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秦立十年忍辱负重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五章 何惧之有?
    “爸你也真是,你的病又不是一般的人能看的,这种小医院的医生,你怎么能随便用!万一给你看出个好歹来,一个个又赔不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高宇阳冷冷的瞥了眼秦立:“听到没有?以后不用再来了!”

    “小阳!”高海天皱眉,“怎么说话的,秦立不是这个医院的随便小医生!”

    “不是这个医院的?”高宇阳一愣,当即脸色阴沉下来,“不是这个医院的,那岂不是个路边的小摊小贩医馆吗?”

    “这种更不能要!”

    高宇阳说着,冲着秦立摆手:“赶紧离开,别等我出手赶你!”

    秦立低头将银针放到银针袋子里。

    高海天见二人误会,赶紧解释:“小阳,你听我说。”

    “爸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懂!一定这个垃圾医生,说自己什么有灵丹妙药,包治百病!肯定是这样,爸你可怜他,才让他给你看病的吧!”

    “但是爸你要知道,你自己的命可是比这种垃圾的命值钱多了!”

    高宇阳欲说,好像煞有其事一般,高海天听着听着脸色阴沉下来。

    而那白大褂这次上前一步,笑道:“小阳也是为了伯父你好。”

    白大褂年纪看起来三十岁不到,当即就将随手带着的医药箱打开。

    从里面拿出听诊器:“伯父,我先给你看看吧。”

    说着,他就在高宇阳的示意下,给高海天听诊。

    “放心吧,伯父,以我的实力,你这种小病不在话下。”

    他看了眼秦立,上下打量一眼,冷笑摇头。

    这位高伯父也是的,什么人都敢让进来这里。

    秦立从头到尾冷眼想看,高海天的脸色他看在眼里。

    可以看出来高海天想要解释,但这高宇阳明显的是一直不相信高海天的话。

    笃定了他秦立就是个要饭的,高海天让他进来,是可怜他。

    白大褂信誓旦旦的开口,但是这听诊器一下去,他便脸色一变。

    不对啊……

    这伯父的情况不容乐观啊。

    他收起听诊器,有些尴尬。

    “怎么样?是不是现在已经好了?”高宇阳问白大褂。

    “我……”白大褂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心律不齐,隐有衰败之色。”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白大褂一听,当即脸色一变:“对!”他应了一声,才发现不对劲。

    谁在说话?

    他瞬间转头,便看到一旁被他们嗤笑的垃圾青年,眼睛冰冷。

    “你怎么还没滚,刚刚不是让你走了!你胡说什么,什么衰败之色!”高宇阳骤然大喊,“滚出去!”

    秦立摇头:“高总的儿子,可真是性格火爆。既然高总有人治疗,那我秦立便离开了。”

    话落,秦立直接转身就走。

    刘妈看在眼里,气愤不已却也不敢说话。

    高海天脸色僵硬,他不忍心责怪儿子,就将秦立冷落在了一旁。

    而此刻,看到这白大褂的样子,他才想起自己的这病,根本无人能治疗,若不是秦立的话,他连现在的情况都不如!

    当即高海天脸色有些苍白,思及秦立连王家都敢挑战,他这才醒悟过来。

    眼前这秦立可不是听话的羔羊!

    “早就该走了!”高宇阳摇头,冷冷的看了眼秦立的背影。

    而后看向白大褂:“怎么样?有办法吧?”

    白大褂傻眼了:“我……伯父的病有点难。”

    “秦兄弟留步!”高海天打断白大褂二人的话,当即开口,“秦先生留步!”

    高宇阳一愣:“我的天,爸你还留那人做什么!”

    “你给我闭嘴!”高海天突然大喊,“进来就嚷嚷不停!你以为我的病是怎么好的?你以为你带来的人比我以前请的医生号多少?”

    高宇阳愣了,怎么突然发火了?

    “秦先生,我这刚刚被儿子来了的惊喜吓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给你配个不是。”高海天赶紧开口。

    秦立脚步一顿:“高总说笑了,您是万金之躯,我这垃圾怎敢配让您喊先生呢。”

    高海天脸色有些僵硬。

    高宇阳这也才发现事情不简单,猛地皱眉看向秦立:“什么意思?”

    刘妈看不下去,上前一步道:“少爷,这位秦先生,是给老爷看病的医生,老爷好转,也是因为他的原因。”

    “今天,本来是秦医生给老爷针灸的最后一次,这一次完了老爷就能恢复了,没想到少爷你突然带人过来。”

    “老爷定是不好拒绝你,冷落了秦医生。而少爷你……又说这种话辱骂秦医生……”

    刘妈说着便低下头,有些事情点到为止,说多了惹人烦。

    高宇阳闻言愣了一下,旋即大笑出声:“他?看我爸?还好转了?谁信!”

    他冷笑一声,看向高海天,却发现高海天脸色严肃。

    当即他心中咯噔一声:“真的?”

    高海天眸子冰冷:“你容我解释过一句吗?让你的朋友离开吧,我这里有秦医生足够了。”

    秦立却摇头,面容冰冷:“高总,我秦立可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软柿子。”

    高海天尴尬不已,刚要说什么。

    高宇阳登时脸色一沉:“什么玩意,你能看好我爸的病以为自己有多牛逼吗?我爸让你给他看病那是你的荣幸!你什么意思?”

    “你要是敢不看,你看我怎么弄死你!”

    “高宇阳!”高海天差点被气死,“你给我滚出去!”

    “秦先生不要与小阳一般见识,这小子被我惯坏了!实在是抱歉!”

    秦立看了眼高宇阳,缓缓挑眉,若不是为了和尚子风的赌约,他早就离开了。

    高宇阳却根本没听高海天的话,上前就来抓秦立:“看得起你,你该荣幸!还在这里摆谱子!”

    他出手就去抓秦立的衣领,想要将秦立给推出去。

    秦立眼眸一寒,这人是高总的儿子,他刚刚一忍再忍。

    可再一再二不再三!

    砰!

    骤然,秦立手掌一转,一巴掌就拍在了高宇阳的肩膀上。

    怦然一声,高宇阳直接砸在了病房的门上!

    高海天愣了,高宇阳登时脸色阴沉:“你特么的敢打我!”

    “我只说一句话。”秦立皱眉,“想要你父亲活的时间长,就现在离开,否则我不介意和你练练手脚,而这病我也不会再管。”

    “小阳,关上门出去等着!”高海天皱眉,心中也有些惊吓,他可是看到转播秦立将王国兴给打重伤的样子。

    若是秦立出手,高宇阳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高宇阳被打懵了,看高海天着实生气的样子,赶紧起身走出去。

    直到病房门被关上,他才反应过来:“妈的,老子为什么要怕他!”

    他刚要再度闯进去,眼角就透过玻璃,看到高海天冲秦立鞠躬道歉的样子。

    当下,他紧皱眉头,咬牙站在原地。

    “好,那我就看看,你怎么治!”

    秦立这边给高总走了一遍针灸,再次留下丹药:“今日就可以恢复,丹药是给你巩固用的。”

    秦立话刚说完,门便被打开:“今日就可以恢复?”

    高宇阳冷笑:“小子,我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神棍,忽悠着我父亲相信你!”

    秦立皱眉,不想与这高宇阳废话:“是否恢复,去检查一遍不就知道了?何必在这里废话?”

    高宇阳脸色一僵,当即大怒:“好!若是我父亲检查出来,有一丁点的毛病,我就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刘妈,去喊医生,做全身检查!”

    高宇阳盯着秦立,眼中满是不屑。

    当天下午,一下午的时间秦立就站在病房不离开,与高宇阳对视。

    二人一直等到高海天的报告出来,这才走出房门去接报告。

    高宇阳将报告拿来,就看向秦立:“你记得我说的话就行。”

    秦立笑了,他何惧之有?他都确定恢复了,那就一定是恢复了。

    高宇阳冷哼着低头去看报告,原本不屑的脸色,逐渐的愈加愣怔。

    直到最后,他彻底浑身僵硬,而后猛地看向秦立。

    “恢复了吗?”秦立道。

    高宇阳咽了口吐沫,没有回答。

    秦立见此点头:“看来恢复了,既然恢复了就好。”他转头看向病房内的高海天,“麻烦高总通知一下尚子风,约他来一下这个医院。”

    “当日的赌约,他需要呈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