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二章:狼心狗肺(中)
    (求收藏,求票)

    毒风艳娘带着狗儿寻找楚狼,未想到仇家也闻讯开始追踪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所以毒风艳娘和狗儿也捡僻静的路走。

    经过这山麓下,毒风艳娘将猎人夫妇杀了,准备在此处歇息一日。先前她命狗儿出去打探,看四周有没有可疑的人,也真是天使然,狗儿竟然和楚狼不期而遇。

    狗儿在毒风艳娘威逼利诱下,现在一门心思想学高超毒功,所以他对毒风艳娘可谓是死心踏地。这才不念兄弟情谊将楚狼哄骗来。

    先前狗儿故意先对屋中“舅娘”说他带楚狼来了,就是给毒风艳娘通风,让她准备好擒拿楚狼。

    毒风艳娘欣喜若狂,便躲在门后偷袭楚狼。

    楚狼视狗儿为最好兄弟,现在被他出卖既心痛又气怒。他目光凌厉盯着狗儿。这目光如刀,狗儿觉得要被楚狼目光“割”伤了,他再不敢直视楚狼目光,将头偏移。

    不费吹灰之力擒了楚狼,毒风艳娘欣喜不已。她跃上炕拽着楚狼头发,让楚狼的头扬起对着她。她另一只手抚着楚狼脸颊,指尖轻轻划过楚狼的眉、眼、鼻子、嘴唇。

    毒风艳娘看上去三十多岁,其实她已五十多岁。毒风艳娘懂采阳补阴驻颜之术。所以这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

    这毒婆也凭着她这副美丽皮骨诱惑祸害了许多英俊青年。

    那些青年被她玩弄够了,最后都被她用极其残忍手段杀死。

    当年大河王的外甥就是被毒风艳娘看中,最后被三怪虐杀惨死。这也惹得河王震怒给阴风三怪引来了杀身之祸。

    毒风艳娘道:“长的还蛮英俊的……”

    狗儿见状心生妒意,他担心毒风艳娘对楚狼动心不再喜欢自己,狗儿就对毒风艳娘道:“娘娘,他现在为河王做事。”

    狗儿知道毒风艳娘与大河王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楚狼杀了老怪,现在又为大河王做事,就算楚狼貌比潘安毒风艳娘也不会饶恕了。

    果然,狗儿这话无异火上浇油。毒风艳娘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她美丽面孔变得狰狞,目光更是充满怨毒。

    毒风艳娘对楚狼道:“是你杀了老鬼?!”

    楚狼面不改色道:“是!”

    毒风艳娘怒声道:“老鬼收你为徒,教你武功尽心培养你,你却欺师灭祖做下如此丧心病狂的事,难怪狗儿说你就是一只喂不饱的豺狼!”

    楚狼听了这话,便知狗儿定在毒风艳娘面前说了他不少坏话。

    楚狼冲着狗儿道:“我是狼,你他妈却不如一条狗!”

    狗儿心虚不做声。

    毒风艳娘扬起手“啪”地扇了楚狼一记耳光。

    毒风艳娘这记耳光真气很强,楚狼被打的鼻口鲜血,脸也肿了起来。但是楚狼的牙齿未被打掉,脸上骨骼也未变形。

    毒风艳娘脸上浮起一丝残忍地笑意,她道:“老鬼在信中说你骨骼奇异,狗儿也说你骨硬如铁。我倒要看看,你骨头有多硬。”

    毒风艳娘取出一件奇怪兵器。

    这兵器二尺来长,有婴儿手臂粗。通体晶莹,端部呈锥形,并且还散发着寒气。就如冰锥一般。

    毒风艳娘抚着锥体道:“这是‘破甲锥’,可刺破最坚硬的甲,洞穿最坚硬的盾。不知用这破甲锥能否刺穿你骨头?”

    楚狼啐出一口血唾沫,他嘲弄道:“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毒风艳娘道:“我听你的!”

    说罢,毒风艳娘手中的破甲锥用力刺在楚狼胸膛上。

    破甲锥伤了楚狼皮肉扎在他胸骨上,竟发出“铮”的声音,就似金属相交声响。

    破甲锥未能将楚狼胸骨刺穿。

    毒风艳娘眼中明显露出惊诧色。

    毒风艳娘又加大力道,再次用破甲锥刺楚狼胸膛。但是还是难以洞穿楚狼那钢铁一般的胸膛。

    毒风艳娘用刀将楚狼被刺伤处的皮肉划开,鲜血流淌将楚狼胸口浸红,但是楚狼眉头都不皱一下。

    他反而朝毒风艳娘笑了,笑的灿烂。

    也笑的不屈。

    也笑的嘲讽。

    毒风艳娘不知楚狼这笑何意,她道:“想迷惑老娘吗?但是你就算笑的如花儿一样,老娘也不会饶你。我要为老鬼报仇!”

    毒风艳扒开划开的皮肉,检查楚狼被刺处骨头。

    她看到楚狼胸骨上有一个指甲般大白印,这白印稍些有凹陷。

    破甲锥又加上如此力道,竟然只将楚狼胸骨刺的凹下指甲般大一小块。这让毒风艳娘感到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毒风艳娘亲眼所见,她还真不相信世上有如此奇异的骨骼。

    现在她亲自证实了楚狼骨骼如钢铁一样硬。

    甚至比铁还要硬。

    毒风艳娘诧异神色变成了狂喜神情。

    毒风艳娘激动道:“奇奇奇!果然是一身奇骨!难怪老怪说他捡到了宝贝。我定要解开这铁骨的奥秘……”

    破解楚狼铁骨奥秘,也代表着楚狼又要遭受百般折磨了。

    或许她的手段,比毒风老怪更残忍。

    楚狼道:“慢慢研究,你会有惊喜收获。我也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毒风艳娘听出楚狼话里含义,她发出一阵笑。

    笑的花枝招展。

    毒风艳娘伸手拍打着楚狼的脸道:“你以为我会和老鬼一样长久留着你,然后让你这头狼等待时机杀我吗?我会把你带回去,然后泡在一种液体中。那是一种红色的液体,如葡萄酒一样鲜艳。第一天,你的头发和指甲都会脱落。第二天,你的皮肉,你的耳朵、你的眼珠,还有你这张英俊的面孔也会开始溃烂。一块一块的血肉还有一根根筋都会脱离你的骨头,你会体味到这世上最可怕的生不如死。你会不停惨叫,直到你喉咙也烂掉。最后你身上血肉都溶化在那鲜艳的液体中,你就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了。然后我再慢慢研究你的骨头架子。我也不用担心哪天你将我杀了。”

    毒风艳娘说这番话时,她的表情是那样迷人,声音是那般温柔。

    但是她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站在一边的狗儿听了都不由骨头发冷。

    也就在这时候,外面隐约传来一声毛驴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