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赘婿 > 《寒门赘婿》正文 第二十九章教训
    龙飞从医院忙完养父龙富贵治病住院的事,又去了一趟养父母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再回到罗家别墅时,已经是下半夜了。

    “吴妈,开门。吴妈,开门。”

    龙飞使劲地捶着罗家别墅的大门。

    可别墅那扇钢铁大门,仿佛有隔音效果似的。

    无论龙飞怎么喊,怎么捶,就是不见保姆吴妈出来开门。

    这保姆吴妈是不是睡死了,这么重的捶门声她会听不到?吵都吵醒她了。龙飞边捶门边想。

    其实,吴妈早就被龙飞喊醒了,她是装睡,故意不出来开别墅的大门。

    你龙飞不是骂我吴妈是罗家别墅里的一条狗吗?我今晚就不把你放进来,让你到别墅外面睡阶基,气死你。

    吴妈是在和龙飞制气,一个保姆竟敢把罗家赘婿关在别墅外面,这也太胆大包天,太目中无人吧。

    龙飞虽然是寒门入赘的女婿,不受罗家人待见。可他怎么的,也算是罗家别墅的主人吧。

    吴妈算什么?一个洗洗刷刷,打扫卫生的佣人而已,怎么可以骑在主人头上拉屎拉尿呢?

    龙飞在外面捶门,喊门。

    吴妈却把两只耳朵用棉球塞住,干脆不听龙飞的喊叫声。

    “谁啊?”

    别墅里面传来林影的问话声。

    ”林影,是我,开门。”

    龙飞喊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一个开门的人。

    “龙飞,你在外面喊开门,吴妈怎么不起床开门哪。大门钥匙在吴妈手里,我帮你喊下她。”

    林影在里面说。

    “吴妈,请你起来开一下别墅大门,龙飞在外面回来了。”

    林影敲保姆吴妈的房门。

    吴妈这回不敢再装睡了,慌忙把耳朵里的棉球拿出来,起床开门出来问:“谁啊?深更半夜的还在别墅外面。”

    吴妈,你就装吧,真不知道外面喊开门的人是龙飞?林影看见吴妈出来,心想。

    “是龙飞在外面,他喊你开门,你难道就没有听见?”林影问。

    “这深更半夜的还不归屋,谁知道他在外面干什么坏事。我就不起床开门。”

    吴妈心里瞧不起龙飞和林影,说话也就没有一点分寸。

    “吴妈,你不开门,你这就不对了。把钥匙给我,我来开门。”

    林影脸色难看地对吴妈说。

    “给,你去开吧。”

    吴妈没好气地把别墅大门钥匙扔给林影。

    林影拿着大门钥匙,快步去打开别墅的大门。

    “吴妈,你耳聋了是不?我在外面叫了半小时,你身都起不一下,你想把我关在别墅外睡阶基是不?”

    龙飞怒气冲冲地走进罗家别墅,大声质问吴妈。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大少爷深更半夜回来,睡过头了。”

    吴妈见龙飞发火,知道硬顶肯定没好果子吃,便装聋作哑,说自己睡过头了。

    “吴妈,你是睡过头了吗?我看你是存心不想开门,存心不让我进来,你什么意思?”

    龙飞不依不挠,一个保姆根本就不把罗家的主人放在眼里,这还得了。

    龙飞知道,今晚吴妈是故意不开门,是在生那天骂她是一条狗的气。

    这个罗家的佣人,竟敢耍龙飞了。不给她颜色,将来还会变本加利,更加肆无忌惮。

    龙飞决定放弃好男不跟女斗,伸手不打女人的信条。

    龙飞攥着拳手,要对势利保姆吴妈动手了。他要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的吴妈。

    “龙飞,我今晚就不开门放你进来。就是要把你关在罗家别墅的门外,让你做狗,替罗家看守大门,怎么的?”

    吴妈真是敢仗着女主子王淑英的势,压根就不把寒门赘婿放在眼里,说话的口气就是在骂龙飞。

    吴妈是在指槡骂槐,她是在变相地骂龙飞是罗家豪门里的一条狗。

    吴妈忒胆大了。

    无耻,一个佣人胆敢骂主人是狗,还想活不?

    果然,忍无可忍的龙飞终于出手了。

    “啪!”一拳打在吴妈的脸上。

    “哎哟,龙飞,你敢打我,我向女主人告你状去。”

    吴妈见龙飞真敢打她,威胁要去女主人王淑英那里告状。

    “吴妈,我知道你是仗着王淑英的势,在我和林影头上拉屎拉尿。过去,我们在罗家别墅没地位,任由你们欺负。但是,从现在起,我告诉你,这罗家别墅的真正主人是我,其他人靠边站。”

    龙飞教训吴妈后,一字一句地警告吴妈。

    “一个寒门赘婿,想当罗家别墅的主人。哈哈,龙飞,你是在异想天开吧。”

    吴妈好象忘了脸上的疼痛,觉得龙飞是在异想天开,哈哈笑了起来。

    “吴妈,今晚,我给你一个警告。在罗家别仗势欺人,别不知道自已是什么身份。你只是一个佣人,一个保姆,就是罗家别墅里,一条任意使唤的哈巴狗。”

    龙飞见吴妈还不知道自已的身份,干脆说得明明白白,我就骂你是罗家别墅里的一条狗。

    “龙飞,你今晚骂我,打我。我明天告诉罗家女主人,看她怎么收拾你这个窝囊废赘婿。”

    吴妈嘴硬地说。

    “可以,吴妈。你可以把今晚发生的一切如实告诉你的女主人,包括我打你,骂你。但是,你要如实反映,不能搬弄是非。否则,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龙飞握着拳头对吴妈说。

    刚才龙飞打吴妈一幕,林影全部看在眼里。

    龙飞这一掌,打得真解气,真解恨。

    林影在罗家也差不多生活了四年,她比龙飞晚结婚一年。

    她和罗彬的婚事也是罗盛发钦定的,罗影的姑母林晓莉在盛发公司当总裁秘书。

    林晓莉看中了罗家的财产,看中了盛发公司的实力,就把把亲侄女林影介绍到盛发公司财务部上班。

    然后,让罗盛发钦定罗彬和林影的婚事。

    岂料,寒门来的林影根本不受罗彬的待见,没有爱情的婚姻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嫁进了罗家豪门的林影,成了罗彬家暴对象。

    林影怨姑母林晓莉把她推进火炕,林晓莉那里知道豪门深似海呢,后悔都来不及。

    林影在罗家豪门不仅受够老公罗彬无休无止的家暴,而且受够势利婆婆的冷眼讽刺,更是受尽保姆吴妈的白眼嘲笑。

    今晚,龙飞这一记重拳打出了,他和林影这几年在罗家别墅,所受的所有窝囊气。

    从今晚开始,这罗家豪门真的要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