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明扬姬仙儿 > 章节目录 第395章 月亮谷来人
    等到贪狼宗的长老电话挂了好久北冥元丰还没有平复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消息太惊人了。

    他意识到北冥家族踢到铁板了。

    狠狠地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北冥元丰跪在了楚寻的面前,他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哀求之色道,“求楚大师给我北冥世家一条活路。”

    北冥元丰也不想跪啊。

    可是此时不跪不行啊。

    贪狼宗已经放弃了北冥世家。

    北冥世家能够独立抗衡楚寻以及他背后的势力吗?

    答案是否定的。

    “刚刚你可没有想过给我活路啊。”楚寻淡淡地说道。

    “楚大师,只要你能饶过我北冥世家,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北冥元丰的姿态摆地很低很低。

    闻言楚寻陷入了沉思。

    实则明扬在给他传音。

    少顷之后楚寻看向了二楼的包厢道,“诸位,你们可以离去了。”

    那些武道世家的子弟一个个老实地离去了。

    这个时候谁敢不给楚寻面子啊?

    而等到武道世家的子弟都离去之后楚寻神色平静地说道,“以后你们北冥世家为青龙堂效力吧。”

    “什么?”北冥元丰一惊。

    要知道各大武道世家都在抵触青龙堂啊。

    而他们北冥世家要是为青龙堂效力的话就意味着背叛了武道世家啊。

    “当然你们也不是不可以拒绝,而拒绝的后果就是北冥世家不复存在。”楚寻的话让北冥元丰心脏不由地停止了半个节拍。

    北冥元丰随即看向了北冥原野。

    北冥原野苦涩地点了点头。

    拒绝?

    北冥世家有拒绝的资格吗?

    “你们北冥世家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就在这时一头白发的段燕云走了进来。

    “段燕云?”北冥原野一惊道。

    轰!

    当北冥原野喊出段燕云的名字的时候段燕云的双眸泛起了一道金光。

    北冥原野闷哼了一声,却是心神遭到了创伤。

    “段燕云三个字也是你能喊的吗?”楚寻看着北冥原野淡漠地说道。

    要知道段燕云现在可是神通级的存在,青龙堂除了青龙之外的二把手啊。

    北冥原野有什么资格喊段燕云的名讳?

    “段前辈。”北冥原野苦笑着说道。

    其实这还是北冥原野没有转变过来。

    毕竟之前段燕云也只是超凡境第九层的存在啊。

    “段前辈,我家公子说了,以后遇到危险的地方,就让北冥世家的人上。”楚寻向段燕云行了一礼之后轻声道。

    北冥元丰的高手脸色全都变了。

    这特么不是让他们送死吗?

    “好。”段燕云点了点头。

    “北冥世家要是不听话的话我家公子会亲自上门把他们上下杀个干净。”楚寻接下来的话让北冥世家的高层手足冰凉起来。

    “多谢。”段燕云轻声道。

    北冥世家这些年可是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

    现在怎么也得让北冥世家吐个大半?

    ……

    明扬随着鞠倩雯走出江南阁之后明扬就送鞠倩雯去旭日酒店。

    还没到旭日酒店呢,鞠倩雯就接到了鞠明浩的电话。

    “鞠倩雯,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鞠明浩肺都快气炸了。

    “我知道。”鞠倩雯冷静地说道。

    “因为你的事情柳伟义大发雷霆,现在柳家让我们鞠家给个交待。”鞠明浩咆哮道,“你现在在哪?”

    鞠倩雯下意识地看了明扬一眼,随即有些不安地说道,“爹,你问这个做什么?”

    “现在唯有把那小子送到柳家,才能够平息柳家的怒火,知道吗?”

    “不行。”鞠倩雯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你以为我不说就不知道你在哪了?”鞠明浩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两个呼吸之后莫晓兰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莫姨,不要透露我们的位置。”鞠倩雯拉着莫晓兰的手,眼中满是哀求之色。

    “小姐,你觉得我不说,老爷就找不到你了?”莫晓兰悠悠地叹息道,“鞠家在国内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啊。”

    “能拖一阵是一阵。”

    “小姐,你这是何苦呢?”莫晓兰苦笑着说道。

    “明扬,你现在出国。”鞠倩雯忙看向了明扬,“离地远远的。”

    明扬微微一笑道,“倩雯,你忘记我之前告诉你的话了。”

    “什么?”

    “你在国内遇到任何问题,我都能够帮你解决。”明扬握着鞠倩雯的小手,“我知道你们鞠家在国内有着不错的能量,可是相对于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啊?”

    “到了这个时候就不要再吹嘘了好吗?”莫晓兰无奈地看着明扬道。

    明扬没有多言而是看着鞠倩雯道,“告诉你爹你的位置。”

    “明扬,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鞠倩雯无比紧张地说道。

    “别忘了我认识蒹葭啊。”明扬朝着鞠倩雯眨了眨眼。

    “我怎么把这茬忘了啊?”鞠倩雯惊喜道。

    “武道协会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参与的。”莫晓兰微微摇了摇头道,“再者现在蒹葭多半自身难保了。”

    “我和蒹葭的关系铁地狠。”明扬微微一笑。

    “你以为蒹葭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要是这么想的话就太天真了?”莫晓兰看着明扬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智障。

    不过是偶遇罢了。

    真以为蒹葭把你当朋友了啊?

    “不信啊。”明扬说着就掉转了方向朝着武道协会在杭州的办公场所驶去。

    武道协会!

    杭州分会!

    此时的蒹葭正在接见一个穿着宫装的少女。

    少女肌肤赛雪,容貌明眸皓齿。

    “蒹葭,你明明知道我师尊是柳家出来的,你却对柳杨出手,你什么意思?”少女嘟着嘴巴说道。

    “你的意思是因为你师尊是月亮谷的长老,那么柳家人就能为所欲为了,是吗?”蒹葭瞥了少女一眼冷哼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少女有些急了。

    “你不是这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蒹葭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柳杨众目睽睽之下威胁要把对方的骨头一根一根地打断,柳蝉,你告诉我,我当作没看到吗?”

    “啊!”柳蝉惊到了。

    之前她可不知道这回事?

    “还有这回事?”

    “你觉得我可能在这件事上骗你?”蒹葭淡漠地说道。

    “我要见见柳杨。”柳蝉沉默了一阵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