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剑道第一仙》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黑魇风带
    冷寂广袤的星空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叶扁舟正在穿梭前行。

    苏奕懒洋洋坐在船尾,拎着酒壶自饮。

    倾绾乖巧地坐在一侧,漂亮清澈的眸好奇地打量着沿途的景色。

    少女第一次遨游星空之上,那壮阔苍茫的浩瀚星空,带给她极大的震撼。

    船头处,孟长云催动道行,驾驭扁舟飞驰。

    “大人,按照咱们的脚程,不出一个月,当可抵达黑湮界。”

    路上,孟长云笑着说道。

    黑湮界。

    位于一片星空禁区的边缘。

    也被视作是前往星空深处的“渡口”。

    从黑湮界出发,穿过那一片星空禁区,便等于进入星空深处的范围。

    “接下来的路上,称我为公子便可。”

    苏奕随口吩咐道。

    他决定换一个身份,低调行事。

    原因很简单。

    当初在大荒的落星海一战,他横扫来自星空深处的大敌,连杀分别来自画心斋、星河神教、九天阁、太乙道门等巨头势力的多位界王境人物。

    到如今,苏奕敢肯定,星空深处那些顶级势力都早已清楚,他就是观主的转世之身!

    并且,他还执掌着足以让星空深处那些顶级巨头垂涎万分的轮回奥义!

    这等情况下,若再用现在的身份前往星空深处,绝对会像灯塔般惹眼,会引来数之不尽的麻烦和风波。

    苏奕可不想被各种麻烦找上门。

    “以后,我就叫沈牧。”

    苏奕自语。

    沈牧。

    他的第七世,一个天资和底蕴逆天到让观主都自叹弗如的绝代人物。

    观主纵横星空无垠岁月,可凭生所见之辈,在天赋和剑道悟性上,无人可及沈牧!

    此人是天生的剑修,是万千年难得一见的上苍宠儿。

    十五岁那年,顿悟十天十夜,一举证道皇境。

    十七岁那年,历经生死玄关,破境而入界王境。

    二十三岁那年,他已问鼎洞宇境,剑镇登天之路!

    可也在二十三岁,沈牧这样一个旷世绝才,被一个女人害得心境崩碎而亡!

    就连观主,也仅仅只知道,在沈牧已勘破比登天三境更高的那条道途时,心境被毁,突兀毙命。

    具体的死因,或许只有沈牧自己清楚。

    而按照观主所言,他曾怀疑,九天阁掌教,极可能知道一些和沈牧有关的事情!

    并且很可能早已识破,观主便是沈牧的转世之身!

    而今,苏奕之所以带着倾绾一起前往星空深处,就是为了探寻这其中的真相。

    对苏奕而言,无论如何,也必须前往九天阁走一遭。

    原因有三。

    一,倾绾和小天祈本是同一人,她的身世,极可能另藏玄机。

    而这,就是九天阁掌教“送”给自己的一个因果!

    除非他不管倾绾,否则,就必须解决这个因果。

    二,九天阁掌教,疑似知晓沈牧的一些过往。

    而沈牧,则是他的第七世,同样和他有牵连。

    三,前不久,冥王被九天阁掌教派人接走,九天阁掌教还宣称,要在一年内,和苏奕见一面。

    不过,苏奕不会着急前往。

    他已猜出,九天阁掌教似遇到了什么变故,明显沉不住气了,否则,不可能非要

    在一年内就见到自己。

    “沈牧?敢问公子,这名字可有什么说法?”

    孟长云虚心请教。

    “就一个名字而已。”

    苏奕道,“没什么可让你溜须马屁的地方。”

    孟长云:“……”

    他老脸一红,讪讪干笑。

    “仙师,这世上真的有另一个绾儿?”

    倾绾忍不住道。

    苏奕微微颔首,温声道:“别担心,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也不管什么因果,我自会帮你解决。”

    倾绾乖巧地嗯了一声。

    苏奕道:“等抵达黑湮界之后,你就先藏在养魂葫内。”

    少女没有问缘由,便点头答应下来。

    这就是倾绾,乖巧极了。

    轰隆!

    远处星空,涌现一片时光风暴,所过之处,许多星辰四分五裂,化作崩碎的陨石飞溅。

    那恐怖的景象,足可让任何皇境人物胆寒。

    这就是横渡星空的危险。

    这一路上,苏奕他们看似泛舟星海,逍遥自在,实则一路上遇到诸多不可测的灾祸和危险。

    诸如时光风暴、空间断层、星璇乱流等等。

    除此,还有一些被视作星空掠食者的恐怖妖兽,有的体型大如神山,可吞噬星辰,有的成群结队,如若蝗虫大军。

    不过,这一切自然难不住苏奕。

    甚至,根本无须他出手,经验老到的孟长云就足以应对这一切。

    这一次也不例外。

    随着孟长云驾驭扁舟,几个眨眼间,就避开那一道肆虐而来的时光风暴,朝茫茫远处的星空掠去。

    一个月后。

    黑湮界。

    这是一个极为古老的世界位面。

    距离黑湮界远处数万里之遥的地方,则是一片被称作“黑湮风带”的星空禁区。

    从远处眺望,能够清楚看到,那黑湮风带宛如一条黑色长幕,横亘虚空,笼罩四野,它宛如潮汐般起伏,将那片星空完全遮蔽。

    黑湮风带!

    星空中天然的禁区。

    皇者想要横渡这样的区域,绝对有死无生!

    里面不仅有磨蚀修为的黑湮之风,还有诸多不可思议的险地与灾祸,乱象频发,灾祸无穷。

    甚至,还有一些极端危险的星空妖兽,如同一群群嗜血的恶狼,在黑湮风带中游弋。

    哪怕是界王境人物,轻易也不敢硬闯。

    因为黑湮风带极为广阔,横亘数个星界之遥,纵使界王境存在有通天的本事,闯入其中,也会遭遇各种灾祸,九死一生。

    还好。

    每隔一段时间,黑湮风带就会陷入停滞状态,一切灾祸和危险,皆会随之沉寂。

    只要有经验丰富的强者带着,足可横穿过去。

    黑湮界毗邻在黑湮风带一侧,也就成为了前往星空深处的一个赫赫有名的“渡口”。

    过往岁月中,来自其他星空世界的修士,若要前往星空深处,定然都需要经过黑湮界。

    简单来说,黑湮界也可称作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星空驿站。

    不知道有多少修行势力和散修汇聚到此,更有许多商会,带着诸多天南海北的珍贵物资,汇聚在黑湮界进行贸易。

    这也让黑湮界变得无比繁华和热闹。

    这天,苏奕他们乘一叶扁舟而来。

    天青城。

    黑湮界第一大城。

    仅仅城池,便覆盖八千里之地!

    这等规模,都堪比苍青大陆上的一个巨型国度。

    天青城内宗门林立,商会众多,繁华无比。

    据传,天青城内一些顶级势力的背后,各自站着一个星空深处的大势力!

    正因如此,天青城的秩序,相对要太平一些,一般情况下,没人敢闹事。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天青城偶尔也会发生一些血腥杀戮。

    这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若搁在黑魇界其他地方,完全没有秩序和规矩可言,各种血腥肮脏的事情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相对而言,天青城已经是黑魇界难得的太平之地了。

    “每人十块星脉灵晶!”

    天青城城门外,驻守着一支修士队伍,凡是第一次进城者,皆需要购买一块凭证。

    凭此,才可以随意出入天青城。

    所谓星脉灵晶,是从一方星界中诞生的最顶级的灵脉所炼制。

    这等宝物,是星空深处进行交易的硬通货,类似世俗中的钱币。

    大荒天下同样也有类似的宝物,但很少会拿来当货币,原因就是,这等宝物,是皇境人物修行所需的资源。

    “十块星脉灵晶,这已经相当于一株皇级神药的价值了。”

    倾绾小声嘀咕,感觉收费太高了。

    无法想象,仅仅进城的花费就这么多。

    “这是一种筛选的门槛,把一般的修士拒之门外,只有那些来历不凡有身份有地位的角色,才有机会进入城中。”

    孟长云笑呵呵解释道,“若非如此,这天青城就是再大,也无法容纳下那源源不断从其他星空世界而来的修士。”

    说话时,他已自觉地拿出一些星脉灵晶,换了三张出入天青城的凭证。

    “走吧,先找个客栈落脚。”

    苏奕负手于背,迈步走进城门。

    之前的路上,他已观察过,远处星空中的黑魇风带还在运转,没有出现停滞的迹象。

    只能先在黑魇界盘桓一些时日。

    他在证道成为界王境后,一身气息如神物自晦,内敛到极致,若不出手,或主动放出气息,恐怕所有人都会当他是个毫无法力的凡夫俗子,就是界王境角色轻易都看不出来。

    不过,为避免被一些不开眼的小角色寻衅滋事,苏奕还是显露出一丝属于皇境人物的气息。

    如此,足可震慑一些宵小了。

    孟长云更低调,把一身气息都收敛起来,像个老仆般跟在苏奕身旁,敛眉低目,亦步亦趋,似唯恐喧宾夺主,

    倾绾本就是皇者,自不必如此掩饰。

    故而,他们一行人从进入城门那时,虽引起不少修士侧目,但察觉到苏奕和倾绾身上的气息后,这些目光很快就挪开。

    “公子你看。”

    才刚进入城门,倾绾忽地吃惊出声,清澈深邃的明眸睁得很大。

    苏奕抬眼望去,也不由微微挑眉。

    ——

    ps:重度落枕,脖子疼到厌世,上午去医院,医生说无药可救,只能自愈……哭唧唧~

    你们敢信我现在走路,像个横移的门板似的,脖子根本不敢动?

    对了,新一卷开启了,卷名:剑冲星汉三千界,气压古今谁堪敌。

    等落枕好了,金鱼一定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