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铁血硬汉林重杨盈 > 章节目录 第1404章 人间万事细如毛
    就在此时,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子走到那两人身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理着平头,体型瘦削,长相只能算是中等,不算帅气,但也不丑,脸颊线条硬朗,五官轮廓分明,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缝隙,眼神冰冷,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在男子左边脸颊上,有一道数寸长的刀疤,从额头斜贯嘴角,令一张原本平平无奇的脸,瞬间变得狰狞和凶狠起来。

    “武哥,您来了。”

    察觉到男子靠近,先前说话的两人赶紧起身,脸上不约而同露出讨好的笑容。

    被称作“武哥”的男子微微颔首,没有理会两人,自顾自地拉开高脚凳坐下,朝吧台后的调酒师抬了抬手:“一杯白兰地。”

    调酒师虎背熊腰,胳膊比普通人的大腿还粗,站在那里宛如铁塔,一双眼睛凶光四射,威慑力十足。

    然而,在这个突然冒出的男子面前,调酒师仿佛一下子由老虎变成了猫,点头哈腰道:“是,武哥。”

    见武哥不搭理自己,两个男人面面相觑,感到骑虎难下。

    但他们终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本身在道上也颇有声名,迅速调整好了心态,笑容越发谄媚。

    “武哥,那笔钱能否再宽限几天,最近兄弟实在手头紧。”左边满面横肉的男人不好意思地搓着手,硬起头皮道。

    “哦?”

    武哥挑了挑眉毛,一只手端着盛有白兰地的玻璃杯,眼睛注视着前方,仅用余光瞟了对方一眼:“你们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两个男人连连点头:“对对对,如果不是为了这件事,我们也不敢来打扰武哥。”

    “你们知道,为了摆平那个案子,我付出了多大的精力,承担了多大的风险?”

    武哥缓缓摇动着玻璃杯,语气平淡,毫无起伏:“你们在我的酒吧打架,杀人,现在却说拿不出钱来赔偿,当我好欺负是吧?”

    两个男人额头冷汗“唰”地下来了。

    右边肤色白净、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吞了口唾沫,如同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低头道:“武哥,请再给我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们保证把赔偿金全额奉上!”

    武哥咧嘴一笑,眼中闪烁着冷酷的光芒:“三天前你们也是这样说的,三天之后又三天,何时是尽头。”

    话音刚落,他忽然抬手,将装着白兰地的厚底玻璃杯狠狠砸在那个满面横肉的男人头上!

    “砰!”

    伴随着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闷响,那个满面横肉的男人被砸翻在地,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昏死过去。

    鲜血从那个男人头顶涌出,很快便将半张脸染成红色。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武哥甩了甩手,轻轻放下底部沾满血迹的玻璃杯,转身看着脸色发白的另一个男人:“三天后,如果你们还不还钱,就全部给我去东南亚卖屁股!”

    “请武哥放心,我们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把欠您的钱还上!”另一个男人强忍恐惧,赌咒发誓道。

    “哼。”

    武哥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滚!”

    男人如蒙大赦,弯腰扶起昏迷不醒的同伴,踉踉跄跄地离开酒吧。

    “废物。”

    武哥轻蔑地吐了口唾沫,拿起放在吧台上的酒瓶,倒了满满一大杯酒,然后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酒吧角落。

    林重收回视线,眸光闪动,若有所思。

    “这个叫武哥的男人功夫倒是不错,似乎有明劲巅峰的修为,难怪能在普通人当中作威作福。”

    “听他的口气,前段时间的械斗,似乎跟刚刚离开的那两个男人有关,他背后的势力能量果然不小,居然能摆平凶杀案。”

    “百鬼门不知何时便会动手,我必须抓紧时间,虽然还不清楚他背后站着哪股势力,不过无所谓,就选他了。”

    林重行事素来干脆利落,既然定下了目标,便不再瞻前顾后,继续藏身于阴影中,静静等待时机。

    光阴飞逝,转眼便过去了半个小时。

    在这半个小时内,又有一些人进入酒吧,无一例外,皆是作奸犯科之辈,不少人身上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爸爸,你们放开我爸爸……”

    混乱嘈杂的酒吧里,突然响起清脆的哭喊声。

    林重耳朵一动,睁开了眼睛,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发出哭喊声的,是个仅有七八岁的小女孩,她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连衣裙,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小脸黑一块白一块,布满纵横交错的泪痕。

    她被一个壮汉抓住了胳膊,即使拼命挣扎也无法挣脱,因为和成年人比起来,她的力气实在太小了。

    在小女孩身前不远处,一个满脸是血的中年男人仰面朝天躺着,双目紧闭,若非胸膛还有细微起伏,看起来与死人无异。

    中年男人旁边,站着一个皮肤黝黑、孔武有力的大汉,没有头发,也没有眉毛,头顶纹着刺青,垂在身侧的拳头不断往下滴血。

    偌大的酒吧陡然安静下来。

    “真是晦气,居然把老子的衣服弄脏了,这件衣服可是老子今天才买的。”

    大汉扭了扭脖子,一脚踹在中年男人的小腹上,将后者踹得贴地滑行数米,一直滑到武哥脚边。

    “不要打我爸爸,求求你们不要再打我爸爸了……”

    看到这一幕,小女孩忍不住嚎啕大哭。

    可是,小女孩凄切的哭声,根本无法打动这群铁石心肠的不法之徒。

    “闭嘴,不要哭了!”

    抓住小女孩的壮汉低头吼了一句:“再哭我撕了你的嘴!”

    但是壮汉的警告没有任何作用,小女孩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只是由于哭得太久的原因,她的声音渐渐变得嘶哑,嗓子更是火辣辣的疼,连衣裙也被泪水打湿了一大片。

    不过,一个小女孩的感受,又有谁在乎呢。

    “头儿,这家伙怎么办?”

    皮肤黝黑的大汉走到武哥面前,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中年男人道:“他好像真的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