扬微微一笑道,“胡家高估了自身的能力,也低估了我的能量。”

    “胡家背后站着的可是慕容世家啊。”东彩霞苦笑道。

    “阿姨,我不会拿自身的安全开玩笑的。”明扬轻声道。

    看到明扬不听,东彩霞也不好再劝。

    ……

    梁能是胡家看守大门的保镖!

    他看了看手表发现五点五十了,“再过十分钟就能回去好好睡觉了。”

    而就在这时一滴液体滴在梁能的身上。

    梁能抹了一下,下一刻就惊到了。

    血!

    他抬头看了一眼,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只见一个青年浑身是血的挂在他头顶。

    已经没有了气息。

    “张超,出事了。”

    闻言站在一旁的张超不解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他顺着梁能指着的方向看去,脸色刷地一下变了。

    胡远聪随着几个保镖赶来的时候吊在大门口的尸体已经被放了下来。

    “张恒领。”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候胡远聪意识到出大事了。

    没过多久张恒领的尸体就被抬到了胡家的大堂之中。

    胡家的高层看着张恒领的尸体脸色都十分难看。

    张恒领可是胡家的准女婿啊,可是现在却被吊死在胡家大门口。

    这是什么?

    这是在打张家和胡家的脸啊?

    “梁能,张超,你们俩可是登堂入室的武者啊?难道你们俩什么发现都没有。”胡宗喜盯着两个护卫沉声问道。

    梁能当即发誓道,“老爷子,我以我梁家上下老小的性命保证,我全程都没有任何发现。”

    “老爷子,梁能要是不喊我,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超忙说道。

    胡宗喜盯着这两个护卫,看到二人的神情不似作伪,便挥了挥手道,“你们俩下去吧?”

    两个护卫离去之后胡宗喜扫视了胡家高层一眼道,“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对方此举意在破坏我们胡家跟张家的联姻,我觉得应该朝这方面查。”胡远聪沉吟了一会说道。

    “远嘉,你怎么看?”胡宗喜看向了胡远嘉。

    胡远嘉目光闪烁了一阵道,“胡朗,把明扬喊过来。”

    “明扬?”

    “哪个明扬?”

    “听说是胡蝶的男朋友?”

    “帝都之中的豪门好像没有一个姓明的啊。”

    “那小子就是个屌丝,他开着一辆十几万的飞腾来的。”

    “飞腾啊,那有什么资格娶胡蝶?”

    “是啊,哪怕胡蝶是庶出,可也不是什么屌丝都有资格娶我胡家的子弟的?”

    胡朗来到东彩霞的庭院之后一脸嘲讽地说道,“明扬,你真有种啊。”

    “你什么意思?”胡蝶心中涌过了一阵不安。

    “明扬杀死了张恒领,并且把张恒领吊在胡家的大门口。”胡朗盯着明扬说道。

    他在注意明扬细微的表情波动。

    可惜他失败了。

    明扬的脸色平静地可怕。

    “明扬昨天晚上整夜都在这里,怎么可能杀了张恒领?”东彩霞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正色道。

    东彩霞这个时候就是作伪证了。

    明扬昨天晚上有没有出去,她根本就不知道。

    “明扬有没有杀张恒领,其实跟我没有多少关系。”胡朗看着明扬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不过家族却不会放过他的。”说到这里胡朗指着大堂的方向道,“走吧。”

    胡蝶不由地抓住了明扬。

    “明扬,他们都是我的家人。”胡蝶眼中露出了哀求之色。

    “胡蝶,你别天真了,你觉得家族可能放过明扬吗?”胡朗哈哈大笑道。

    “傻-逼。”明扬瞥了胡朗一眼道。

    胡蝶在担心自己?

    开什么玩笑?

    胡蝶担心明扬大开杀戒啊?

    “放心,我心中有数。”明扬迎着胡蝶的眼神轻声说道。

    明扬、胡蝶、东彩霞三人随着胡朗来到胡家大唐之后胡远嘉就指着躺在地面上的张恒领道,“他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明扬摇头。

    “明扬,你觉得这件事你否认就有用吗?”胡远嘉冷声道,“除了你有作案的动机之外,别人谁还有?”

    “远嘉,明扬昨天晚上和胡蝶陪我聊天到半夜,哪里有时间杀张恒领啊?”东彩霞急了。

    胡远嘉这是要给明扬定罪啊?

    “东彩霞,这里有你说法的份吗?”一个长相刻薄的中年女子淡漠地看着东彩霞道。

    东彩霞缩了缩脖子,不敢说什么了。

    “这个女的谁啊?”明扬低声向胡蝶询问。

    “胡朗的妈妈孔海秋。”胡蝶说这句话的时候言语之中满是怨恨之气。

    明扬有些心疼地牵着胡蝶的小手,“以后你不会再受这种窝囊气了。”

    “你们俩嘀嘀咕咕什么呢?”孔海秋眉毛一扬,朝着胡蝶咆哮道。

    “老女人,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吗?”明扬冷哼一声道。

    全场为之哗然。

    孔海秋可是胡远嘉的妻子。

    在胡家可谓是位高权重啊。

    哪怕老一辈子的颇为忌惮。

    可是现在明扬却当众喊孔海秋老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