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十八章:我要活(上)
    青鸠婆婆给楚狼检查完毕,神色变得凝重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大河王和楚狼察言观色,看她凝重表情,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果然,青鸠婆婆对大河王道:“河王,这毒老太婆解不了。”

    梁荧雪本以为青鸠婆婆定能救她,正欣喜不已,听了青鸠婆婆这话梁荧雪顿时感觉自己又被抛进无底的深渊。她的笑容冰结,脑袋也“嗡嗡”作响。

    如此说,她和楚狼只有几日可活了。

    楚狼依一副镇定模样。

    楚狼遭受老怪无数次折磨,几次在死亡边缘挣扎,无论身体和心里都遭受常人难以理解和体味的痛苦。渐渐地,楚狼面对死亡的那份从容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大河王道:“连婆婆你也解不了吗?”

    青鸠婆婆道:“这‘半月断魂’太诡异霸道了,简直是罕见之极,老太婆实在无能为力,河王还是另请高明吧。”

    大河王道:“让我去哪再请高明?”

    青鸠婆婆道:“河王名满天下神通广大,自然有办法的。”

    青鸠婆婆这样说,大河王也再无话可说了。他心情也沉重了。得不到解药,两个徒弟就只有几天命了。

    李思见状,又使出演戏天赋,连哄带骗求青鸠婆婆救楚狼和梁荧雪。

    青鸠婆婆抚着李思的头。

    “‘好孙儿’,不是婆婆不帮忙,是婆婆实在太老了,本领也大不如前了。婆婆真解不了。但是看在你师傅带你来见我的情面上,我送他们两粒药。婆婆也仁至义尽了。”

    青鸠婆婆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个小盒打开。里面放着四粒红色药丸,每粒有拇指般大。

    青鸠婆婆拿出两粒药丸道:“这是续命的药,不管中任何毒,吃了它可续半月性命。这世上也有只有四粒了。你们利用续命时间,再寻别的法子解毒吧。”

    此药也算是奇药了。

    世上只有四粒,青鸠婆婆慷慨送两粒,也的确是仁至义尽。

    大河王收下药,谢过青鸠婆婆。

    楚狼也向青鸠婆婆道谢,梁荧雪则一副失魂落魄模样。

    青鸠婆婆提出再和李思说会儿话,大河王就带三个徒弟先出了茅屋。留下李思和青鸠婆婆说话。

    到了院中,大河王将那两粒药给了楚狼和梁荧雪。

    楚狼将药收起,他心情显得很好。篱笆旁有株树,树上有两只鸟儿啾唧。楚狼便走过去朝树上鸟儿吹口哨逗乐。

    梁荧雪也走过来,她对楚狼道:“你还有心思逗鸟?”

    楚狼笑道:“岂止有心情,简直是心情大好。多活一天都是好的,更何况能多活半月。”

    梁荧雪神色黯然,她低声道:“我们死了,葬在一起吧。好歹死也有个男人,算是嫁了。”

    楚狼低声回道:“老子有老婆。就是葬也要和她葬在一起。”

    “操你祖宗!”梁荧雪气得骂了一句脏话。

    几人在院中等一顿饭功夫,青鸠婆婆将李思送出来。

    告辞后,大河王带着徒弟们离开。

    出了林子,大河王上了马车,楚狼四人也上马。

    大河王让朝一个方向而行。

    大河王准备去拜访一个隐士高人,想请教他还有没有解毒的途径。

    行到酉时,路过一个镇子。

    大河王对楚狼道:“你们四人今晚就在这镇上过夜,我要去拜访一个朋友。明日便返回。你们就在镇上等我,不要生事,不要乱走。”

    大河王带着孟胜夫妇而去,楚狼四人进了镇子。

    四人先找了家饭肆吃饭,准备吃了饭找客栈投宿。

    饭肆里摆着几张桌子,食客不多,只有三四人。

    楚狼四人挑了一张桌子坐下。

    小二赶忙过来热情招呼道:“四位,想吃些什么?”

    梁荧雪堵气般地道:“反正没几日活了,我要尽情吃喝,我来点。”

    楚狼大方道:“这就对了。何必为还没到眼前的事烦恼呢。想吃什么,我请客。”

    李思“嘿嘿”道:“就是我们想请客,也没钱。我们四个也就狼哥你身上带着银子。”

    厉风含糊嘟哝了一句。

    “还是我们的银子……”

    梁荧雪将饭肆里最好的酒菜都点了。这对饭肆来说可是笔大生意,小二赶紧去招呼让快些准备。

    这时突然听到旁边桌上有一人带着醉意自语。

    “连理分枝鸾失伴,为何总离散?一场大梦不愿醒,酒醉谁人管?相思苦,相思苦哇。只因相思已入骨……”

    楚狼回头看,只见西边桌旁独自坐着一个青年。

    青年二十四五岁模样,生的眉青目朗。他身穿一件蓝衫。但是像很久没有熨烫,显得皱皱巴巴,如一块用久的抹布。让他显得有几分落魄。

    青年给人感觉似情绪难排愁肠寸断。他脸上充满忧郁,眼中充满苦楚,就连他那发皱的蓝衫都似带着感伤的氛围。

    青年脚下放着一个长方形箱子。

    箱子是铅灰色的,如阴霾的天空颜色。

    青年端起杯中酒仰着脖子灌入,他面色更忧郁,眸子更哀伤了。他依旧若无旁人带着醉意自言自语。

    楚狼看青年,正好和青年目光交汇。

    青年朝楚一笑,笑容哀伤。

    楚狼也朝他一笑,笑容灿烂。

    过了一会儿,四人要的酒菜上桌,盘碗碟杯摆满一桌。四人便吃喝起来。

    那青年仍旧一个人自斟自饮,口中不时念几句悲伤的词儿。

    四人吃完后,那青年还在喝酒。

    他桌上已摆了好几个空酒壶了。

    四人鱼贯出店。

    楚狼在经过青年桌子时,青年又饮尽一杯酒。

    青年面色潮红自语般道:“世事无趣,世人无趣,活着无趣,不知死有没有趣……”

    楚狼听了这话驻足道:“兄弟,来这世上一次不容易,凡事往好处想,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太有趣了。”

    楚狼身后的李思也道:“对对,活着多好啊。可以喝酒吃肉玩耍享乐。听我狼哥的没错。”

    青年吐着酒气道:“有些人活着已经死去,有些人死去依然活着。情何以堪,人何以堪……”

    青年所说的话,楚狼现在还真难领悟。

    见青年神神叨叨,楚狼也不再管他,四人出了客栈。

    出客栈刚走出一段,楚狼看到前面人流中有一个汉子背影甚是熟悉。尤其是他腰畔挂着的那个洒葫芦。楚狼便叫道:“胡大哥……”

    那个汉子蓦然回头,正是胡八道。

    胡八道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楚狼,他转身迎面走来。

    “哈哈,原来是小狼弟。我们有缘又见面了。”

    楚狼让李思三人先去客栈,他将胡八道拉到一处僻静处。

    楚狼道:“胡大哥,我命不久矣。你要救救小弟!”

    胡八道一怔,他瞪着眼睛道:“你怎么了?”

    楚狼开门见山道:“我中了阴风老怪的巨毒,没多少天命了。大哥你游历江湖见多识广,给我指条活路。”

    原来如此。

    胡八道说:“小狼弟啊,你碰到我真是你运气!我告诉你,西风谷西北三十里外有片林,林中有个老毒婆……”

    楚狼打他的话道:“我找过青鸠婆婆了,她说解不了。”

    胡八道说:“放屁!她要是解不了,那这世上没人能解得了。你可知她是阴风老怪的什么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