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剑道第一仙》正文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翻脸
    黑袍老者慢条斯理开口:“你……也是玄黄星界的皇者?”

    他行事谨慎,惊喜之余,察觉苏奕有恃无恐,不免感觉有些反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话时,他朝蟒袍中年和美妇人使了个眼神,让他们暂且莫动。

    道袍老者脸色顿变,催促道:“朋友,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为好,否则,怕是非把自己的性命牵累进来。”

    苏奕一声哂笑,道:“三只蝼蚁罢了,我倒很想他们拥有威胁到我的力量,可惜,他们没有。”

    黑袍老者:“?”

    蟒袍中年脸色一沉,猛地大步上前。

    “蝼蚁?本座倒想试试,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等大话!”

    肃杀冷厉的声音刚响起,蟒袍中年挥刀斩去。

    轰!

    雷霆如瀑,刀气怒卷。

    “小心!”

    道袍老者心中一紧,第一时间欲出手。

    可谁曾想,他肩膀被按住,根本无法动弹。

    同一时间,他目光中看到,身旁的青袍少年屈指一弹。

    砰!

    怒斩而来的刀气爆碎,化作漫天光雨崩散。

    远处,蟒袍中年躯体炸开,灰飞烟灭。

    漫不经心一弹指,抹杀一位玄幽境大圆满皇者!

    全场死寂。

    鸦雀无声。

    道袍老者目瞪口呆,几乎怀疑在做梦。

    这大概……就叫试试就逝世吧?

    豆大的汗珠,从黑袍老者和美妇人额头上冒出,两者神色凝固,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踢到铁板了!

    哐当一声,那一把雷霆战刀跌落在地。

    美妇人浑身一个激灵,转身就逃。

    苏奕打了个响指。

    啪!

    这片天地的周虚力量被禁锢,空间如冻结。

    美妇人的身影,就如黏在蛛网上的虫子,再也无法动弹一丝。

    玄禁奥义。

    诞生于玄黄星界的至高周天规则力量之一。

    执掌此道,一念之间,可让天地化作囚笼,禁锢万物,封印万灵!

    纵使施展空间秘术,也休想逃遁。

    “你你……究竟是谁!?”

    美妇人尖叫,花容失色,俏脸尽是恐惧。

    黑袍老者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手脚发凉。

    到了此时,他哪还不清楚,眼前这看似只有皇境气息的年轻人,实则是一个极端恐怖的存在?

    “你可知道,为何玄黄星界的修士会被针对?”

    苏奕问道。

    美妇人颤声道:“不知道,我可以对天发誓,真的不……”

    砰!

    她身影化作灰烬,消弭一空。

    “你呢?”

    苏奕目光看向黑袍老者。

    这一瞬,黑袍老者都有崩溃之感,嘶声道:“朋友,我们来自飞云楼,你杀了我们,就不怕……”

    苏奕哦了一声,“看来,你也不知道。”

    他意兴阑珊,挥了挥衣袖。

    砰!

    黑袍老者的身影也炸开,像转瞬即逝的血红烟火,灰飞烟灭。

    这一幕幕,让道袍老者不禁下意识揉了揉眼睛,这才敢确信,所见所感并非幻象,而是真的!

    一刹那,他神色变得激动恍惚。

    谈笑间,三位皇者灰飞烟灭!

    这该有何等恐怖的道行,才能拥有如此旷世神威?

    “走吧,找个地方聊聊。”

    苏奕负手于背,朝远处行去。

    倾绾乖巧地跟随其后。

    道袍老者呆了呆,也连忙跟上。

    “老朽越魁举,来自大荒九极玄都,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道袍老者感激出声。

    苏奕心不在焉道:“这笔恩情,记在你派老祖宗头上。”

    道袍老者心中一动,道:“敢问前辈,莫非认得我派老祖?”

    苏奕点了点头,没有解释。

    眼见苏奕不愿多谈,道袍老者识趣地没有多问。

    可旋即,他面露一抹担忧之色,道:“前辈,飞云楼乃是这天青城的顶级势力之一,背后疑似站着星空深处的某个大势力。我们是否该……尽早离开?”

    他看到,苏奕像没事人似的,负手于背,行走街巷之上,似完全不担心被打击报复!

    “无须担心。”

    苏奕道,“该担心的是他们。”

    道袍老者:“……”

    他心中愈发困惑了,眼前这位前辈,究竟是何方神圣,连飞云楼都不放在眼中,强势到如此地步?

    就在道袍老者思绪如飞时,耳畔传来苏奕的声音:“对了,这城中最顶尖的客栈是哪一个?”

    道袍老者下意识回答道:“如意楼!”

    “好,你来带路,就去如意楼。”

    苏奕吩咐道。

    道袍老者暗自咬牙,彻底豁出去似的,再不想其他,道:“前辈请随我来。”

    很快,他们的身影就消失在繁华街巷上。

    而在城门附近,随着黑袍老者、蟒袍中年、美妇人这三位皇者陨落,也是引发一场震动。

    消息几乎第一时间传扬出去。

    飞云楼。

    一座富丽堂皇的殿宇内。

    “回禀大人,效命在我们麾下的涂柏山、永和、银花夫人,皆被人杀害。”

    “那当街示众的二十六名玄黄星界皇者,皆被救走。”

    “凶手,是一个模样年轻的皇者,我们正在安排人手调查此人的身份。”

    一个银袍男子飞快禀报。

    大殿内,红毯铺地,香炉袅袅。

    中央主座上,坐着一个身着红袍,面容妖异俊美的光头男子。

    得知消息,他不慌不忙拿起茶盏轻啜了一口,道:“那凶手如今逃到哪里了?”

    银袍男子摇头道:“回禀大人,凶手……没有逃。”

    “嗯?”

    红袍光头男子一怔,缓缓放下茶盏,轻语道:“来者不善啊!”

    敢在天青城当街杀人,且还不曾逃走,这样的角色,绝非寻常人!

    “如今效命在我们麾下的皇者,共有多少人?”

    红袍光头男子问道。

    银袍男子飞快道:“共计四十九人,其中,有一半在黑湮界其他地方闯荡,目前驻守在城中的,只有十八人。”

    “远远不够。”

    红袍光头男子皱眉,沉吟道,“按你所言,那凶手轻松可镇杀涂柏山三人,必是一个极端强横的角色,他还敢杀人之后留在城中,必是底气十足,有恃无恐……”

    说到这,他做出决断,拿出一块金灿灿的令牌,扔了过去,“你拿着令牌,去联系黑莲门、天星教和千魔宗的掌权者。”

    “就说我需要他们各自调集一批皇者,各家不能少于三十人!修为不能弱于玄幽境!”

    “另外,派人去摸一摸那个凶手的下落和底细,今晚之前,自当了断此事!”

    说到最后,红袍光头男子眸子中泛起一抹妖异的血芒,杀气腾腾。

    “大人,这……是否有些……”

    银袍男子迟疑道。

    “小题大做?不,这次的对手,可不简单,除此,也算是敲山震虎,告诉外界,得罪我飞云楼,有死无生!”

    红袍光头男子说着,端起茶盏,仰头一口饮尽。

    “是!”

    银袍男子领命而去。

    ……

    如意楼,高有千尺,古色古香,号称天青城第一销金窟。

    就是一般的皇境人物,都很难承受在如意楼的花销。

    苏奕自然不缺钱。

    他当初在混沌海猎杀多位界王境人物,不提其他,仅仅是星脉灵晶的数量,就是个天文数字。

    而能享受的时候,苏奕绝对不会亏待自己。

    所以,他花费三千星脉灵晶,要了一套最上乘的客房。

    如意楼的掌柜,是一个浑身尽是成熟风韵的美丽女子,腰肢纤细,胸部高耸,曲线起伏。

    一颦一笑,落落大方,且带着一丝内敛的媚意。

    面对苏奕这样挥金如土的贵客,这位女掌柜眉眼间尽是笑意,亲自把苏奕等人送进了房间,谈吐得体,令人如沐春风。

    “这女人,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

    在那位女掌柜离开后,道袍老者如此评价。

    苏奕不置可否。

    他随意坐在一张软榻上,拎出酒壶,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

    倾绾一袭红裙,美丽动人,清丽如画,立在苏奕身后,轻轻用玉手按捏他的肩膀和脖子,舒服得苏奕眼眸都眯起来。

    道袍老者不禁怔然。

    若非亲眼所见,他都差点怀疑,眼前这青袍少年是个纵情享乐的纨绔子弟。

    简直太会享受了!

    “说说吧,为何要冒死救人?”

    苏奕随口道。

    道袍老者顿时摒弃杂念,把事情娓娓道来。

    其实原因并不复杂,那被当街示众的一众皇者中,有一个是他的生死之交。

    正因如此,道袍老者才会豁出性命去营救。

    很快,道袍老者又谈起飞云楼的事情。

    按照他的说法,今天被苏奕所杀的那三个皇者,应该是依附在飞云楼麾下的角色,而非飞云楼这个势力的强者。

    这种情况在黑魇界很常见。

    过往岁月中,有着许多从其他星空世界前来的皇者,为了能够前往星空深处,大多数会选择依附在类似飞云楼这样的顶级势力麾下。

    若能被飞云楼看中,以后甚至有机会被引荐给星空深处的顶级大势力!

    皇者为何要前往星空深处?

    两个字便可以概括:修行!

    若能得到飞云楼引荐,无疑能更容易得到星空深处某个大势力的青睐和认可!

    正因如此,飞云楼麾下,依附着大量的皇者。

    在天青城其他一些顶级势力中,也同样如此。

    得知这些,苏奕不禁嗤笑,“什么飞云楼,无非是一个拉皮/条的团伙罢了。”

    道袍老者神色复杂,叹息道:“这就是我辈修士的无奈之处,为了能够前往星空深处谋求更高道途,只能委曲求全,费尽心思去争取这样的机会。”

    苏奕微微颔首。

    他明白这些。

    过往岁月中,大荒天下的皇者何尝不如此?

    登天之路消失,只能启程前往星空深处,去寻觅证道破境的契机!

    可大多数皇者,在跋涉星空的途中,就会遭难殒命,更别提抵达星空深处了。

    故而,对那些要前往星空深处的皇者而言,若能在这黑湮界就抓住一些机会,怕是谁都无法拒绝。

    很快,孟长云回来了,带回一些和飞云楼相关的消息。

    和道袍老者所说的类似,没什么值得留意的。

    得知自己白忙活一场,孟长云却一点不懊恼,反倒惭愧道:“小老无能,让公子失望了,要不……小老亲自去飞云楼走一遭?”

    此话一出,道袍老者不禁诧异,这看起来貌不惊人的老仆,难道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否则,怎敢妄言亲自去飞云楼走一遭?

    苏奕摆手道:“不必了,不出意外,很快他们就会主动找上门。”

    孟长云眉梢浮现一抹冷意,道:“公子,那些小杂鱼就交给小老处置便可,免得脏了您的手!”

    想了想,孟长云又补充道:“他们……也根本不配死在您手底下!”

    道袍老者:“???”

    这老仆……何其狂哉!

    至于倾绾,对此早已习之以常。

    少女一直很安静,雪白晶莹的小手揉捏着苏奕的脖颈和肩膀,眉眼间尽是柔情。

    忽地,一阵急促的叩门声响起。

    孟长云亲自去开门,门外是那位成熟美丽的女掌柜。

    只不过此时,这位女掌柜俏脸寒霜,眉梢尽是阴沉之色,和之前接待苏奕他们时那笑语嫣然的模样完全不一样了。

    她走进来之后,便面无表情说道:“我还当你们是多尊贵的客人,原来,你们是闯了弥天大祸,来我如意楼避难的!”

    “真以为花点房钱,就能得到我如意楼庇护,让我如意楼去和飞云楼对着干?痴心妄想!”

    声音中有讽刺,也有怒意。

    说着,她抬手指着门外,一字一顿道:“自觉点,立刻离开!”

    而在这位女掌柜身后,悄无声息地多出一群强者,冷冷看着房间内。

    威胁味道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