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八章:噩梦成真(上)
    荣霸第一次听到楚狼这名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荣霸显得很激愤,他脸上经脉跳动,他大声道:“楚狼又是个什么东西?!”

    秦良英道:“楚狼是河王亲信,河王极为器重他,让他和墨管事一起管理练功院。楚狼仗着河王宠他平日飞扬跋扈,我和九斤都受他欺负。九斤不忿,私下曾对我说得想办法弄死楚狼,不然没好日子过。恐怕是走漏了消息,让楚狼知道了,所以他就先下手了……”

    原来如此!

    荣霸面皮抽搐,显得狰狞,他道:“你为何不如实禀告河王!”

    秦良英道:“荣二爷,我说了,但是我师傅包庇楚狼。还说事发时候他和楚狼在一起。让我们再不得乱说。”

    荣霸完全相信秦良英的话。

    既然河王成心包庇楚狼,在河王地盘上,荣霸也无计可施。

    荣霸强压心中怒恨,他道:“今日说的话,不要告诉别人。河王问起,就按他那套回答。”

    秦良英哭道:“荣二爷,你一定要为九斤申冤报仇,杀了那头豺狼!”

    荣霸咬牙切齿道:“会的!”

    荣霸和秦良英谈完话,天色也不早了,河王命萧管事按照贵宾待遇安顿好荣家的人。

    大河王又单独问秦良英话。

    大河王道:“良英,荣二爷问你什么了?”

    秦良英道:“荣二爷先问九斤死前有没有什么反常行为,或说过什么。最后他又问我九斤怎么死的,我就把事情经过给他讲了一遍。师傅你放心,弟子没有乱说。”

    大河王点点头,他道:“对,事情没有水落石出前,不能乱说。”

    ……

    翌日,荣家人带着荣九斤棺椁离开大河王府。

    大河王率弟子们送出数里,也算是送荣九斤最后一程。

    送走荣家的人,众人返回。

    大河王体谅弟子们送走荣九斤心里难过,就给弟子们放假一日,让他们在别院自由活动。

    大河王将楚狼留下,因为楚狼有话和他说。

    楚狼道:“师傅,看得出荣家的人充满怨恨。”

    荣家人满怀恨意离去,大河王当然也看出了。

    大河王道:“毕竟九斤死了个不明不白,荣家的人心怀怨恨可以理解。现在只能尽管查出真凶,给荣家一个交代。”

    楚狼道:“师傅,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荣家人绝不会善罢干休,他们迟早会对师傅发难。”

    大河王以为楚狼有什么好主意,便看着楚狼,等着他往下说。

    楚狼瞳孔收缩道:“我养父说过,如果一头野兽动了吃你的念头,只有一个办法,在它未吃掉你之前弄死它。荣家的刀迟早会砍过来。趁着他们的刀还没砍过来,索性先下手为强。你给徒儿些人手,我带人半路将荣家的人劫了,这样既可以……”

    “放肆!”还未待楚狼说完,大河王怒声打断他的话。大河王训斥道:“简直是胡闹!你养父一辈子是和野兽打交道,我们是和人打交道,各有各的道!他那套行不通!你还是太小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利害。为人做事,得讲道义。如果透露出去,师傅一生英名也毁尽了,天下人都会骂我大河王是欺世盗名的无耻之徒了!”

    楚狼见师傅真动怒了,便再未啃声。

    大河王气道:“再不得动这种念头!回去好好练功,其余的事都不用你操心!”

    楚狼只能离去。

    从河王府出来,楚狼自语道:“师傅,你哪都好,就是太瞻前顾后优柔寡断了。顾虑那么多,再好的机会也失去了……”

    这期间,遵照大河王命令,吴储和李威不分日夜守在那个山洞和那块大石周围,等着可疑的人出现,

    十来日了,却一无所获。

    但是现在除了这法子,没有更好计策,大河王让二人继续监视着那两片区域。

    大河王相信,待风声稍弱,奸细一定会和外面的人联络。

    现在是考验耐心的时候。

    看谁能沉得住气

    ……

    荣家人带走荣九斤遗体,练功院的日子也追逐恢复平静。

    无论是楚狼,还是河王其他七个弟子每日仍按部就班生活练功。

    只是练功院再不像从前那样充满欢乐氛围了。

    练功院如今被一种忧伤和压抑的氛围笼罩。

    荣家人离去后的第七日晌午,楚狼练完功回到别院吃饭。午饭快要开了,却不见郑一巧和许忘生。

    李思和巧儿关系最好,平常李思几乎就是巧儿的影子一样。楚狼就问李思二人去了哪里。

    李思将楚狼拉到一边,一副神秘兮兮神色。

    “巧儿姐也不告诉我,不过我偷听到她和忘生师姐说话了。巧儿姐说她昨夜来了,弄的被褥上到处都是,真丢人。忘生姐说她陪巧儿姐去洗,她们就抱了被褥去溪边洗去了。”李思现在还想不明白巧儿身上来了什么,他很是好奇。“狼哥,巧儿姐来什么了?”

    看着李思那对充满探究的小眼睛,楚狼在李思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楚狼笑道:“说你是小屁孩子你还不服气,这都不知道,还天天给巧儿献殷勤。”

    李思为了不让楚狼笑话,他拍了下脑袋如恍然大悟一般道:“我明白了……”

    其实,小胖子还是没明白。

    楚狼道:“还不算太笨。你先去吃饭,我去看下。”

    楚狼出了练功院大门,门口韩翠带人守着。

    楚狼问韩翠道:“翠姐,巧儿和忘生是不是去河边洗被褥去了?”

    现在弟子们想出练功院,必须得说明情况。

    所以巧儿将情况告诉了韩翠。

    韩翠笑道:“女孩家的事……估计也快洗完了。小狼你就放心吧,我还派了两个人跟着她们。”

    楚狼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就去寻找。

    楚狼来到溪边,不见一人。

    河边扔着巧儿的被褥。

    不见巧儿和许忘生,也不见跟随她俩的人。

    随后楚狼发现溪边有几滴血迹,血迹的方向朝着右边两丈外的草丛。

    楚狼心里顿时“嘎噔”一下。

    出事了!

    楚狼抽出秋鱼刀,提刀走到草丛边。

    草丛里躺两具男子尸体。

    这是跟随巧儿和忘生的两名守卫。

    显然,他们是被人杀了扔进这草丛。

    楚狼立刻放声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