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 > 章节目录 第1029章 宝贝,要怎么办呢25
    然而,这次慕容夫人伤人的话还没说出口,一声痛哼,百里绯月眼前一黑,虽然没晕过去,那窒息般的疼痛让她靠坐都已经不稳,整个人没有骨头一样一头往前栽了下去!

    没栽到地上,慕容朔接住了她,所以她栽到了他怀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慕容夫人眼中从来就没看过百里绯月,哪怕这人是她儿子的徒弟。

    在她眼里,百里绯月也和慕容朔身边那些让她看不起的,不喜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西月皇帝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反应。

    一直听话站在一边的东方卿,哪怕是因为慕容夫人突然出现,情况又发生巨大转变的都没第一时间过来的东方卿,沉静的眼眸中终于有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抱着百里绯月,慕容朔笑了声,“宝贝儿真可怜……”哪怕这样席地而坐,衣衫上还沾得有自己吐出的血,也是说不出恣意风华。

    百里绯月能隐约感受到听到看到周围的人的反应。

    但她意识已经很模糊了,也没力气骂自己这个狗师父了。

    “七皇子,她就要死了,你愿意不愿意救她呢。”她为何中毒的戏码也开始上演。

    东方卿抿唇,在没半点犹豫走过去。

    “你赢了。”他狠不过他,他无法坐视不理。

    “老七!”西月皇帝难得带了威压的喊了一声,意图制止。

    “父皇,凌婧儿臣一定会救。”

    慕容夫人最开始并不知道什么状况,转而问了西月皇帝,西月皇帝简略给她说了一遍。慕容夫人还没听完,看向慕容朔的目光已然是多看一眼都觉得脏污。

    “七皇子,你千万不要上他的当,你父皇说得没错,这孽障的确居心不良。他给自己徒弟下药,却逼你损伤身体来解毒,就是认准你放不下这个女人……”

    这还不止,慕容夫人陡然想起了什么,“七皇子,的确不用你救!再是什么奇毒,再是什么无药可救的毒,这孽障都可以解!”

    见东方卿已经走了过去,她迫不及待说明,“他修习过一种特殊的功法,可以逼出任何毒!”

    她了解东方卿,知道他这样的性子,一定不会打消想法。她恨恨的盯着慕容朔,“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心思歹毒的妖物……为了算计自己的血脉手足,舍了你自己的徒弟这不算什么,但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这样来算计他……”

    “慕容夫人。”东方卿都听不下去了。

    然而他才喊了一个称呼,慕容夫人宽他心道,“七皇子,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生下这样作孽的妖物,我不会让他的毒计得逞,来伤害你的……”

    她闭了闭眼,下定了决心。

    忍着眼中的憎恶和恶心看向慕容朔,完全是陌生人毫无干系的淡漠,“这一切都该了结了。我也受够了。是我生了你,你不是一直也厌恶生成我的孩子么。今日,你就把你的命还给我吧,我们也就两清了。”

    “当然,母子一场,看在你徒弟是七皇子血亲妹妹的份上,我和你父亲一样,也会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抱着你徒弟一起死,要么你死之前替你徒弟解毒,让她活。”

    百里绯月意识已经模糊得坚持不住了。

    最后的一点点残余知觉里,她隐约感觉到抱着自己的男人大笑起来,笑声猖狂不屑,淡了三千世界。

    而后,男人的手指逗猫一样戏谑又无奈的轻捏了下她的脸,“怎么办呢,宝贝儿。”

    百里绯月彻底失去意识前,嘴唇动了动,也不知道到底发出声音没有。

    她想说的是:师父,不要信他们!

    西域圣教圣尊这样的人,不是随便下毒的,他是真的邪性真的狠,他下的毒说只有什么解法就只有什么解法。哪怕百里绯月再相信他,她也明白,肯定只有说的那种解法。

    强制解,以师父的能力的确可以。

    但她太明白,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她也从来不觉得慕容夫人和西月皇帝怎么说,师父就会真的落到那样的下场。

    但,若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强制给她解身上这样厉害的毒,哪怕他在有异于常人的身体。到时候,短时间内即便是一个幼童,也能杀了他啊!

    到时候,就真的失去了反击能力了啊!

    她彻底昏了过去。

    看见抱着他的男人毫不犹豫旁若无人的就地就开始给她逼毒,殿院内突然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清楚。

    这一幕,对在场西月皇帝等人的冲击和震撼实在太大了。

    虽然慕容夫人那样说,但西月皇帝,不仅西月皇帝,即便是东方卿都没觉得慕容朔真的会用自己的命,毫无顾忌去救百里绯月的命!

    此刻,西月皇帝瞳孔微不可察的紧缩,慕容朔这样的人,竟然真的会在意一个人的生死!

    慕容夫人淡漠厌恶的眼底也满是不可置信。

    但她理智回笼得也快,“夫君,我已在圣教周围安排好了人。”转而吩咐随行的丫鬟,“让人动手。”

    慕容世家啊,西月国数百年富可敌国的存在啊。

    怎会只有钱!

    她来之前其实早就下定了决心,带了数万好手。

    现在这些人早已把整个圣教团团围住!

    那丫鬟领命,就要下去。

    “慕容夫人,”东方卿有些嘶哑的开口,“兄长是你儿子,亲生儿子。”

    面对他,慕容夫人脸上多了几分柔和,“七皇子,他不配做你的兄长。世上也没有这样的兄长。”又温柔道,“夫君的子女都是我的子女,你也是我的儿子。”

    东方卿嘴唇动了动,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的一言一行,那边的慕容朔自然能听见。

    但他不能停下,更不能分心。

    哪怕被打断一点点,百里绯月就性命不保。

    慕容夫人也是猜到这点,看明白这点,才能这样毫不避忌的下命令。

    而外面慕容夫人的人自然不是服装整齐大大咧咧来的。

    他们全部普通西域人的打扮,现在圣教别说周围,就是整个圣城都挤满了水泄不通赶往圣教的各种信徒和别有用心的人,或者单纯看热闹的人。

    慕容夫人的人围了圣教,外面那些真的信徒之类的人根本看不出半点区别,也不知道这所谓的圣地或许很快就会变成人间炼狱。

    他们不知道,那些陆陆续续继续赶往圣教的信徒也不知道。

    与此同时,就在离圣教二十来里左右距离的地方。

    在来来往往挤得进出都困难的人群中,慕青拽着苏衍拼命朝前挤。

    眼睛眨都不眨盯着前面一些的东方卿一行人。

    她可不能在跟丢了,从圣教离开没多久她就跟丢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