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赘婿 > 《上门赘婿》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妖精勾人
    叶皖卿柳眉微蹙,瞥了眼叶碧池,勾唇笑道:“北亦宸好歹是我名正言顺的男人,我与他做任何事都不过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像某些人,叫声都传遍整个走廊了。”

    “你……”叶碧池的脸色阴沉,咬牙道:“小贱婢,你别欺人太甚了。”

    “我可从没想过要欺你,都是你自己凑上来被欺,现在还来怨我。”

    叶皖卿沉声道:“我已经带着九天玄宫晋级,你的承诺应该兑现了吧!”

    “你……”叶碧池的目光落在沈君臣身上,她绝不会给叶皖卿跪下认罪磕头,这也太丢脸了。

    沈君臣的眸色微寒,道:“叶皖卿,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与碧池好歹是姐妹,一定要将事情弄得这么难看吗?”

    “打住,我娘只生了我一个。”

    叶皖卿正色道:“我可没这么厉害的妹妹,还是说你想代替她跪下磕头,反正你们谁磕都一样,麻溜点。”

    “你……”沈君臣的瞳孔微缩,眸中闪烁凌厉杀芒,这个小贱婢太可恶了,比北亦宸还要可恶百倍。

    “碧池,你自己的承诺,咬着牙都要承受住。”

    沈君臣当然不会下跪,尤其是给两个废物磕头,太丢脸了。

    “我……”叶碧池咬唇,心中满是怨恨,突然发现这个沈君臣一点用都没有。

    “砰!”

    叶碧池跪下,重重的磕了个响头,咬牙道:“这样可以了吗?”

    “挺有诚意的,起来吧!”

    叶皖卿并未为难叶碧池,和个爬虫计较太多,没这个必要。

    九天玄宫顺利晋级后,余下的就剩流煌山,流煌山的修士也不弱,最强的一人,已经到了筑基八层。

    “北大哥,等下让我去打第一场吧!反正这三人也是想认输的,就别把他们算进去了。”

    素玄冰走出来道了一句,流煌山与赤霄塔的比赛,她都看过了,虽然她还没有筑基,但对上流煌山的人,应该是能赢下一场的。

    “你……”叶碧池,叶琅天,沈君臣三人脸色阴沉,这个小婢女也是个喜欢寻死的人,竟敢排挤他们,实在是太可恶了。

    “这……”叶皖卿的柳眉微皱,她有些担忧素玄冰,虽说是带着素玄冰来参加比赛,但她真正的目地是带素玄冰开眼界,而不是参加比赛。

    “北大哥!”

    素玄冰拽着北亦宸的手掌,轻轻的摇晃着,一双琉璃眸子微微闪烁,长长的睫毛扑腾,很是好看。

    她这模样,简直能将人萌出一脸血。

    “你求他也没用。”

    叶皖卿赶紧把两人拉着的手拨开,瞥了眼素玄冰,这个小丫头真是太好看了,现在就已经祸国殃民了,等再长大一点,估计会更好看。

    “小气鬼。”

    素玄冰撇嘴,卿姐的醋劲太大了,她还是个孩子啊!她怎么可能勾引北亦宸,连个孩子你都信不过了吗?

    “你这小丫头!”

    叶皖卿一时间竟有些无语,她怎么就小气了,瞧一瞧你自己的模样,就算你不故意勾人,但眉眼间媚眼如丝,是个男人都忍不住。

    “让她去实战一场也行,增添一些实战经验,多磨练一下。”

    北亦宸徐徐的道:“将她养成一朵花虽然不错,但以后免不了会吃亏。”

    “你……”叶皖卿微微蹙眉,最终没有再说什么,点头道:“就让她去打一场,反正我们是稳赢的。”

    “好耶,北大哥你最好啦!”

    素玄冰的俏脸上满是欣喜,道:“北大哥,你蹲下来。”

    “啊!”

    北亦宸的剑眉轻皱,有些不解,但还是听话的蹲下了。

    素玄冰只有他蹲下来高,像个瓷娃娃。

    “吧唧!”

    素玄冰在北亦宸的侧脸亲了一口,笑着道:“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她全然没注意到,叶皖卿的脸色瞬间黑了。

    北亦宸抬手摸了摸被素玄冰亲的侧脸,无奈的笑了笑。

    叶皖卿小嘴嘟着,这些妖精都想来抢她的北亦宸,她太难了。

    诸葛瑾走上台,解说道:“现在就剩九天玄宫与流煌山,最后的胜利者,可以挑战天宗,拔得头筹的宗教,可以领取奖励。”

    “玄宫上场的是素玄冰,这个小女孩竟然还未筑基,真看不懂九天玄宫的人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们认为,这是稳赢的局面吗?”

    “所以,输一场也没关系。

    如果素玄冰输了,其他人就必须赢。

    当然,他们也可以派一人出来,单挑全场。”

    流煌山方向,罗伊人的眸光森然,道:“思雨姐,让我去战这个小婢女。”

    素玄冰是叶皖卿的婢女,深得叶皖卿与北亦宸的疼爱,若是能将素玄冰击杀,那两个狗男女一定会士气受损。

    到时候,以铁血手段将他们给解决了,她一定要为李纯飞复仇。

    “嗯。”

    林思雨并未反驳,既然罗伊人想挑事,那就让她去挑事,正好可以给九天玄宫的人造成一些阻碍。

    素玄冰只有一米五高,她穿着公主裙,不施粉黛,一双琉璃大眼闪烁,像是皓月一样,圣洁无双。

    “你现在跪下绕着武侯台爬两三圈,我就放过你,如何?”

    罗伊人踏上武侯台,淡然的扫视全场,顺带朝叶皖卿投了个挑衅的眼神。

    既然叶皖卿不上场,那就先拿素玄冰开刀。

    “真想给你一面镜子,让你时刻看看你丑陋的嘴脸。”

    素玄冰淡漠道:“你想踩着我上位,让自己有愉悦感,说实话,很愚蠢。”

    “虽然我还没有筑基,但我自认为,将你击败,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很容易……”罗伊人的脸色阴沉如水,眸中杀芒更盛了,这个小婢女刚才说什么,击败她,很容易做到。

    这简直就是茅房里点灯,找死。

    “小婢女,你真的和那个小贱人一样讨厌。”

    罗伊人冷声道:“今天,你既然撞见我了,那就认命吧!”

    “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谁都救不了你。”

    罗伊人的修为不弱,抬手轻拍储物袋,直接取出一把长剑,这把剑通体流淌金光,上面镌刻着赤色神纹,是一件高级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