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赘婿 > 《寒门赘婿》正文 第七章喝酒打架
    龙飞今天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他奶奶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罗家入赘五年,做牛做马,讨脸买笑,最终落得连一只狗都不如。

    龙飞郁闷到了极点,内心的怒火也积压到了极点。

    龙飞冲出罗家,在中州城的大街上狂奔。

    他要找到发泄怒火的对象,他要把五年来的羞辱痛痛快快发泄出来。

    酒吧,是最好发泄的地方。

    借酒浇愁吗!

    龙飞找到一处叫刀疤刘的酒吧,刀疤刘酒吧里喝酒的人不多。

    这刀疤刘酒吧,龙飞平日常来。吧台小姐都认识这个中州富豪的寒门赘婿,知道他在罗家的低贱地位。

    所以,看见龙飞进来,都不正眼瞧他。

    龙飞的废柴身份,窝囊废形象,在刀疤刘酒吧里是公开的秘密。

    人倒楣时,喝口水也塞牙。

    龙飞今天可是倒楣到了极点。

    “吧台小姐,来瓶酒。”龙飞带着一肚子对罗家人,对罗颖的火气,进了刀疤刘酒吧。

    龙飞嚷嚷道。

    “你叫我什么?”坐吧台的是一个打扮得十分妖艳的美女,吊带裙,透明露点,涂着口红,一看就不是正经货色。

    “叫你小姐啊,怎么啦?”龙飞向妖艳美女说道。

    “你敢叫我小姐?你笑我是侍候你们男人的鸡。呸,你才是鸭子呢!”妖艳美女一下子就怒目圆瞪。

    冲龙飞吼道。

    碰见鬼了,进来想喝杯酒解闷,怎么的,又惹上一身骚。

    龙飞也是郁闷,平日到刀疤刘酒吧来喝酒,不都是叫吧台小姐吗?难不成,今天不能叫小姐了,这里的规矩改了。

    “怎么,刚才我叫错了吗?酒吧不准叫小姐了吗?”龙飞问妖艳美女。

    “我看你是来讨打的,是不?本小姐是你这个上门赘婿,窝囊废男人叫的吗?”妖艳美女冲龙飞啐道。

    “你认识我?”龙飞问。

    “哈哈,你这个盛发公司的勤杂工,只会帮老婆倒水洗脚的窝囊男人。在中州谁人不知,那个不晓。今天还有脸皮来刀疤刘酒巴喝酒?出去,出去,这里不欢迎你这种窝囊废。”

    妖艳美女一脸的不屑,对龙飞极尽挖苦之能事。

    草你妈,你这个做鸡的吧台小姐也敢嗤笑我。

    我龙飞的尊严到哪里去了。

    龙飞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来刀疤刘洒巴喝酒,都让吧台女瞧不起。

    这龙飞的脸面往哪里搁。

    龙飞在中州的窝囊废赘婿,已经名声在外,大名鼎鼎。

    今天,龙飞要发飚了,他无路可退,无路可走。

    “小姐,请叫你们经理过来,给我赔礼道歉!”龙飞一脸凶相。

    揪住那个妖艳的吧台美女的衣领,厉声说。

    “你有资格让我们酒吧经理见你吗?我们酒吧经理为什么,要向你这个窝囊废,赔礼道歉?”

    妖艳美女没把龙飞放在眼里。

    “就凭你刚才侮辱我龙飞的人格,你必须向我道歉。我龙飞做人的原则是:好男不跟女斗,伸手不打女人。我可以不和你斗,不打你。但对你们经理我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龙飞冲妖艳女人暴喝道。

    病猫变老虎,发起威来,让人毛骨悚然。

    积压了五年怒火的龙飞,正愁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妖艳美女撞到网里了。

    “去不去,小姐,我再问一句。”

    龙飞抓位妖艳美女的头发再次问了一句。

    “不去。你这种窝囊废不配我们经理道歉。”

    妖艳美女嘴巴还挺硬的,被龙飞揪住头发还嘴硬。

    “你想逼老子动手,是不?”龙飞怒喝道。

    “你这种怕老婆的窝囊废,敢在我们酒吧撒野,你有这个胆吗?”

    今天,这个酒吧的妖艳美女,是不是和龙飞有仇啊。

    硬是杠上了。

    “砰”龙飞将妖艳美女扔到一张吧台上,妖艳美女砸在吧台上发出一声巨响。

    “哎哟,痛死我了。”妖艳美女发出尖叫声。

    “砰,”“砰,”“砰”龙飞象一头发怒的雄狮,在哑巴里大砸一气。

    “住手,谁敢在我刘疤子的酒吧里撒野?不想活了吗?”

    一声暴喝。

    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人,从哑巴经理室走了出来。

    “刘经理,有人砸场子,还打伤了我。”妖艳美女迅速从地上爬起身,向刀疤脸告状。

    “王艳,是谁啊?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砸我刘疤子的场子。”

    刀疤脸问那个叫王艳的妖艳美女道。

    “盛发公司的废物赘婿,今天不知那根神经不对劲,一进酒吧就骂我是做鸡的小姐。”

    王艳又是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

    我草,又碰上一个吴妈式的人物,龙飞也真是醉了。

    “他妈的,骂我女朋友是做鸡的,不想活了。”

    刀疤脸边骂边朝龙飞挥拳打过来。

    “嗵”一拳打在龙飞脸上。血呼啦一下,从鼻孔里流了出来。

    “罗家的窝囊废赘婿,没用的东西。在罗家象细狗一样,躲到毛丛里。想来刀疤刘酒吧,撒野,没门。”

    刀疤刘的拳头雨点般地落下来。

    刀疤刘,叫刘刀林,酒巴经理,中州地下世界的把头之一,素以凶狠,好斗,打架出名。

    龙飞碰到刘刀林手下,怕是见不到多少便宜,挨骂,受侮辱也就算了。

    偏偏挨了打,还进了局子。

    屋漏偏遭连夜雨,乘船又遇打头风。

    阿龙倒楣到家了。

    刀疤刘酒巴有人报了警,龙飞和刘刀林,王艳因为聚众闹事,打架,被警方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