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十章:第三重天(上)
    这近千人,其中有看热闹的人,还有一半是各路门派的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次大河王收徒条件必须是名门大派子弟,其中有些小门派掌门自以为是认为自家是名门大派,所以也带子女来拜师。为了壮声势带着许多手下一路招摇过市而来。

    毕竟大多都是掌门亲自带子女来拜师,肖昌在最前面安排了桌椅,让这些掌门们坐。并派人奉上香茗和点心。不怠慢他们。

    此刻肖昌又拱手对着最前方端坐的掌门首座们道:“各位掌门请少安毋躁,河王正在见百幕谷的人。马上就有消息了。”

    郑一巧和两名随从走到最前面。她先礼貌的和几个认识的掌门问好,然后坐在一张椅子上。头陀和儒生立在郑一巧身后。

    楚狼则立在人群中。

    过了一顿茶功夫,一个男子出来在肖昌耳边说了些话,于是肖昌当场大声宣布:“河王再收一徒,百幕谷二公子荣九斤!”

    听到这些消息,场中百幕谷的人发出激动欢声。

    其余门派的人则又妒又羡。

    既然有了结果,众掌门们都屁股离座准备投拜贴。结果郑一巧抢先而起快步朝肖昌走过去。头陀和儒生也跟在她身后。

    郑一巧走到肖昌面前道:“我是天风局郑蒙的女儿郑一巧。这是我的拜贴。”

    郑一巧将拜贴递上。

    肖昌接过拜贴也未看,他道:“原来是郑小姐,快请入府。”

    原来大河王嘱咐肖昌,只要是天风局的人来,便优先。天风局并不是十域中门派河王却如此关照,肖昌知道其中必有原因,所以他不怠慢,赶紧命人带着郑一巧三人入府。

    其余掌门见状,离座的屁股又落在椅上。尽管他们很郁闷不满,但是这次是带子女来拜师,也只能耐着性子忍着了。

    见这情形楚狼心想这样下去不知何时才能轮到自己,他便从人群中而出走到肖昌面前。

    肖昌看着楚狼道:“你是?”

    楚狼故作一脸神秘压低声音道:“我有天大的秘密要禀报河王,关系太大了,关系天下啊……”

    肖昌道:“报上姓名!”

    楚狼心想自己是无名小卒,报了姓名,对方也不会通融。楚狼想起了那个瞎眼老者,他便道:“是楚寻让我来的。”

    肖昌听到楚寻名字,心里一震。

    肖昌让一名副管事替他在这里照应着,他对楚狼道:“随我来。”

    肖昌亲自带着楚狼入府。

    楚狼这是第一次进入武林大豪的府院,府中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水榭应有尽有。府中各处要道还有守卫。

    肖昌引着楚狼踅过几道回廊,来到会客厅前。

    厅门口立着两名带剑守卫。旁边的花池旁站着郑一巧的那两名随从。郑一巧已进客厅。二人见肖昌亲自领着楚狼而来,显得有些诧异。

    楚狼也未搭理二人,他立在一边。

    此刻,厅内正中端坐一个五十多岁男子。

    男子体态健硕,红润的脸堂上有些斑点,一双沉陷的眼睛目光显得很坚定。他颌下蓄着浓密的胡须。身穿一件锦衣,上面绣着牡丹图案。

    此人正是“江湖九重天”中的第三重天陆凤图!

    陆凤图正在看一份信,信是郑一巧的爹郑蒙给陆凤图写的。郑蒙在信中说明未能亲自带女儿来拜师的原因,希望陆凤图看在当年二人一场情义份上收爱女为徒……

    陆凤图看罢信,将信轻放在桌上对郑一巧道:“你娘遇难,你要节哀顺便。”

    郑一巧想起娘的死,心里悲伤眼圈就红了。她道:“我娘是被千甲城修罗刀害死的,所以我才苦求我爹让我来拜师学艺,我要为我娘报仇。”

    陆凤图:“郑蒙的爱女,我应该收的。而且杀母之仇,也必须得报。但是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你做不到,我就不能收你。”

    郑一巧道:“什么事?”

    陆凤图看着郑一巧道:“郑家和千甲城的恩怨,是你们两家的事。我不想掺和。千甲城龙城主已给我传信,说要派人护送他的外甥前来拜师。千甲城在十域中排第四,龙城主和我也有些交情,我是不会拒绝的。我知道你恨千甲城,但是我收下龙城主外甥,你们以后就是同门,是要在一起学艺生活的,所以你不能节外生枝。你得守规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郑一巧虽然年龄小,但是也知道江湖中关系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所以他也能理解陆凤图的难处。

    郑一巧道:“陆伯伯你放心,我虽然恨千甲城,但是也懂规矩,在这里我绝不会生事的。更不会怪怨郑伯伯收千甲城的人。”

    陆凤图欣慰点点头道:“真是懂事乖巧,那我就收下你。”

    郑一巧高兴道:“谢师傅!”

    郑一巧正想给陆凤图行跪拜之礼,陆凤图抬手阻止,他道:“先不必拜,过几日会让你们几个正式行拜师之礼。对了,你爹身体还好吧……”

    陆凤图本来还想问郑一巧些话,这时门外响起肖昌连续两声咳嗽声音。

    陆凤图听这咳嗽声,便知肖昌有要紧的事求见。

    陆凤图让肖昌进来。

    肖昌进来走到陆凤图身边俯身小声说了什么。陆凤图听后心绪激荡,他霍地站起。他已经等了数月消息了。

    陆凤图对肖昌道:“我收下了郑一巧,你命人安顿好她。现在立刻让那人进来。再传令下去,我有要事处理谁也不能打扰。”

    肖昌道:“是。”

    肖昌就带着郑一巧从客厅出来。

    郑一巧看到在门外等候的楚狼愣了一下。她很是讶异。她本以为楚狼拜访河王是胡说八道,没曾想竟然是真的。

    楚狼道:“郑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郑一巧有些尴尬,没说话。

    肖昌对楚狼道:“进去吧。”

    然后肖昌带着郑一巧去安顿。

    楚狼进了客厅,便看到对面而立的陆凤图。面对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大河王,楚狼心潮此刻如汹涌的大红河水难以平静了。

    陆凤图看着楚狼问道:“你是谁?”

    楚狼注视着陆凤图眼睛,他从容道:“我是阴风老怪的徒弟,我叫楚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