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林阳夏幽安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七章 你不能走
    “没想到居然是林神医大驾光临!真是失敬失敬!”岛主回过神来,立刻上前抱拳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林神医的大名,早已传遍整个华国,忘忧岛的人自然也有所耳闻。

    实际上忘忧岛主已经决定前往江城求见这位大名鼎鼎的神医,但不曾想,这位神医居然自己登门,而且还是岛上弟子的兄长。

    这对忘忧岛而言,可是好事啊。

    不过一瞬间,忘忧岛主已是有了想法!

    “有传闻言,林神医在不久之前,击败了司马世家的司马朔方,将其天骄令夺来,许多人还不信,今日看来,这是真的!”血岩赞叹道。

    “林神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是啊,如此年轻,竟有天骄令,成为天骄,还有震惊中外的神奇医术,如此天才,非同凡响啊!”

    一众长老们也纷纷点头赞叹。

    “岛主,若是说对方是林神医,咱们需要尽全力争取他,最好不要交恶,若是我岛有两位天骄助阵,这大会我忘忧岛还不得叱咤风云,横扫天下?”三长老楚肃走上前,压低了嗓音道。

    “不错。”忘忧岛主点头“两尊天骄,前所未有,相信没哪个势族能够有我们这般实力!大会完全可以由我们主宰!”

    想到这,忘忧岛主直接挥手大喊“统统住手!”

    那些还围着林阳的忘忧岛弟子们纷纷退散开来,齐朝忘忧岛主看去。

    至于鸢女,也就是梁玄媚,此刻是怔怔的看着林阳,小脑袋瓜子一片空白。

    天骄!

    自己的这位干哥哥居然是天骄!

    疯了!

    她感觉自己是彻底疯掉了。

    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

    整个身子仿佛都快不属于自己了!

    如此说来,她这一家子出了位天骄!

    天呐!

    有天骄做靠山,别说忘忧岛了,整个燕京,又有谁敢欺负他们?

    梁玄媚紧捂着小嘴儿,香肩抖个不停,眼角更是有泪溢出。

    “玄媚,你怎么了?”林阳侧首,奇怪的问。

    “没没什么”梁玄媚暗暗擦了擦眼角的泪,低声说道。

    “你放心,我会平安的把你带回燕京的,干妈很想你,你如果能够平安回去,她肯定会很高兴的。”林阳淡笑道。

    梁玄媚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忘忧岛主从高台上走了下来,面带微笑的走向林阳。

    身份一亮,忘忧岛主的态度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的旋转。

    “没想到鸢女的兄长居然就是传说中的林神医,真叫人意外,哈哈哈,林神医,咱们真是不打不相识啊,既然如此,那这理应是一场误会!”忘忧岛主笑道。

    “所以说,我可以带着我的妹妹离开这里吧?”林阳平静的问。

    “可以,当然可以。”忘忧岛主淡笑道“我可以立刻安排船只送你们出岛!”

    “如此,那就多谢岛主了。”

    林阳道。

    “不必客气,既然林神医也贵为天骄,那本岛主又怎会去得罪天骄呢?”忘忧岛主笑道。

    “岛主!”

    四长老面露悲怆,看着忘忧岛主。

    他的怀里还抱着张子祥的尸体。

    许多弟子的眼里也都是不甘。

    但没有办法。

    这可是天骄啊!

    忘忧岛主可以为了血长枫可以放弃鸢女,自然也能为了林阳而放弃张子祥。

    果不其然,只听忘忧岛主侧首低喝“试练会延期一日,马上去安排,设宴款待林天骄!”

    周围人张了张嘴,只能无奈一叹。

    可在这时,林阳突然捏出了一枚银针。

    “忘忧岛主,贵岛弟子张子祥多次羞辱吾妹,按理来讲,我杀他是不过分的,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他一命,但他这身武学,就算是我给他的惩罚吧!”

    声音一落,林阳突然手指一弹。

    嗖!

    银针瞬间飞了出去,直接刺进了张子祥的咽喉处。

    顷刻间。

    噗咚!

    张子祥的身躯就像是触电了般,猛地跳动了一下。

    随后,他的心脏与呼吸竟是恢复了过来。

    “活了!活过来了!”

    “天呐,这张师兄居然起死回生了?”

    “简直是神了!”

    周遭的人全部惊呼出声。

    四长老也是一脸惊诧,难以置信的看着张子祥。

    “把他带下去休养吧,一年之后,应该能下床,但武功不会再有了。”林阳平静道。

    “快,快把子祥带下去!”四长老激动道。

    旁边的弟子立刻是手忙脚乱的把张子祥抬下去。

    送走了张子祥,四长老是心情复杂,可还是上了前,对林阳抱拳作揖“多谢林天骄!”

    “不必客气。”林阳淡道。

    “哈哈哈哈,林天骄这一手起死回生的医术,简直是令人惊绝啊!今天可是开了眼界了,来来来,林天骄,请随我入席吧,您既然要走了,这一场,就算是本岛主为您办的送行酒!”忘忧岛主哈哈大笑道。

    “岛主,多谢你的美意,我还有要事要办,这送行酒就不必了,可以的话,帮我们安排一艘快船吧,我想尽快把我的妹妹送回燕京。”林阳平静道。

    他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忘忧岛主这顿酒宴的意图是什么,无非是拉拢自己。

    但像忘忧岛主这样纯粹的利己主义者,他是没有多大兴趣的,能远离则远离。

    忘忧岛主一听,笑容僵了几分。

    “林天骄,我知道我们之前可能有点误会但现在误会都已经解除了,只是喝顿酒,聊聊天而已,急着回燕京也不急这么点时间啊。”

    “岛主,改日吧。”

    林阳再三拒绝。

    “这罢了,既然林天骄如此,那本岛主也不挽留了。”忘忧岛主叹了口气,也不再强求。

    他知道,这种事情急不来的,而且忘忧岛待梁玄媚也不咋样,林阳会有抵触心理也是理所应当的。

    “既然如此,二长老!”

    “在!”

    “速速为林天骄备船!”

    “是!”

    血岩点头,便是转身。

    但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喝声传开。

    “慢着!”

    这话一落,人们皆愕。

    却是见人群裂开,血长枫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站在了林阳的跟前。

    “你还不能走!”

    nvshendechaojizhuix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