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327章 李家的现状
    梁洛之所以想让明扬入李家的宗祠,那是因为她想把她的公司股份给明扬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老婆子,你听到了。”李建国勃然大怒道,“是这小子不入的。”

    “明扬,你快跟你-爷爷道歉。”梁洛连忙说道。

    “我姓明。”明扬强调道。

    “傻孩子,你知道我为何非得让你入李家宗祠吗?”梁洛苦笑道。

    “我说过了,我没兴趣。”明扬斩钉截铁地说道,“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提了。”

    明扬的一句话堵地梁洛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我们该走了。”明扬这时看向了李翠。

    李翠站了起来,轻声说道,“妈,我回去了,改天我再来看你。”

    “你就不能陪我两天吗?”梁洛有些不舍地说道。

    其实李翠也很想陪陪梁洛,不过李家上下看她的眼神,都跟防贼是的。

    这让李翠的心中很不爽。

    “要不明天我再来?”李翠试探着说道。

    “好吧。”梁洛不是不明事理的女人,她想了一会就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李景炎和李景黄匆匆地跑了过来。

    “爷爷,刚才明扬开车把咱家大门撞碎了。”李景黄大声道。

    李建国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大门是一个家族的脸面。

    谁不看重啊?

    “畜生。”李建国冷冷地看着明扬道。

    “畜生?”明扬不由地笑了起来,“我记得你好像是书法家协会的会员吧?”

    “你想说什么?”

    “三年前你做局骗了一个收藏家一副张北秋的墨宝,这件事我想你不会忘记了吧?”明扬的话让李建国的脸色大变。

    “你胡说什么?”

    “胡说?”明扬呵呵笑道,“那副墨宝那个收藏家花了二十万买的,结果你鉴定之后说是假的,后来又介绍所谓的朋友去买,三万块拿下。”说到这里明扬的脸上满是嘲讽之色,“啧啧,不得不说你的心真是黑啊。张北秋的墨宝起步就是八百万起,你做局的买到的那副怎么也得一千万吧。”

    “你……你……。”李建国指着明扬,脸上满是不安之色。

    这件事很隐秘。

    按理说明扬不该知道啊。

    “你猜的没错,那个收藏家现在正在收集资料告你。”明扬淡淡地说道,“这件事要是曝光的话,不知道你还不能安稳地当书法家协会的会员?”

    李建国蹬蹬蹬地接连倒退了几步。

    “你还知道些什么?”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李建国全身都在颤抖。

    “我说这些只是想要告诉你,别张口闭口畜生,你做的那些事情,捅出去的话,你会被千夫所指。”明扬冷冷地说道。

    话音落下明扬转身就走。

    等到上车的时候明扬转身看着李景炎和李景黄道,“你们俩不让保安开门,是为了激怒我,进而激怒我妈吧?”

    “胡扯。”李景黄涨红了脸道。

    “你看看,连说谎都不会。”明扬嗤笑道,“不怕告诉你,我对你们李家的那点财产不感兴趣,真的。”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有本事今天你立下字据。”李景炎冷声道。

    “李景炎,不得不说你的激将法很low,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立下字据?”

    “这样说,你还是觊觎李家的财产?”

    “你错了,你们李家已经危如累卵,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会往上凑吗?”明扬看着李景炎的眼神就像个傻-逼,“不过相对于李景黄,你还是有些谋略的。至少你知道搞个空壳公司,转移公司的财产。”

    李景黄顿时懵住了,“大哥,你……。”

    “二弟,你别听这小子胡扯。”李景炎强装镇定道。

    “锦江有限责任公司。”明扬缓缓地说出了一个名字,“李景炎,这家公司熟悉吗?要不要我把这家公司的法人再说出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景炎神情不安地说道。

    “不知道?”明扬呵呵笑道,“回去我就把资料往监察厅一投,到时候你跟法官好好解释吧?”

    “别,别,别。”李景炎吓到了。

    “大哥,你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李景黄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景炎道。

    李景黄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这么多年一直听李景炎的话。

    谁能想到李景炎竟然在暗中搞空壳公司?

    “畜生。”李建国无比恼怒地看着李景炎道。

    李家的公司最终可是要交给李景炎的。

    可是李景炎却在转移公司的财产。

    “爷爷,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李景炎说着就跪了下来,“李家公司内部矛盾重重,除非大刀阔斧地改革,否则砸进去多少资金,都没有用啊。”

    “不要为自己再狡辩了,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说辞。”李建国咆哮道。

    “李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还不是你造成的。”李景炎也怒了。

    “我造成的?”李建国怔住了。

    “李家宗祠现在一共有多少人,你知道吗?”李景炎大吼道,“你不知道的话我告诉你,三十九人。”

    “三十九人,怎么了?”

    “你把他们都安插在公司的重要岗位,我整天面对叔叔伯伯辈也就罢了,关键我还得面对爷爷奶奶辈。”李景炎握着拳头道,“那些叔叔伯伯,爷爷奶奶,哪个是做事的?他们唯一做的就是安排他们的人,争夺公司的利益。”

    李建国刚要说什么就被李景炎打断了,“整个公司五百号人,沾亲带故的你知道多少吗?四百二十七人。”

    李建国懵住了。

    这个数字出乎他的预料啊。

    “整个公司被这群家伙搞地乌烟瘴气,我说不得,骂不得,更打不得。”李景炎说着说着就落泪了,“我好歹也是管理学院的高材生,我前前后后苦心经营了三年,结果公司非但没有盈利,反而还亏损了百分之十。”

    “你就没有想过从自身找原因?”李建国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

    “我说的话没有人听,哪怕我有天大的本事,在这种公司也没有用。”李景炎苦涩着说道,“后来我明白了,李家公司已经腐朽了,它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所以你就转移公司的财产对吗?”李建国拍了一下桌子道。

    “难道要让那群蛀虫把李家的公司吃的干干净净吗?”李景炎瞪着李建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