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清风不知我爱你厉沉溪舒窈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四章 你这么招男人喜欢啊?
    第四百三十四章你这么招男人喜欢啊?

    舒窈醒来以后,又在马尼拉这边休养了一个星期,确定身体好转无恙后,才离开了医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重新踏上行程,这一次,她目标明确,就是要找到江济生,可谓是新仇旧怨挤压在一起,绝对要和那个男人当面说清楚。

    只是当务之急,却有个首要的问题摆在了眼前

    江济生早就离开了马尼拉,还未到他的一个月度假期限,那么,他现在会在哪里呢?

    临离开医院前夕,舒窈脑部后面的伤口拆了线,但却还需要定期换药和包扎,所以她及腰的长发,不得不剪断,变成了垂肩的中短发,本身发质还有点微卷,蓬松的感觉,显得清爽,干练,透着成熟的魅力无穷。

    在医院住了十六天,对于舒窈来说,可谓是好难熬,回到了酒店,她马上要做的,就是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

    因为脑后的伤口还没有彻底愈合,不能沾水,所以洗澡前,她特别为自己准备了一个小浴帽,戴上以后,再尽情的享受沐浴。

    舒舒服服的泡澡结束,裹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首先进入眼帘的,就是摆放在茶几桌上的两个礼品袋。

    她好奇的走过去,打开,发现是一套精致的女装,款式和颜色都是她喜欢的,一侧的购物袋中是内衣,拿出来一看,尺码也刚刚好。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东西是谁准备的,只不过时至今天,他还能做到如此,还真是平静的心底还有些波荡。

    最关键的,这些衣服都不是今天才准备的,全部都水洗和消毒过,能嗅到上面一阵淡淡的洗衣液味道,馥郁的薰衣草花香,出奇的好闻。

    她犹豫了下,还是拿进了房间,换上以后在镜子前看了看,浅灰色的一步裙,浅色的衬衫和外套,职业风中透着一丝的闲适,拘谨中又不失性感,能看出选衣服的人品味不俗。

    舒窈微微的勾了下唇,从卧房里走出,就看到了厉沉溪高大颀长的身影,斜身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走出来,欣赏的目光打量着她的衣服,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很漂亮!”

    突然被他这么夸奖,舒窈平静的脸上,略微起了一丝微恙,也没计较这个话题,只是走过去坐下后,小声说了句,“谢谢。”

    “哦?你在说什么?”他佯装没听见。

    舒窈看向他,“你听见了!”

    “嗯?什么听见了?”

    她怏怏地扬起了下巴,“没听见,我也不重复了!”

    厉沉溪隐隐勾了下唇,靠在那里,点了支烟,“都说了,你是我孩子的母亲,又是我前妻,不管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无需道谢。”

    看吧!他果然是听到了。

    “但是我并不是你的责任,这次你救了我,道谢还是必要的。”她声音不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恍若和他客气一下,都有些不习惯。

    或者应该来说,是不适应吧!

    亦或者更准确一点,是不好意思。

    “你觉得你不是就不是了?我觉得你是,你就是!”厉沉溪一本正经的,样子十分认真,俊逸的脸上叼着烟,浑身的痞气染满周身。

    舒窈皱眉,“你这都是你的想法,不要把你的思想强加于人,好不好!”

    “强加于人?我有在勉强你吗?”他吐了口烟圈,微笑的样子粲然。

    她深吸口气,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没有勉强我吗?”

    “哪里勉强了?”他反倒还有些发懵,仔细想想,又解释说,“你看,这次你出事,是你主动打电话向我借钱的吧?你说让我汇入一个账户,但就算我汇了,那些绑匪会老实的放了你吗?还不如我亲自过来,解决掉他们呢!”

    “拜托,那些绑匪也不是你解决的,好不好!”舒窈记得很清楚,那些手下都是那个为首的男人亲自解决掉的,剩下他一个时,也是警察亲自动手的。

    厉沉溪却淡然一笑,“那是因为没把我惹急了!何况,我当时也不确定他伤害了你呀!”

    “不然呢?”她反问。

    “不然”厉沉溪拉长了声音,修长如玉的手指夹着香烟,邪魅的视线灼灼的扫向她,更显魅惑的嗓音轻道,“你觉得呢?我会怎么对待那些畜生?”

    畜生?

    用这个词形容,有点过火了吧!

    看出了她眸中的一丝异样,厉沉溪马上就说,“该不会是和那些绑匪相处了两天,对他们心软了?”

    旋即,他也猜到了什么,“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那个叫陆门的男人想带走你,你对他”

    话还没等说完,舒窈就极快的出口打断了他,“胡说什么呢?”

    她是哪种随便就能喜欢上一个人的女人吗?

    舒窈只是觉得那个男人,和那一伙绑匪虽然罪大恶极,但应该不至于死,最起码也应该是被抓以后,由法律来制裁他们。

    算了,反正也都死了,唯一活着的那个瘦猴估计也会被判数十年的,还想这些都是没用的。

    “不过,我也很好奇,陆门竟然能喜欢上你,还破坏规矩的想要带你离开”

    不惜为了她,残忍的杀了自己所有的手下,这个叫陆门的男人,可是在这一带,让警方非常头疼的团伙组织,这回能一举歼灭,也算对当地人造福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厉沉溪幽深的目光沉浮,唇边逐渐泛起的笑容,也透着意欲不明,“原来,你竟然这么招男人喜欢呢!”

    “”

    舒窈脸色尴尬,她也不是故意的好不好!

    不过仔细一想,原来那个男人叫陆门啊,听名字和长相,好像也是国内人,毕竟还认识林墨白的。

    已经过世了,就不在那么重要了。

    她看出了厉沉溪眸色中的复杂,深吸口气,舒窈话锋一转,又说,“是啊,我也很吃惊呢!原来我这么招人喜欢呀!”

    看她那一副欣喜的样子,厉沉溪脸色微沉,“你高兴什么?”

    “为什么不能高兴呢?这是对我相貌和品行的一种肯定呀!不然为什么那么狠心嗜血的绑匪,都能对我一见倾心?”

    她完全一副故意的样子,就想气他。

    厉沉溪还真对她的表情信以为真,皱眉冷声道,“你没听说过吗?红颜多薄命!红颜祸水呀!”

    “祸水?那都是迷信罢了!现在可是一个看脸的世界,长得漂亮的女人,到了哪里都受人欢迎!”

    舒窈牙尖嘴利,一句句还击,弄得厉沉溪反倒不知该说什么了。

    她想了想,又补充说,“差点忘了,你为了我在这边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你的未婚妻韩小姐,不会因此吃醋吧?”

    他俊朗的眉宇间折痕瞬起,“你希望她吃醋?”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不要因为我,再打翻了韩小姐的醋坛子,以免后果不堪设想。”她笑盈盈的,靠在那里姿态优雅。

    厉沉溪却彻底无语,这个女人,和她争论,自己完全就占下风啊!

    他深吸口气,“好吧!为了让我的未婚妻不生气吃醋,所以,我还是先走吧!”

    舒窈没再说话,看着他起身漫步向外,自己仍旧端坐在那里,安静的一动不动。

    “只是,我好不容易调查到了江董的去处,本来还想着好心的告诉你一声,既然看你这样,想来你也能有自己的途径和方法吧!我还是省了这份好心了!”他忽然说。

    舒窈眸色一闪,下意识的连忙站起身,“都说好人做到底,送佛就要送到西,既然厉董考虑的如此全面,我又岂有不领情的道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