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香兰再三保证会把事情办好后,两人这才一块离开屋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婶子,商量好了?”

    太公笑道,看的出来,他很有耐心,也很懂人性。

    但是林家的十几个亲戚却是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虎视眈眈的看向李香兰。

    “香兰,借不借钱,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啊。”

    “是啊,我还得回家做饭那,你们家现在是有钱了,如果看不起我们这帮穷亲戚,直接说一句,我们绝不张这口。”

    “香兰,就一句话,借还是不借?”

    林海涛刚想出头说借,却被李香兰一个眼神制止。

    李香兰站在人群中说道“我先谢谢诸位以前对海涛的照顾,这钱,我们肯定借。”

    太公一听李香兰借钱,顿时开怀大笑,林家十几个亲戚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不少。

    “还是他婶子明事理。”林太公笑道,然后安抚林家的十几个亲戚坐下,不要把气氛弄的太僵。

    李香兰等众人坐下后,这才看向太公,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太公,这钱我们应下了,但是我们还得管诗瑶也得跟女婿说一声,太公您看这么行不行?能否让各家给我们打个借条?”

    李香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样子,把借钱是孙子的模样,演绎到了极致。

    因为她也知道,这些亲戚长辈们得罪不起,但是借钱的事情,也不能永远无休止的下去。

    她已经做好了这钱不要的打算,但是为了防止众人再借钱,她得要有借条,免得被大家说有钱了就看不起穷亲戚。

    林家的十几个亲戚一听要借条,差点没炸了,他们本来就是准备来抢钱的,怎么愿意留下把柄呢!

    太公闷哼一声,阻止了众人的口舌。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就按婶子说的办,谁家如果不想借钱,就滚回县城去。”太公看向李香兰抱拳说道,李香兰能想到的,他这位人精岂能想不到?

    能捞一笔就不错了,还真想把林诗瑶当提款机啊,在这他八十几年的人生阅历告中,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太公都发话了,林家的十几个亲戚纷纷打下了借条,这时林巧再也等不了了,她这个大姑子压根没把李香兰放在眼里,她准备直接找林海涛要钱。

    “海涛,小亢谈女朋友了,”林巧说道。

    林海涛先是一愣,旋即大喜,他一直把林亢当成亲儿子看,林亢能谈女朋友,他这个舅舅发自内心的高兴。

    “好事啊。”林海涛兴奋的说道。

    林巧生气地说道“好个屁,城里的花销大着呢,就我们家小亢的那点工资,都不够给人家买一个包的,姐把你养这么大,该到你报答姐这一家的时候了。”

    林海涛深深的看了一眼李香兰,见到了她的鼓励,他才敢问出口,他们两口子都已经做好林巧狮子大开口的心理准备了。

    “姐,应该的,你说个数。”林海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林巧冷冷一笑,说出了一个天文数字“不多不多,你给我一个亿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