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赘婿 > 《上门赘婿》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该我上场了
    叶皖卿的眸色微寒,扫向沈重山,四周的温度骤降,沈重山忍不住哆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家在星洲好歹是二流世家,刚才所有人都瞧见,是她将阿冰推倒。”

    叶皖卿平静地说道:“我不惹事,但并不代表我怕事,若你再胡搅蛮缠,休怪我无情。”

    意愿被忤逆,沈重山的脸色阴沉,眸底杀芒绽放,狠辣道:“你知晓沈家在星洲的地位,还敢顶撞本少。”

    “今天你只有两条路选,跪下给我女人赔罪,或者做我的奴仆。”

    “看来沈二少想要以势压人,可惜,你打错了如意算盘。”

    叶皖卿的神色冷漠,道:“两者我都不会选,我到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狂妄。”

    沈重山彻底震怒了,一个毫无背景的蝼蚁,竟敢挑衅他的威严,必须受到惩罚。

    “朱一品,将这个小贱婢镇压,我到要看看,她究竟有几分本事。”

    沈重山的吩咐,朱一品不敢不从,权衡利弊后,他认为没有背景的叶皖卿最好欺负。

    “小姑娘,你何必与沈二少为敌呢?”

    朱一品感叹道:“女人就该利用好自己的容颜,二少有心纳你为妾,你却当众拒绝了他。”

    “我也不为难你,束手就擒吧!”

    叶皖卿朝朱一品竖了竖小拇指,挑衅的意味很浓。

    “你这是自掘坟墓。”

    朱一品的脸色阴沉,他不仅是五品炼丹师,还是筑基真人,眼前的蝼蚁竟敢挑衅他,必须付出代价。

    “虎啸拳!”

    朱一品直接施展高级武技,快速挥动拳头朝叶皖卿攻击,虎虎生风,拳劲很恐怖,那一拳直欲摧毁一切。

    “啪!”

    叶皖卿瞬间施展分身术,避开了朱一品的攻击,出现在朱一品的身后,一掌拍过去,朱一品被震飞,摔倒在地上,他的背部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噗嗤!”

    朱一品从地上爬起来,喷出大口鲜血,脸色惨白。

    “这……”“这怎么可能!”

    朱一品的眼睛大睁,如铜铃般。

    脸上满是不置信的神色,心中恐惧万分,道:“你的修为竟然到了筑基大圆满。”

    “嘶!”

    观众倒吸凉气,心中惊惧连连,十七岁的筑基大圆满,这也太可怖了。

    就算九天玄宫的少年天骄,也没这般恐怖,眼前的少女真是乡巴佬吗?

    “筑基大圆满!”

    沈重山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直觉告诉他,这次招惹了厉害的人物。

    “你明知阿冰是被诬陷的,还不帮其澄清,见色起意,炼丹界有你这种人,是所有炼丹师的耻辱。”

    叶皖卿淡漠的道:“为了不让你继续害人,我决定送你一程。”

    朱一品的神色骤变,厉声道:“你想杀我,你知道杀了我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是坊世认证的五品炼丹师,受到了坊世规则的保护,你敢动我分毫,必定会受到惩罚。”

    “用坊世压我,抱歉,我想杀的人,任何规则都护不了。”

    叶皖卿手中灵气化作刀锋,划破朱一品的脖颈,刺鼻的血腥味随风飘散。

    “这……”看戏的人都惊呆了,连五品炼丹师都敢击杀,活得不耐烦了吧!“你竟然杀了五品炼丹师。”

    霍思燕瞪大双眼,怒声道:“你一定会受到严惩的。”

    朱一品刚死,就有坊世的人赶来了。

    “坊世的人已到,你等着被制裁吧!”

    霍思燕大笑,这个小贱婢太张扬了,连炼丹师都敢杀,要知星洲的势力,对炼丹师很保护,谁要是敢惹炼丹师,无疑是与这些大势力为敌。

    “就是你杀了朱一品。”

    来者身穿特制的星袍,是坊世的侯级供奉,专门管理炼丹师受伤以及死亡之事,他是侯慕白,三十岁的筑基真人。

    “侯大人,就是这个小贱婢杀了朱一品,还扬言说,她要杀的人,任何规则都不管用。”

    霍思燕急忙站出来,将刚才发生的事细说,眸中的狠辣之色很浓。

    “跟我走一趟吧!”

    侯慕白淡然,杀了五品炼丹师,纵使不被当场执行死刑,也要关禁闭几百年。

    “小姐!”

    素玄冰急忙拉着叶皖卿的手腕,都怪她闯祸了,否则也不会连累叶皖卿。

    “没事,就当去认认路,待会儿就去叶家。”

    叶皖卿安慰素玄冰,她的话刚说完,就被嗤笑了。

    “真是搞笑,进去坊世,你就别想出来了。”

    霍思燕狰狞的道:“杀了五品炼丹师,你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你的废话很多。”

    叶皖卿的眸光暗沉,道:“要不我们打个赌,只要我能从坊世安全回来,你就跪下叫我三声姑奶奶。”

    “你……”霍思燕的脸色阴沉,厉喝道:“好,我答应你,但你要是出不来,就必须当场自尽。”

    杀死五品炼丹师,还从未有人能活着。

    这一场赌斗,她赢定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入坊世,这里有坊世工作人员处理乱事的地方,坊世大厅。

    刚将人带进来,侯慕白吩咐道:“这个女人杀死五品炼丹师,立即执行。”

    得罪了沈家二少,又杀死五品炼丹师,还敢与霍小姐赌斗,死路一条。

    霍思燕的脸上堆满笑容,区区蝼蚁,竟敢与她斗,摆明是自寻死路。

    “老公,他们都欺负我。”

    叶皖卿抱着北亦宸的手臂,撒娇卖萌,声音甜糯糯的。

    “终于到我上场了。”

    北亦宸刚才一直憋着,奈何他的小蠢妞不给她表现的机会。

    “将你们的管事找来。”

    北亦宸平静的声音响起,带着极强的震慑力。

    “你算什么东西,厅长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侯慕白厉声道:“挑衅沈二少在前,杀五品炼丹师在后,现在又大言不惭要见厅长,看来你们是想死。”

    “来人,速度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蝼蚁击杀。”

    “我奉劝你一句,别太冲动。”

    北亦宸淡漠的道:“惹到我,很可能让你余生终结,所以,你最好立刻将厅长叫来。”

    “找死。”

    侯慕白的面色阴沉,这个小废物竟敢威胁他,简直就是在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