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剑道第一仙》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三年之期
    明天?

    景行、锦葵等人一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早知道师尊会启程前往星空深处,可当得知明天师尊就将离开,一众弟子依旧难免有些措手不及。

    “说多少次了,又非生死离别,无须为此烦忧。”

    苏奕笑了笑。

    接下来,他一一叮嘱了景行等人一些事情。

    上次转世重生,事出仓促,以至于酿下许多波折和惨祸。

    这一次,苏奕自不会重蹈覆辙。

    “我以往搜集的那些宝物,绝大多数都已派不上用场,就全部留给你们了。”

    苏奕吩咐道,“这件事,由景行来掌管。”

    “弟子谨遵师命,定不负师尊所托。”

    景行肃然领命。

    “这三个锦囊,留给锦葵保管。”

    苏奕说着,取出三个锦囊,递给锦葵,“若遇到化解不开的事情,可一一开启锦囊。”

    锦葵连忙收下,道:“师尊放心,弟子定会好好保管。”

    王雀不由好奇道:“师尊,锦囊内究竟藏着什么玄机?”

    苏奕笑了笑,没有解释,只说道:“最好不会派上用场。”

    顿了顿,他对夜落说道:“以后,我那些故友在修行上若遇到问题,就由你来解决。”

    “是!”

    夜落连忙拍胸脯保证。

    苏奕目光看向玄凝,“玄凝,你来帮我守好山门。”

    玄凝神色庄重应下。

    “师尊,那我呢?”

    白意忍不住问。

    “你?”

    苏奕略一斟酌,调侃道,“只要你别闯祸,我便放心了。”

    此话一出,众人都不禁笑起来。

    白意也不禁咧嘴笑了。

    又闲谈片刻,苏奕便让一众弟子离开。

    他自己则独自坐在那,自酌自饮。

    明天就将启程前往星空深处,苏奕内心也泛起久违的波澜。

    融合观主毕生的阅历和记忆,也让苏奕拥有了观主对星空深处的认知和情感。

    观主一生,浪迹百大星界,遨游诸天位面,闯过不知多少秘地,了解不知多少玄机。

    同样,也结下诸般世事因果。

    哪怕闭上眼睛,那一位位曾经的故人身影、一个个曾击败的大敌,一次次生与死之间的历练……过往所有一切,就如走马观花般映现心中。

    那么清晰且熟悉,没有一丝的陌生。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可与人道无二三。

    哪怕他曾是剑镇星空深处的人间观观主,但上一世也曾历经坎坷、波折、磨难。

    那些错过的、遗憾的、悔恨的、怅然的、喜悦的,是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他也不例外。

    往昔种种,皆为前因。

    而今即将启程前往星空深处,注定不可避免会受到这些因果的羁绊。

    不过,苏奕并不排斥和抵触。

    修行之路,本就是一条斩羁绊、破阻挡、逆世伐道的过程。

    若无因果,何来修行?

    此时,苏奕慢慢梳理着往昔的事情,在为自己离开做准备。

    自今世觉醒修行至今,他一路自苍青大陆崛起、于幽冥中证道为皇、重归大荒了断恩仇,直至如今证道为界王,才不过五年时间。

    但这

    五年,于苏奕而言,却弥足珍贵。

    因为每一次突破,就是一个远超前世的蜕变!

    而今梳理过往种种,苏奕也不由感叹,若无轮回,必不会有他苏玄钧今日之造化。

    “谁?”

    忽地,苏奕从沉思中清醒,眉头微皱。

    “咦,才一年不见,你竟变得这般厉害了?”

    一道女子的声音在苏奕洞府外响起。

    苏奕起身,走出洞府,就见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身着灰袍、脚踩芒鞋,面庞覆盖青铜面具,露出一对泛着紫色光泽的眼眸。

    赫然是那个神秘的女枪客!

    但旋即,苏奕就察觉到不对劲,道:“这是你的一道意志法相?”

    “不错。”

    女枪客坦然点头,“前不久,我本打算来找你打架,分一个输赢,不曾想遇到点事情,本尊只能先离开。”

    苏奕心中凛然。

    一道意志法相,竟无声息地闯过太玄洞天的重重禁制,来到了自己的洞府之前!

    这女人真实的道行,又该多强?

    稳了稳心神,道:“那你这次来做什么?”

    “跟你了解一些事情。”

    女枪客道,“一年前,我曾探寻过轮回之秘,并且找到了轮回池,却发现以我的力量,根本无法开启轮回之路,着实出乎我的意料,我想知道,你当初是如何做到的。”

    苏奕反问道:“我若说是自己参悟的,你信吗?”

    女枪客怔了怔,道:“你这是在骂我笨?”

    苏奕:“……”

    女枪客嘀咕道:“算了,轮回虽被视作禁忌,但牵扯的因果太大,我虽然好奇,但也不想沾染这等力量。”

    说着,她抬眼看向苏奕,道:“你可知道诸神契约?”

    苏奕摇头。

    他只清楚,当初秦冲虚横跨时光长河而来时,曾打着诸神契约的名义,言称不允许世间有人再演轮回!

    并且,秦冲虚的那一缕残魂,还曾叫嚣,执掌轮回的他,必将成为诸天神魔的公敌!

    “那你可要小心了。”

    女枪客说道,“轮回的存在,对任何纪元的至强者而言,都称得上是一个禁忌,在以后的岁月中,你怕是会遭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杀劫和麻烦。”

    说着,她眸子中泛起怜悯,“所以,你可别以为执掌轮回有多了不起,它或许能带给你超乎想象的力量,可同样也会给你带来无法想象的灾厄。”

    苏奕挑眉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聊这些?”

    “当然不是。”

    女枪客道,“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担心你万一遭难,我以后还如何报仇雪耻?”

    苏奕略一思忖,就明白过来。

    无疑,女枪客还在为当初同境界对决时,败在自己手中的事情耿耿于怀!

    苏奕淡然道:“放心,我苏某人的命一直很硬。”

    旋即,他话锋一转,道:“趁此机会,能否跟我聊聊诸神契约的事情?”

    女枪客:“想知道?”

    苏奕认真点头:“不错。”

    女枪客抬手指着自己鼻子,“等我本尊回来,你我同境界在对战一场,赢了我,我便告诉你。”

    苏奕:“……”

    看到苏奕那语塞的表情,女枪客唇角勾起一丝笑意,道:“别着急,

    不出三年,我本尊定会回来。”

    “三年?奇怪,怎么都是三年……”

    苏奕眉头微皱,想起那块手骨的主人珞瑶,也曾说三年内会归来!

    女枪客讶然道:“也有人曾跟你谈起,说三年后会归来?”

    苏奕点头,“不错。”

    女枪客明显被勾起好奇心,道:“对方是谁?叫什么名字?是男是女?”

    苏奕心中一动,道:“你若回答我一些问题,我倒不介意跟你聊聊此事。”

    女枪客顿时嗤笑出声,道:“不说就算了,总之,我大概已断定,你说的那人,肯定不属于这东玄域,更有可能不属于这个时代。”

    苏奕眼眸微眯,道:“何以见得?”

    女枪客眨了眨眼睛,道:“天机不可泄露。”

    苏奕:“……”

    他忽地有一种把这女人直接镇压,严刑拷打的冲动。

    就不信从她嘴里撬不出一些秘辛。

    “是不是想动手?你可以试试。”

    女枪客双臂环抱在胸前,下巴微抬,挑衅似的看着苏奕。

    苏奕冷哼道:“我还不屑去欺负一具意志法相,等你本尊回来时,我自会再像上次那般,把你镇压。”

    女枪客:“……”

    她似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画面,漂亮的紫色眼眸泛起羞恼之意,道:“行啊!到时候,就看谁把谁镇压!!”

    语气恶狠狠的。

    苏奕则笑起来,道:“我这人,最不在乎的就是别人的威胁。”

    女枪客胸膛一阵起伏,半响才说道:“那你可一定要好好活着等我回来!”

    说罢,她转身就走。

    但很快,她就又顿足,头也不回道:“三年内,界域战场将重启,一场接引之战就将在其中上演,你若能把握住,就有机会真正从这个时代超脱。”

    说罢,不等苏奕反应,女枪客身影凭空消失不见。

    三年内,界域战场重启!

    接引之战!

    从这个时代超脱?

    苏奕不由动容。

    女枪客临走前这番话,每一句皆藏有不为人知的大玄机!

    “三年内,那疑似成仙的珞瑶会归来,这女枪客的本尊也会重现,就连那消失万古岁月的界域战场也会开启……”

    苏奕自语,“为何这一切都会在三年中上演?这其中,究竟藏着怎样的隐情?”

    思忖半响,苏奕忽地笑了笑,“这星空深处,可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翌日一早。

    天刚破晓,万象生辉。

    太玄洞天山门外。

    以景行为首的一众传人、以及文灵雪、茶锦、宁姒婳等人,皆早已等候在那,为苏奕送行。

    “回去吧。”

    苏奕挥了挥手,便大步而去。

    在他身边,倾绾则显得很不舍,时不时回头,看向文灵雪等人。

    这一次,苏奕要带她前往星空深处,去九天阁走一遭!

    孟长云一直跟随苏奕身后,像个亦步亦趋的老仆。

    很快,在众人目送下,苏奕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天边。

    大荒新历五百零三年,七月十一,夏末。

    玄黄星界新时代的帷幕刚掀起一角,天下风起云涌,被视作当世神话的苏奕则悄然启程,前往星空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