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风不知我爱你厉沉溪舒窈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怎么对得起她?
    第二百五十八章怎么对得起她?

    短时间的吃惊,韩采苓神色大乱,可以用怒不可遏来形容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努力强颜欢笑的在台上敷衍了两句,跟着经理下台进了餐厅,一直安奈着的怒火瞬间爆发,“到底怎么弄的?主厨做的西点呢?不是提前二十分钟就都做好了吗?怎么会弄丢了!”

    经理吓得魂飞魄散,垂头不断解释,“我们都找过了啊,真的没了!总共二十种,其中十二种都是主厨的最新设计,这是第一次公开,我们也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很小心的,但是”

    “废物!就二十个餐盘都看不住吗?”韩采苓一边训斥着一边怒气冲冲的往后厨走。

    厨房这边也乱成了一锅粥,不少人都在因为丢了的新品而犯愁,有人寻找,有人推卸责任,各执一词,吵闹喧哗,却在韩采苓进来的一刹那,都安静了下来。

    在确定丢失的二十道西点确实难以找回后,韩采苓只能深吸口气,和颜悦色的敲门进了主厨的休息室。

    这位主厨名气极大,很多家中外餐厅都争相重金雇佣,这次能赏脸来她餐厅,也是看在厉沉溪的面子上。

    就算有再大的怒气,也不能对主厨发泄,毕竟,弄丢了餐点,也不是主厨的责任。

    韩采苓沉吟了数秒,确定自己情绪缓和好了,才敲开了门,“布朗先生,您看这个”

    不等她话说完,布朗克诺早已猜到她想说什么,直接抬手打断了,“本来出了这种事,与我无关的,但我和沉溪是多年好友,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尽量帮你想想办法吧!”

    主厨如此说了,韩采苓除了感谢,也再无他法。

    后厨紧锣密鼓的再次投入繁忙的工作之中,争分夺秒,韩采苓也赶去前面应付众人,还有翘首以盼多时的媒体,无暇再顾及其他。

    厉沉溪在简单的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后回到餐厅,却发现厉政坐过的地方空了,凛然的视线绕场一周,也没发现儿子的身影。

    而此时黄毅也从后面过来,看到他就快走了几步,小声说,“厉董,小少爷在停车场呢!”

    厉沉溪点了点头。

    这孩子,这几年一直和韩采苓关系不和,甚至是水火不容,但厉政城府极深,小小年纪却情绪掌控极好,不喜的人,敬而远之,喜欢的人,也不过分亲近。

    这些处世之道,厉沉溪都从未教过,但这孩子竟然就会,还真是天赋啊!

    他看了下时间,承诺儿子一个小时的,也马上就到了,就和随行的人知会了一声,又让过琳转告韩采苓一声,自己带着黄毅阔步从餐厅后门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

    本以为厉政早已坐在车中等着他了,没想到,走到近处时,竟然看到了惊奇的一幕。

    厉政一身笔挺的小西装革履的,却半蹲在地上,他的面前,坐着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小男孩,怀里抱着几样西点,吃的津津有味。

    小男孩长得蛮可爱的,白嫩的肌肤,眉眼清秀,轮廓中还透着一丝的英气,犹如黑曜石般的大眼睛,骨碌骨碌乱转,吃东西的样子,憨态可掬,嘴巴边沾了不少奶油,更显得可爱了。

    只是这孩子穿的很普通,还略微有些脏了,狼吞虎咽的样子,好像饿了很久似的。

    黄毅正想上前说话,却被厉沉溪拦下了,他静静的观察了片刻,这孩子,怎么都不像流浪儿童,但却总给人一种莫名的奇怪之感,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他一时也说不出来。

    小男孩一边吃着,小手一边拿出两块蛋糕,递给厉政,“大哥哥,你吃!”

    一直以来,厉政吃东西可是很挑剔的,家里那么多山珍海味都不吃,却在此时,对小男孩递送上来的蛋糕起了兴趣,伸手就接了下来,还说句谢谢!

    俩孩子就蹲在那里,吃的不亦乐乎。

    黄毅和厉沉溪站在不远处,几乎都看愣了。

    “大哥哥,今天都谢你,不然我肯定被他们抓住了!”小男孩吃的差不多了,被厉政拉着手站起身。

    厉政却说,“没事,只是你为什么要偷东西吃?你爸爸妈妈不带你来餐厅吃饭吗?”

    提到了爸爸妈妈,小男孩瞬间低下了头,一脸哀默的样子,像是触及了极大的隐晦问题。

    厉政预感到了什么,连忙道歉,“啊,我不该问的,抱歉抱歉!”

    小男孩马上又扬起了头,对着他微微一笑,“没事,大哥哥你是好人,这块点心,就送给你吧!”

    “”

    厉政看着他递送上来的一块点心,略显尴尬的接下了。

    厉沉溪和黄毅迈步过来,厉政也看见了两人,和小男孩挥手告别,正要上车,却想到了什么,“对了,小弟弟,你叫什么呀?”

    “丢丢!”

    “”

    厉政无措,这个名字

    只是厉沉溪很纳闷,回程的路上,一向闷闷不乐的厉政,却突然望着手里的那块点心,不知道想着什么,笑了。

    竟然笑了!

    他看着儿子难得浮现的笑脸,一时间只觉得百感交集,要知道,这小子自从五年前他妈妈离开以后,哭闹了多久,整天缠着他询问,妈妈是不是不要他了

    厉政慢慢的拿起蛋糕,一口口的吃了。

    等黄毅再注意时,一块蛋糕,都被厉政吃下了肚,弄得黄毅也愣住了,错愕的视线看向厉沉溪,俩人面面相觑,表示不理解。

    当天下午,厉沉溪并没有食言,带着儿子去打高尔夫,翌日,又亲自送政儿去上学。

    厉政已经八岁了,去年开始就上了小学,成绩也是极好的,可能真是遗传基因的强大缘故,小小年纪却头脑异常聪明,刚上一年学,就已经将小学全部课本知识都掌握,确实是个小天才。

    这几年,厉沉溪不管多忙,每天都会按时送儿子去学校,从当初的幼儿园,到现在的小学,多年如一日,从未改变。

    本以为这一天也如往常一般,却不曾想,这一天,成了厉沉溪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

    黄毅慌忙跑进办公室时,他还在和副总谈事,看到黄毅那张惊慌失措的脸时,他就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厉董,不好了,小少爷他”

    提及儿子,厉沉溪当即呼吸一窒,猛地站了起来,“政儿怎么了?”

    “小少爷在学校发生了意外,刚刚学校老师打来了电话,人送医院去了!”黄毅说。

    闻讯,历来处变不惊,对任何事都可以从容面对的厉沉溪,却在刹那间,手中的钢笔吧嗒一声坠落在地。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时,看到的,只是厉政浑身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被推进了手术室,巨大的门将所有人隔绝在外,不得入内。

    到底发生多大的意外,能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必须要被推上手术台治疗呢?

    厉沉溪完全不敢想象,悲伤和无措如巨大的浪潮,瞬间朝着他扑面而来。

    他曾答应过那个女人,一定会好好照顾儿子,如果政儿出事,他又怎么能对得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