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情深不负,总裁老公太霸道) > 《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情深不负,总裁老公太霸道)》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小夫妻

《一夜锁情,总裁先生请温柔(情深不负,总裁老公太霸道)》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小夫妻

    “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闻言,戴宁赶紧点头。

    随后,戴宁便和路一鸣出了门。

    路一鸣没有让司机开车,而是亲自驾驶着车子载着戴宁出了门。

    车子平稳的驶入了车道,戴宁便问道:“我们去附近的商场吗?

    你想买什么衣服?

    你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定制的,如果赶着穿的话估计定制是来不及了,只能现买几件先穿着。”

    听到这话,路一鸣不禁勾唇一笑,然后握住戴宁的手,说:“你真不是称职的太太,我有没有衣服穿,你还不知道吗?”

    抬眼迎上路一鸣那带着狡黠的眼眸,戴宁不由得恍然大悟。

    路一鸣衣橱里的衣服应有尽有,而且还有好多一次都没有穿过的,他哪里还用买什么衣服?

    “所以你带我出来,根本就不是去买衣服对不对?”

    戴宁疑惑的问。

    闻言,路一鸣便道:“你真是后知后觉,对,我的确不是带你出去买衣服的,我们可以顺道买个衣服,反正我就是想过过二人世界,你看我都给司机放假了。”

    听到这话,戴宁不禁心情大好。

    虽然他们结婚才半年多,但是路一鸣都是扑在工作上,很少带她出来玩,现在他要休假一个星期,其实就是要陪伴自己的。

    “那你带我去做什么?”

    戴宁仰头笑着问。

    “我们先去商场转转,然后带你去看电影,再然后我们一起在外面吃个饭?”

    路一鸣笑着问。

    “好啊。”

    戴宁马上点头。

    随后,戴宁便跟着路一鸣去了商场,他们像寻常小夫妻一样到处转,到处看,最后挑挑拣拣的商量着买了不少东西,再然后就去看电影,看完了电影,两个人又去吃了一顿午餐。

    午餐过后,路一鸣没有带戴宁回家,而是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一个豪华包间。

    午后,戴宁和路一鸣两个人随意的躺在床上,脚挨着脚,头挨着头,慵懒的聊着天。

    “今天高兴吗?”

    路一鸣的手攥着戴宁的手问。

    “嗯。”

    戴宁轻轻点了点头。

    闻言,路一鸣便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这一个星期我会时时刻刻都陪着你,你想做什么都行。”

    听到这话,戴宁心里异常的感动,笑道:“其实你不用花这么多时间陪我,你放心,我都想开了,不会做什么傻事的。”

    “傻瓜,丈夫陪妻子不是应该的吗?”

    路一鸣笑着又亲了一下戴宁的唇瓣。

    这时候,戴宁低首道:“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辜负我的一片苦心。”

    路一鸣道。

    抬眼看到他漆黑专注的眼眸,戴宁重重的点了点头。

    见此,路一鸣才勾唇笑了。

    “对了,你干嘛不带我回家,要花钱来开房间?”

    戴宁其实是在明知故问,其实她明白路一鸣是想让自己在这里自在一点。

    这时候,路一鸣的眼眸一黯,然后便翻身压在了戴宁柔然的身体上!“你说呢?”

    路一鸣的声音已经嘶哑了。

    看到他幽深而炙热的眼眸,戴宁不由得便红了脸。

    “我怎么知道?”

    路一鸣低首在戴宁的唇瓣上吻了一下,这个吻力道有点重,却是充满了灼热,随后他便在她的耳边道:“都说换个环境,应该更有激情。”

    听到这话,戴宁不由得推搡路一鸣的肩膀。

    “讨厌,没正经!”

    “我已经很正经了好不好?

    还要让我怎么正经?

    其实我们现在就是做正经事。”

    说完,他便低首封住了戴宁的口。

    “呜呜……”戴宁的抗议全部都被吞回了肚子里。

    随后,她便不可避免的瘫软在了他的怀抱中不能自拔……接下来的一个礼拜,路一鸣不是在家里陪着戴宁看书、看电视、聊天,就是带着戴宁出去散步、野餐、逛街、看海、看电影。

    两个人如胶似漆,默契十足,简直比蜜月还要甜蜜,戴宁感觉自己好幸福好幸福。

    可是,路母仿佛并不高兴,每天都阴着一张脸,戴宁只当是看不见,好在每天都有路一鸣陪着,当着儿子的面,路母是不会太过分的。

    其实,戴宁心里也在打鼓,路一鸣毕竟只能休假一周,他不可能永远不去公司。

    如果路一鸣去上班了,那她一个人将怎么面对路母?

    戴宁真的无所适从,但是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这天下午,路母约了孟雅舒喝咖啡。

    一坐下来,孟雅舒便端详着路母,关切的问:“干妈,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不舒服?”

    闻言,路母不由得皱了下眉头,便开始诉苦。

    “我还能因为什么不舒服?

    还不是让那个狐狸精给气的!”

    听到这话,孟雅舒扯了下嘴唇,道:“干妈,您和戴宁又闹不愉快了?”

    路母迟疑了一下,便气愤的道:“本来她已经嫁到我们家了,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谁让一鸣喜欢呢。

    可是她竟然不能生孩子,你说我们这样的人家不能生孩子怎么行?

    以后路氏企业没有继承人怎么办?”

    听到这话,孟雅舒拧了下眉头,然后装作很惊讶的问:“不能生孩子?

    为什么啊?”

    路母看了孟雅舒一眼,便道:“你是我的干女儿,我也不怕对你说,那个小妖精以前怀过孕,不过流产了,说是子宫受损,以后很难怀孕了。”

    闻言,孟雅舒便装作很惊讶的道:“戴宁以前怀过孕?

    干妈,您知道她怀的是谁的孩子?”

    “一鸣说是他的。”

    路母回答。

    孟雅舒却是不由得低首一边搅动着咖啡一边笑道:“要说这一鸣哥对戴宁还真是真爱,什么都能忍受,我真是自叹不如!”

    闻言,路母不由得问:“雅舒,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这时候,孟雅舒赶紧抬头道:“干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只是觉得如果戴宁怀过一鸣哥的孩子的话,当初他们谈婚论嫁您不同意的时候就该拿出来说了,怎么到现在您发现了才提呢?

    明显就是一鸣哥在为别人背黑锅嘛!”

    听到这话,路母不由得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