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小医仙 > 章节目录 第1603章 小麻雀
    紫箫是那种最传统的女人,对别的男人不假辞色,只爱跟自己的男人在一起,见了阳顶天,她就喜滋滋的,好多的话,唧唧喳喳的象只小麻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阳顶天也喜欢她这样,紫箫的本体,没有凯瑟琳性感,但更清丽,也更柔美,这样一个温温婉婉的女人守在身边,很舒服也很开心。

    慢慢的,肖媚等人也进来了,阳顶天分身化境,陪着她们,亨受她们的娇柔,外面是荒凉穷僻的小山村,但在戒指里,他是人间的帝王。

    到快天明时,把紫箫肖媚等人送走,阳顶天休息一会儿,也就闪身出来,到村子外面溜达了一圈。

    阿米尔这伙武装人员,其实就是村民,平常过日子,放羊种地,就跟一般的农民差不多,日常也根本没派警戒哨什么的,所以阳顶天溜进溜出,完全没人管。

    卫兰起来后,看到阳顶天从外面进来,她皱眉道:“阳顶天,你还是收敛一点好,不要乱窜,这边人人有枪的,你功夫再好,也挡不住子弹,万一起了冲突,那就糟糕了。”

    “糟什么糕。”阳顶天漫不经心的道:“我可是人质啊,对阿米尔来说,我就是钱啊,他怎么舍得打死我?我觉得还可以放肆一点,所以我刚才出去溜了一转,看有没有漂亮姑娘,我可以做她们的生意。”

    “你就作死吧。”卫兰瞥他一眼,懒得说了。

    阳顶天哈哈一笑,心中却琢磨:“詹远光得到消息后,会是什么个反应呢,卫兰到底是谁的人?”

    白天的时候,阿米尔来了一趟,背着阳顶天,他跟卫兰说了句什么,阳顶天在另外的房子里,当时也没注意听,没听到,不过不要听也知道,无非就是那么回事,阿米尔肯定是受命行事,就是把卫兰阳顶天押在这里而已,他就是一把刀,刀子不需要说什么。

    这么着过了三天,阳顶天可就烦了,心下想:“这么着呆下去可不是个事,要呆到什么时候啊?要不干脆把阿米尔杀了,假意带着卫兰冲出去,看看她要怎么应手?”

    他正琢磨着,意外发生,第四天上午,一伙武装人员突然袭击了村子。

    阿米尔手中有近二十支枪,但来敌有四五十支枪,这边打仗,也还是比人多枪多,看哪一方打得响,哪一方就赢。

    阿米尔一看不对,带着手下的壮年汉子从村子后面冲出去,直接上了山,撤丫子跑了。

    阳顶天元神在空中观战,可就气乐了,他看了一下,阿米尔手下其实连受伤的人都没有,而来敌也同样没有受伤的,就是双方隔得老远放了一阵枪。

    这样的仗,真的是搞笑。

    他忍不住冷笑:“给哥哥二十个红星厂的民兵,不,十个,借着村子掩护,这样的货色,再多一倍也打不进来。”

    但卫兰可就吓得发抖了,莎丽没逃掉,躲在卫兰房里,同样吓得牙关打战,跟卫兰说:“是巴塔的人,巴塔特别凶残的,听说一夜要睡十个女人,还会把小孩烤着吃。”

    阳顶天一听乐了,前者他不信,后者更不信。

    前者不信是因为,一般男人,一晚上真的睡不了十个女人,除非只是抱上床一起睡而已。

    后者,更是一种常见的流言,当年老毛还给说得红眉毛绿眼晴呢。

    卫兰脸色惨白,问莎丽:“阿米尔逃到哪里去了,我们能不能冲出去?”

    “阿米尔肯定到山那边求援去了,我们逃不掉的,他们对女人一般都只奸不杀,但如果不听话逃跑,他们会开枪的。”莎丽摇头:“我们逃不过子弹。”

    她说着哭了起来:“我要是被奸了,我男人就不会要我了,肯定会用石头打死我的。”

    “那不能怪你啊。”卫兰还有些不平:“是男人们没用,丢下女人跑了,怎么事后能怪女人呢?”

    “没用的。”莎丽摇头:“这边是这样的习俗,女人失贞,就要用石头砸死,至于理由不重要,男人永远都是对的,错了的永远都是女人。”

    “岂有此理。”卫兰咬牙。

    阳顶天这时也进了屋子,插嘴:“很多地方都一样的,中国现在也差不多吧,女人给强了,受到的往往不是同情,而是讥讽或者异样的眼光。”

    “男人都是混蛋。”卫兰咬牙。

    阳顶天却在心里暗笑:“她这是计划给破坏,恼羞成怒了。”

    这时一伙武装人员冲进院子,为首的巴塔同样是个大胡子,年纪也跟阿米尔差不多,三十多的样子,个头更魁武一些,额角有一道疤,看上去就很凶的样子。

    卫兰这两天有些厌了阳顶天,但这一刻,可又吓到死死的躲到阳顶天背后,胸部更紧紧的压在阳顶天背上。

    阳顶天则是无所谓,淡淡的看着巴塔等人,这些人要是作死呢,那说不得,他就会动手,即便把巴塔等人全杀光,别人也无非是觉得他功夫高,不会往灵异方面想。

    不过巴塔并没有动手的意思,看一眼阳顶天和阳顶天背后的卫兰,咧着嘴笑了一下,一挥手:“肥羊在这里了,带走。”

    即然只把人带走,阳顶天就无所谓了,那就跟着走罗,卫兰跟在阳顶天后面,死死的挽着他胳膊。

    巴塔好象是得到了什么消息,特意来劫胡的,问了村里人,把阳顶天卫兰的四头驴子也带出来,让卫兰阳顶天上了驴子,押着翻山而走,武装人员前后看押着,倒也没有动手动脚什么的,然后也没在村子里作恶,阳顶天也就没有动手。

    翻了两座山,快傍黑的时候,进了一个村子,这个村子比阿米尔那个村子要大,人也要多一些,估计能有一千多人的样子,看到巴塔等人押了人回来,村里人发出欢呼,小孩子更是跟着跑前跑后。

    这情景熟啊,阳顶天笑了,对卫兰道:“我们小时候也差不多,人家娶亲的时候,我们就跑前跑后的看新娘子,一般还能捞着喜糖,也不知他们这里习俗怎么样,会发糖不?”

    卫兰气得甩给他一对老大的卫生眼。

    阳顶天一看乐了,对卫兰道:“别给我甩脸色啊,否则呆会他们要是强女干你的话,我可是不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