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寒门赘婿 > 《寒门赘婿》正文 第三十章恶人先告状
    龙飞窝了一肚子火,教训一下吴妈后,才回到他和罗颖的房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罗颖在床上半睡半醒,她还在生龙飞的气。

    怪龙飞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回罗家别墅,为什么要去医院救那个穷化子养父。

    “龙飞,你还回我们罗家别墅干什么?你有那个穷化子养父就行哪,还要我这个老婆干什么?你出去。”

    罗颖见龙飞推门进来,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怒叱道。

    “罗颖,你说什么?”

    龙飞刚和势利保姆吴妈斗气,肚子里的火气还没有消除。一回到房里又被老婆罗颖怒斥,火气就腾地上来。

    “说什么?说你不应该去救你那个穷化子养父。龙飞,你都入赘罗家五年,怎么还和那个寒门家庭不断根啊?”

    罗颖瞧不起龙飞的寒门家庭,瞧不起龙飞的穷化子养父母。

    五年来,罗颖不准龙飞回养父母家,不准他救济养父母。

    罗颖把龙飞的经济卡得死死的,龙飞身上没一毛钱,连电动车都买不起,就别想去支援贫寒如洗的养父母家了。

    “我为什么要和我的养父母断根?罗颖。没有养父母把我养大成人,我龙飞能有今天吗?”

    龙飞口气很硬。

    “有今天,有今天,你养父母养出这样的窝囊废?寒门家庭里养出你这种没出息的人,哼。”

    罗颖冷笑。

    “罗颖,你可以侮辱我,耻笑我。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的养父母。我警告你,下次我不希望再听到你侮辱我养父母的话,听懂了没有!!!”

    龙飞加重了语气。

    “哎嗬,龙飞。翅膀长硬了是不?去了一趟医院,回了一趟那个穷化子家。回来就学会冲你老婆发火了啊,你还想想翻天不成?哎,哎。”

    罗颖第一次见龙飞动怒,生气。

    这可是龙飞入赘罗家五年,服侍罗颖从不敢打半点折扣,唯命定从,服服贴贴。今晚是怎么哪?罗颖有有点想不明白。

    “罗颖,我告诉你。我养父罗富贵今天在医院差点死了。就因为你不肯送我去医院,耽误了时间。后来,要不是医院院长亲自帮我养父做手术,才把我养父从死亡线救回来。我这么晚回来,你不仅不问,还动不动就骂他们是穷化子。罗颖,我问你,我养父母多了你什么事?你把他们当仇人一样。”

    龙飞对罗颖的冷漠已经看透了,他质问罗颖。

    “我就看不起他们的穷酸样?死了更好。”

    罗颖颖冷冷地说。

    “罗颖,你太冷漠无情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也有父母亲吧,我养父母穷是穷,但这不是他们的错。我来自贫寒人家,到你们罗家当上门女婿,这不是我养父母的错。你为什么要这么恨他们?”

    龙飞连连质问罗颖。

    “龙飞,你少在我的房间里质问我。这是我们罗家,你是上门赘婿,没有说话的份。再说,你给滚出去,到别墅外面睡阶基,去当罗家别墅的看门狗。”

    罗颖被龙飞质问得火气来了,大声吼道。

    喔靠,罗家人的德性都是一样。怪不得连保姆都敢说龙飞,敢把龙飞关在别墅门外。

    龙飞刚才和保姆吴妈制气,内心的火气还没消,现在罗颖又让他滚,让他去罗家别墅外睡阶基,当看门狗。

    龙飞被压抑了五年的怨气。

    “腾”地一下冲了上来。

    “砰”

    罗颖梳妆台上的一面豪华镜子,被龙飞砸了一个稀巴烂。

    “哗啦”

    玻璃碎了一地。

    “龙飞,你干什么?你干什么?这面梳妆台镜子可是上万啊,”

    罗颖嚎叫道,扑上来就要打龙飞。

    可手还没有伸出来,就被龙飞抓住了。

    “罗颖,心疼啦。我养父都快要死了,你不心疼。砸烂你一面镜子,你就心疼啊,割你的肉了,是吗?”

    龙飞已经象一头雄狮一样发怒,只是他今晚不想动手再打女人,才把罗颖最喜欢的梳妆台砸烂,砸得她心疼。

    “变天,真变天了。龙飞,你变了,变得让我不认识。”

    罗颖望着满脸怒气的龙飞,望着象雄狮一样的龙飞,感觉完全不认识似的。

    昨天,龙飞还温柔得象一只绵羊,在罗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今晚是怎么回事。绵羊变雄狮,这龙飞到底是什么人?

    真如闺蜜朱莉,王莹对罗颖所说的:这龙飞值得怀疑,他是在罗颖面前故意装傻,故意装逼。龙飞一定有问题,罗颖想。

    ……

    “罗颖,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你们让别墅里的人还要不要睡觉?”

    罗家别墅的女主人王淑英和保姆吴妈,来到罗颖的房门外大声地问。

    “妈,你来的正好。龙飞,今天在罗家别墅翻天了,他竟然动手砸东西,打人了。”

    罗颖见她妈来了,立即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

    “是啊,龙飞他想在罗家别墅翻天了。他今晚一回来,就打了我一拳,还骂我是狗,警告我要学会做人啊。”吴妈立即对王淑英说。

    “龙飞,你这个窝囊废,你想在我们罗家翻天是不?那天,你和林影想私奔,被吴妈拦住,你骂她是狗。今晚,你不仅用拳头打他,而且又骂她是狗。你想干什么?我问你。”

    王淑英拉着一张老脸,冷冷地问龙飞。

    这个王淑英,不知道为什么?对龙飞,这么看不顺眼?

    老俗话:丈母娘看见郎,屁股不挨床。这个王淑英丈母娘对龙飞这个寒门赘婿,就是看不顺眼。

    冷潮热讽不说,还和女儿罗颖一个鼻孔出气,变着法子折磨龙飞。

    她们这样对待龙飞,连保姆吴妈也跟着学样,学会恶人先告状。

    “没想干什么?我只想要在罗家别墅,挣回我这个寒门赘婿,应该获得的地位和尊严。我龙飞是一个人,是你们罗家的赘婿。不是一个佣人,不是一个保姆,不是一条狗。知道吗?”

    龙飞义正辞言地,对他的势利眼丈母娘说。

    “哎,哎,龙飞。你也不屙泡尿照照自已有几斤有两。你有什么本事?要在我们罗家豪门里做人。”

    王淑英冷笑道。

    王淑英太势利,太冷漠,太无情,对龙飞做的太过份了。

    看来不把自已的真实身份亮出来,是压不住眼前这三个沆瀣一气的势利女人,龙飞想。

    龙飞决定亮出自已,华夏豪帝集团总裁龙文强嫡亲孙子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