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赘婿 > 《寒门赘婿》正文 第二十六章受到羞辱
    龙飞先用林媛的银行卡刷卡交了十万元治疗费,办好手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医院才将奄奄一息的龙富贵推进了急救室抢救。

    “哥,我爸有救了,有救了。”

    龙巧高兴地对龙飞说。

    “有救了,龙巧,爸爸养活我们多不容易啊。今天,我要是救不回他,这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啊。”

    龙飞说。

    “哥,你刚才从哪里弄来了十万元钱的。是罗颖嫂嫂给你的吗?”

    龙巧抹去脸上的泪水问龙飞。

    “罗颖,你嫂嫂,她会借十万元给我,给我们的爸爸治病?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龙飞一提罗颖就来气,刚才要她送一下她都不肯定来,还会拿出十万元来给龙富贵治病,做梦吧。

    “哥,我也晓得罗颖嫂嫂瞧不起你这个寒门赘婿,更瞧不起我们这个贫寒的家庭。早几天,我去罗家别墅找你,想找嫂嫂借点大学学费。都被嫂嫂轰了出来,她看不起我们啊。”

    龙巧委屈地对龙飞说。

    “我知道了,龙巧妹子,谁叫我们生活在贫寒人家,谁叫我是豪门罗家的寒门赘婿呢?是哥对不起你。”

    龙飞对他妹妹说。

    “哥,我不怪你。你在罗家当寒门赘婿,不容易啊。我的大学学费和爸这次治病的钱,我去打工慢慢去赚,去还。”

    龙巧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很懂事地对她哥说。

    “龙巧,爸这次治病的钱,无论花多少,我也不要你出一分钱。你上大学的学费,哥会帮你准备。”

    龙飞说。

    “哥,你在罗家啥地位都没有,在盛发公司就是一个勤杂工。罗颖嫂嫂又对你卡得那么紧,你到哪里去弄钱啊。罗家人那么势利,防你如防贼,算了,还是我自己打工去凑吧。”

    龙巧说的话句句在理,罗家人对她哥是什么样的眼光看待,她岂能不知道。

    “龙巧,你在急救室门口等爸出来,我还要为爸办住院手续去。”

    龙飞突然想起刚才,他爷爷龙文强给他的金卡,在医院刷不了卡,他要去问问那个收费员到底是什么原因。

    “嗯,哥,你去吧。”龙巧嗯了一声。

    龙飞和林媛又复来到医院一楼交费处。

    “同志,请问一下,刚才我那张金卡为什么不能刷。”

    龙飞礼貌地问刚才那位女收费员。

    “我刚才说了可以刷卡,只是我想问你这张金卡,是从哪里偷来的?你这种人怎么会有华夏首富的金卡?我们对你有怀疑。所以,不能让你刷金卡。”

    医院里面那个女收费员冷漠地对龙飞说,她把龙飞当小偷了。

    草你妈,把我龙飞当什么人了?当贼看待了。

    阿龙受到如此羞辱,气得满脸通红,要不是隔着一扇玻璃,他就伸手要打人了。

    “同志,你刚才说我是什么?”

    龙飞脸红红地问。

    “小偷,我问你手里的金卡,是从哪里偷来的?我刚才还想报警,叫警察来抓你呢?”

    窗口女收费员对阿龙不屑一顾地说。

    “奶奶的,你骂我是小偷。你说什么不好,说我是贼。我要砸碎你的脑袋。”

    龙飞气得一拳砸在那扇玻璃上。

    “砰。”阿龙用力过猛,将玻璃砸碎了。

    “哗啦。”玻璃掉地的声音。

    一块碎玻璃砸在那个女收费员的脚上,划了一道口子,血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打人了,打人了。保安,保安,快来抓住他。”

    那被砸伤的女收费员痛得大喊。

    医院外面,迅速冲进来几个彪形大汉,一下子就把龙飞扑倒在地,正要拳打脚踢时。

    医院里的院长刚好从一楼经过,他连忙过来问女收费员是怎么回事。

    女收费员见院长来了,就把刚才和龙飞发生争吵的过程,反映给他听。

    “金卡,什么金卡?”医院院长问收费员。

    “院长,是一张华厦豪帝集团总裁的专用金卡。”女收费员说。

    “华厦豪帝总裁的专用金卡,这个年轻人怎么会有他的金卡?待我来问问他。”院长说。

    “放开这个年轻人。”医院院长对那几个彪形大汉说。

    那几个彪形大汉见院长发话,连忙放了龙飞。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你身上的金卡是怎么回事?”院长问龙飞。

    “我叫龙飞,我身上的金卡是有人送给我用的。我不是什么小偷,更不是刚才那位同志说的贼。”龙飞愤怒地说。

    “年轻人,有话好说,别动不动就砸玻璃吗?我问你,你和华厦豪帝集团总裁是什么关系?”院长问龙飞。

    “这个,你有必要知道吗?我今天拿着金卡是刷卡救我养父的。刚才这位同志不仅不刷,而且说这张金卡是我偷来的,你说气不气人。”

    龙飞对院长说。

    “年轻人,我是这医院里的院长。我们医院工作人员发现你持有华厦首富的金卡,有权力对你表示怀疑,有权力拒绝你用使金卡刷卡。”

    院长说。

    “院长,你们医院工作人员素质太差了,她不刷金卡可以,但她为什么骂我是小偷,是贼呢?这不是在当面羞辱我吗?”

    龙飞火气未消地说。

    “年轻人,我们的工作人员骂人是不对,可你也不能砸我们医院的公共财务啊。你现在不告诉我,你和华夏首富的关系,我们就报警,把你交给警方去处理。”

    院长对龙飞说。

    “院长,你真想要知道我的身份吗?”

    龙飞问。

    “是的。”院长说。

    “那好,你去打这个电话就好了。”

    龙飞把华夏豪帝集团总经理裘万财的电话号码交给院长。

    “年轻人,你给我这个电话号码干啥?难道还要我亲自打吗?”

    院长问龙飞。

    “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是吗?想问我的金卡是从哪里来的吗?想知道我和华夏首富的关系吗?你打这个电话过去问问,不就就知道了吗?”

    龙飞说。

    “哎嗬,你这个年轻人的口气还不小啊。”

    院长拿起龙飞给他的电话号码,摇摇头道。然后去他的院长办公室打电话去了。

    此时,医院里许多人听说有人持有华夏首富的金卡,都过来看热闹。

    看这个持金卡的人是那路神仙,到底和华夏首富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