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别怕,你是我楚雄的儿子,你应该无所畏惧,在你的人生道路商会有很多磨难,你怕这湖水,它们就会像那些嘲笑你欺负你的同学一样继续欺负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孩子记住,不要怕,我会永远在你的身后保佑你的。”

    “你若不怕,那么他们便如这湖水,一拳可破。”

    嘭嘭嘭,说着楚雄还在说中挥舞了几拳,道道水花溅在了小楚天骄的身上,他更加觉得跳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那一年,小楚天骄在小学被几个男同学欺负,打的鼻青脸肿后,楚天骄带他做的第一次事,那便是下湖游泳。

    他没有像其他父亲那般,先是带楚天骄去找老师,找家长,或者去医院,而是教会了楚天骄,做人应该无所畏惧,要有一颗勇敢的心。

    那番说辞后,楚雄把楚天骄一个人抛下,独自游向了湖对岸。

    漫天的风雪打在了他一个人身上,他想跑,四处无路白茫茫一片,他甚至记不得来时的路,他想穿衣服,但是衣服早已被楚雄带走。

    十分钟,小楚天骄浑身赤条条的站在天寒地冻中,整整十分钟,他觉得自己都快冻成冰棍,他才勇敢的用小脚丫碰了一下湖水,楚天骄至今还记得那时的惊喜。

    “水竟然是热的…”

    他这才勇敢的抱起楚雄留下的泳圈,跳入了湖面中……

    就在楚天骄陷入回忆中的时候,两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手挽手走在湖畔。

    她们一进入便吸引了不少年轻男子的注意,但是没人敢上前去打招呼。

    因为这一周他们已经在这种级别的美女前,连续碰鼻多次,早就心灰意冷了。

    “雅雅,这江川市也太破了吧,咱们是到江流市找工作,干嘛不直接住到江流市去。”苏芬没好气的说道。

    李雅苦笑道,“江流市的房租太贵,我们哪里承担的起啊,新市快成立了,公交也方便。”

    苏芬有点不爽,但她知道李雅说的是对的。

    如今新市即将成立,两地房租飞涨,江流市的房租根本不是她们两个女人能承当的起的。

    就算她们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所交的房租也只是在帮房东打工。

    “雅雅,你跟贾飞还有联系吗?”苏芬问道。

    李雅的俏脸瞬间暗淡了下来,贾飞正是他前夫。

    “都过去了……咦,那边有个人好像要跳湖啊,咱们快过去看看。”

    李雅咦了一声,赶忙奔跑了过去,苏芬才没有那么多爱心,但看在李雅的份上,只能跟了过去。

    “你没事吧?”李雅走近柔声的问道。

    楚天骄猛的从小时候的光阴中回过神来,因为李雅的声线跟林诗瑶的声线有几分相似,他错将李雅当了她,回头一把就将她抱住。

    “诗瑶,是你吗?”

    楚天骄贪婪的呼吸了下空气说道。

    李雅突然间被抱住,愣了一愣,当场傻成了原地,她原本只是想过来看看楚天骄是不是要跳湖,谁能想到回头他就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熊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