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四章:初闻魔域(下)
    楚狼当然不能对少女实话实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狼假装痛苦模样道:“我和弟弟投奔亲戚,没想到碰到强盗。强盗抢走我们钱,我也被强盗伤了……”

    少女听后秀眉微蹙道:“看你伤的不轻。”

    少女是个菩萨心肠,她动了恻隐之心。少女给了楚狼些金枪药,还从身上掏出一锭银子扔给楚狼。

    “伤的如此重,快去找大夫看看吧。”

    楚狼很感动,他接过银子道:“请小姐请留下姓名,我日后好报你的恩情!”

    少女没有回答,打马朝前去了。

    那个汉子冲着楚狼道:“这是我家小姐郑一巧,每日必行善事。以后你就天天求菩萨,保佑我家小姐!”

    原来这个美丽好心的少女叫郑一巧。

    楚狼道:“我不光求菩萨,我还要求天上各路神仙时刻保佑郑小姐!”

    郑一巧听到了楚狼这话,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那一行人也渐行渐远。

    楚狼对狗儿道:“这郑小姐是个好人。”

    狗儿看着郑一巧背影感觉怅然若失,他自语般地道:“郑一巧,一个巧人儿……人美,心肠好,等我以后成了气候,一定要娶她为妻。”

    楚狼看到狗儿脸上浮想联翩神色,他笑道:“那我祝你这只癞蛤蟆早日将这只美丽的天鹅吞肚到肚子里。”

    ……

    楚狼和狗儿入山,天色也变得黯淡了。大片阴云如铅色的幕布在空中不断扩展。远处雷声不隆隆不绝。很快山风骤起,林中草木发出“沙沙”声响。

    空中潮湿泥土的气味也越发重了。

    山雨欲来。

    在山雨来临前,楚狼他们找到一个崖洞避雨。

    楚狼还逮了一只山兔,他在洞内生起一堆火,准备烤野兔吃。

    突然,洞口的狗儿发出惊叫声。楚狼扔下手中的野兔就朝洞口奔。

    到了洞口,楚狼看到狗儿面色惨白浑身颤栗,分明是被吓着了。

    楚狼道:“出什么事了?”

    狗儿语无伦次道:“狼哥,鬼……有鬼……”

    楚狼道:“是你看花眼了吧?”

    “真的有鬼,我亲眼看到了。他披散着头发,面孔可怖,眼眶……眼眶里没有眼珠子,就有两个黑窟窿,那双黑窟窿就直直盯着我……然后忽闪一下,便消失了……”狗儿说着手指着前方烟雨濛濛的树林心有余悸道“就……就消失在那林里了。”

    狗儿回想起先前情形,脊背都升起彻骨寒气。

    楚狼还是怀疑狗儿言过其实,他便朝那片林中走去,想探个究竟。

    狗儿让楚狼不要涉险。

    楚狼道:“就是鬼也没什么好怕的,谁地下没几个亲戚!”

    狗儿立在洞口看着楚狼背影走进烟雨笼罩的树林,他不由“啧啧”自语。

    “这胆儿,真不愧是吃狼奶长大的啊!”

    楚狼在林中转悠“寻鬼”。

    雨滴将林木拍打的“噼啪”作响,此刻给这片林平添了几分诡异氛围。

    一道闪电带着惊天动地的巨响在林上方划出一道红光,如血红利剑似要将这片树林劈开一般。

    蓦地,楚狼突然感觉身后一股强劲吸力将他朝一处地方吸去。楚狼立刻用功想抗拒这股强劲吸力,但是这股力量太强,楚狼的功力难以抗衡,他被吸入旁边一片茂盛的灌木丛中。

    楚狼的背也撞在一个人怀中。

    还未待楚狼回过神来,那人一只手已如铁钳般扣在楚狼脖子上,另一只手捂住楚狼的嘴。

    楚狼也闻到对方身上有一股恶臭血腥味道。

    难道对方就是狗儿看到的“鬼”吗!

    那人俯在楚狼耳畔用沙哑声音低声乱语。

    “平儿……爹终于找到你了。儿啊,千万不能出声。不然他们会找来的……这不是传说,这不是传说!他们真的存在……”

    这人分明是将楚狼当作自己儿子了。

    对方武功之高,楚狼根本难摆脱。

    楚狼说不出话,为了保命他拼命点头,保证不出声。

    那人又断续道:“他们比鬼怪更恐怖……孟将军死了,虎王和沈掌门也死了……都死了。他们还刺瞎了我双目……嘘,千万别出声……好大的雪,好冷……我们一定要活着出这片雪魔域,让天下人都知道,知道他们存在……”

    听了这话楚狼心里一惊,难道这座山不起眼的山是什么恐怖魔域!

    楚狼又定神一想,简直就是胡说八道,现在山中下雨,这人却说好大的雪,看来对方是一个遭受刺激精神错乱胡言乱语的疯子。

    楚狼被这人捂住口鼻,感觉快要窒息了,楚狼挣扎着想呼一口气,但是哪能挣脱那人的束缚。楚狼被捂的面色都发青了。那人也不再说话,竖着耳朵似在听什么动静。

    须臾,对声音将声音压的更低道:“那边有杀声……你就这里好好藏着,绝不能出去……我去看看,或许还有人活下来……”

    随后捂着楚狼身躯和口鼻的手也松开,伴着窸窣响声,那人已从灌木丛中而出,不见了身影。身法之快让楚狼咋舌。

    楚狼差点被捂死,他大口呼了几口气赶紧从灌木丛中出来朝崖洞奔去。

    狗儿还立在洞张望,见楚狼返回忙上前。

    “狼哥,逮到鬼了吗?”

    楚狼抹了一把脸上雨水道:“不是鬼,是个疯子。不过这疯子很厉害,不比老怪差。这地方不能呆了,疯子一会儿会返回来。再回来如果不认我这‘儿子’,当成什么魔域人就完了,我俩也别想活……”

    狗儿也不明白楚狼所说的认“儿子”和“魔域”人是何意,但是既然连楚狼也忌惮了,狗儿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

    二人收拾了东西便离开岩洞,在崎岖山中冒雨朝一个方向而行。行出一段路,前方山梁后传来厮杀声。

    楚狼和狗儿爬上山梁,山梁那边是一处山坳。此刻山坳里正有两伙人激烈厮杀,鲜血和雨水混合一处在山地上流淌,喊杀声充斥着山坳,刀剑的光影在雨雾中不断划出眩目光影。

    地上还躺着数具尸体。

    楚狼倍感意外,其中一方是郑一巧他们。

    另一方则有数十人,都统一着装,身穿黑色甲胄。

    穿甲胄一方人多势众,此刻有二十来人攻杀郑一巧他们,另外一批人则在四下形成包围圈不让郑一巧他们突围。此刻双方都有死伤。

    外围一块大石上立着一个人。

    一个银光闪闪的人。

    因为他穿着一身银甲。

    雨水拍打在他的银甲上,银甲越发寒光流转。

    青年面色阴惨惨的白,如同身上银甲。他双眉中心位置有一块形状如闪电般的印痕。不知是胎记还是纹饰。他的眼里闪烁着一种如鹰隼般的光茫。

    青年腰畔插着一柄刀。

    刀鞘是寒铁所铸,刀鞘上镌刻着一尊凶煞的佛像。刀柄尾部是一个拳头般大的水晶骷髅头。格外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