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四章:藏龙经(上)
    (今晚一章,详情见章尾作者说)

    楚狼已用刀尖刺破狗儿咽喉皮肤,这让狗儿生平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狗儿惊得魂飞魄散。

    狗儿嘶声叫道:“狼哥住……住手……既然你是‘狼’心,你说过狼有仇必报,但是有恩也必报。我对你有救命之恩,你杀了我就是杀了救命恩人天地不容人神共愤……你还算什么狼,你连我这条狗都不如……”

    楚狼暂且停手,他朝狗儿吼道:“老子才不和你这狗一样!你说,你对我有什么恩?!”

    狗儿道:“如果不是我帮你,你能杀了老怪逃脱吗!你现在早就被老怪和娘娘折磨死了。而我只要乖乖听话给他们做饭,他们是不会杀我的……”

    楚狼道:“在那座山中,修罗刀用刀架着你脖子,是老子救了你。所以我们两清了!”

    狗儿急道:“好,那次是清了……那你可记得前年九月,老怪在你身上同时试两种巨毒,你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老怪说你挺不过去了,让你死吧。但是我没放弃。我每天守着你给你喂水喂饭,你屙尿都不由自己,拉在裤子尿在裤里,是我给你洗给你换。最后你才活了下来。狼哥,这又怎么算?”

    听了这话,楚狼心里震颤。

    的确,那次如果不是狗儿,他就真死了。

    那件事也让楚狼对狗儿感激万分。

    但是这次狗儿却卑鄙地将他这个好兄弟出卖了。

    狗儿又痛哭哀求。

    “狼哥,我真的知错了……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你就饶了我吧,我回去好好学厨艺过日子,哥啊!求你了……”

    最终,楚狼将抵在狗儿脖子上的刀移开。

    楚狼用刀在狗儿额头上划了个“十”字,他道:“以后每日起来照下镜子,看看这疤痕,想想今天你说的话。”

    狗儿如同大赦,他哭泣道:“我一定每天照镜子反省,我一定再不作恶了……”

    楚狼从狗儿身上起来,他踹了狗儿一脚。

    “滚!老子再不想看到你了!”

    狗儿挣扎爬起,拖着一条断腿,如一条丧家之犬跌跌撞撞朝前而去。狗儿身影也慢慢消失在夜的黑暗中。

    楚狼仰起头,他此刻感觉胸口憋闷,楚狼便对着当空皓月发出一阵充满悲怆的狼嚎声。

    经过这变故,楚狼懂得了一个道理。

    就算最好的兄弟,都有可能出卖你。

    ……

    楚狼连夜赶往白马镇,行到天快亮时,楚狼碰到了厉风。

    厉风单人单骑,他在寻找楚狼。

    看到楚狼无恙,厉风安心了。

    厉风道:“狼哥,你去哪儿了?我们到处在找你。”

    楚狼道:“碰到些麻烦。河王可好?”

    厉风道:“师傅无事,只是受了些小伤。”

    风中忆果然说的没错,凭“神血教”那些人还困不住大河王。

    楚狼和厉风共乘一马,天亮后二人回到白马镇。

    大河王他们也分头寻找楚狼,找寻未果就都回到镇上客栈。

    楚狼和厉风回来,河王他们也都放下心来。

    昨晚大河王推出楚狼后便开始脱围。

    大河王为了避免将矛盾激化让事情陷入彻底难以挽回的局面,他开始并未下杀手,只是尽量打伤或点敌人穴道。结果“神血教”的人很难缠,最后大河王只得杀了“神血教”多名高手才脱身而去。

    大河王冲出重围朝林外飘飞之际,身后传来澹台聚邪愤怒吼声。

    “陆凤图,我血神教定将血洗你大河王府!”

    澹台聚邪声音在天地间回响。

    也在大河王心中萦纡不散。

    大河王明白,从此,河王府和神血教的仇是结下了。

    这是大河王最不想要的结果。

    大河王和楚狼单独说话,有几件事他得问清楚。

    大河王已知道楚狼逼青鸠婆婆就范过程。

    大河王亲自登门求药都未果,楚狼方法简单粗暴却得得到了解药。这也让大河王百感慨万端。

    大河王道:“你是怎么知道青鸠婆婆是阴风老怪的师叔?”

    楚狼道:“我正好碰到了胡八道,此人游历江湖见多识广,是他告诉我的。”

    胡八道虽然在江湖中是一个小人物,但是大河王听闻过此人消息灵通。

    大河王又问道:“你逃出林子,你又去了哪里?”

    楚狼就将遇到风中忆的事讲给大河王。

    大河王这才知道楚狼机缘巧合竟然碰到了第九重天书剑郎。

    大河王道:“你碰到书剑郎,也算是你的运气。”

    楚狼道:“风中忆让我问候河王,他还说欠河王一次情,日后一定还。”

    大河王听了这话很是困惑。一年前,他和风中忆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二人也只是客套几句,从此他再未与风中忆有任何交集,更谈不上施恩。

    看来这困惑得风中忆日后亲自解开了。

    大河王又道:“那后来你又去了哪里?”

    楚狼又将自己遭受毒风艳婆暗算,最后阴错阳差被天风院主救了的一事禀报大河王。

    大河王听了微微点着头,他道:“我听说天风院的胡铮与其他堂院首座不同,原来是真的。。”

    楚狼道:“我觉得胡铮这人还不错。”

    大河王道:“就算不错,我们和‘神血教’的仇是结下了。既然拿到了解药,我们就离开这事非地吧。”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师徒几人立刻起程返大河州。

    途中,他们还听到一个消息。

    现在对大河王,还有楚狼几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坏消息。

    就在昨晚,神血教以一院三堂力量,共计四千余众进攻十二宫占据的狼州。

    驻守野狼州的十二宫人马死伤殆尽。

    狼州也落入神血教之手。

    江湖中大多数人都期待代表正义的十二宫能铲除邪恶的神血教,十二宫野狼州惨败,使那些期待者心里蒙上了一层阴霾。

    大河王心中也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或许哪天,神血教就会对大河王府发难了。

    路上,楚狼和梁荧雪也遵照青鸠婆婆嘱咐服用解药。

    连服三日。

    待他们回到大河府,河王再试楚狼和梁荧雪体内的毒,二人体内巨毒已基本清除。

    折磨楚狼四年巨毒终于解除,楚狼无异重获新生,那份喜悦自然不必说了。

    徒弟的毒虽然解了,但是大河王也得面对严峻形势了。

    那就是“神血教”的报复。

    大河王将兄弟叫来商议对策。

    陆凤云平日行事比兄长更为谨慎小心。他得知此事后,既震惊又惶恐不安。

    陆凤云埋怨道:“大哥啊,我们要应对的是‘血月王城’。在这节骨眼上惹怒神血教,这可如何是好。我们的计划也完了!你这次真是鲁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