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章:坠入深渊(下)
    那绿衣人说罢,将许忘生抛向天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许忘生身体朝空中飞去。

    大河王身形如一只离弦之箭瞬间而起,去救空中的许忘生。

    绿衣人身形也掠起,但是他未阻挡大河王救许忘生。

    绿衣人道:“大河王,徒弟还给你,就当送你的‘见面礼’。日后,你得投桃报李不能让我失望。”

    那绿衣人说罢身形朝西北方向飘飞而去。

    大河王在空中接住许忘生。

    大河王解开许忘生穴道,许忘生醒了过来。许忘生因被点了睡穴昏迷,所以对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此刻醒来她在师傅怀中,二人还在空中,她很是懵懂。

    许忘生诧异道:“师傅,为何我们会在这里?出什么事了?”

    大河王道:“出大事了。”

    许忘生听后一惊。

    大河王道:“回去再说。”

    大河王带着许忘生返回别院。没想到在途中,二人撞到一名绿衣人。原来那名绿衣人逃遁时候迷了路,正如无头苍蝇在山中乱窜。

    大河王就将这个绿衣人擒获带回。

    大河王返回别院,才知吴储阵亡,秦良英更是坠入了万丈深渊。

    吴储的死让大河王难过,但是秦良英的死却让大河王既心痛又震惊。

    荣九斤才死没多久,秦良英就遭不测了。

    而秦良英又是轩辕殿少主,身份更不一般。

    怎么向轩辕殿交代啊。

    大河王顿时感觉心脏一阵绞痛。

    面色也变得难看。

    萧管事体恤主人现在心情,他对河王道:“河王先不必太过悲伤,陈杰带人去找了。楚狼他们回来,我们得知消息,墨涂也带一批人去搜寻了。或许秦少主吉人天相,逃过一劫也未可知。三年前属下不就是坠崖掉落树上……”

    大河王道:“但愿如此。”

    现在,大河王也只能希望秦良英吉人天相侥幸活下来。

    大河王命人将那名俘虏看管好,他先去看了厉风。厉风虽然伤的重,但是没有性命之碍。大夫已将厉风断骨接住,伤口缝合包扎。

    大河王对厉风道:“你能将那矮个高手打死,好样的!”

    厉风对河王道:“师傅,弟子想不明白,那人用的是神血教龙鞭天王的兵器和武功,但是他却是个陌生人。”

    厉风的话让大河王心里一动,他想起楚寻的话——他们渗透江湖,他们搜集研究各门派武功。

    想到此处,大河王心里竟生出一股寒意。

    河王对厉风道:“你好好养伤,不必多想了。师傅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大河王从厉风房间出来,又去了楚狼房间。

    此刻,楚狼躺在床上,连抬手力气也没有了。李思正端着碗水,用汤匙给楚狼喂水喝。

    楚狼身上的伤也都被包扎好,并上了最好的创伤药。

    见河王面无表情,二人知道秦良英的死对大河王打击更大。

    河王进来,李思停止喂水,先将水碗放在桌上。

    大河王在椅子上坐下,他看着二人道:“萧管事将事情都禀报我了,不过我还是想听你们俩亲口告诉我,良英是怎么坠入深渊的?”

    李思和楚狼早已统一好口径。

    楚狼道:“那我来说。”

    河王道:“一起说。”

    一起说?

    楚狼和李思相视一眼,不知河王用意。

    既然河王让一起说,二人便你一言我一语讲诉整个过程。

    二人说完后,大河王不置可否点点头,他对李思道:“你先出去。不要让人来打扰。”

    李思便心怀忐忑出去,屋中只剩下河王和楚狼。

    大河王看着楚狼的眼睛道:“你说没说谎,我看不出来。但是李思说谎瞒不过我。告诉我实话,良英到底是怎么坠入深渊的?”

    楚狼这才明白河王为何让二人一起说。

    河王是从中判断谁在说谎。

    既然被河王勘破,楚狼只得将事情真实经过如实说了。

    临末,楚狼道:“师傅,尽管我不喜欢良英,但是我真没有害他之心。当时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救一个。要不三个一起死。”

    原来如此。

    大河王沉默不语。

    过了片刻他缓声道:“如果良英侥幸未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他死了,真相永远不要告诉任何人。对外,就照你们编的那套说。不然,轩辕殿既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李思。对我,也不会善罢干休。除非我把你和李思都交给他们才能息事宁人。”

    楚狼当然明白轻重,他点点头。

    大河王又道:“现在说说,你为何全身瘫软无力了?”

    楚狼道:“我被那名高个绿衣人抓了一爪,他手上有毒,可让人在极短时间内瘫软无力。当年阴风老怪在我身上试过这样的毒,所以我才能抗的更久一些。直到回来,我才全身彻底无力了。”

    大河王道:“这么说你能挺过去?”

    楚狼道:“是的,最多两日就能恢复。”

    大河王暗松了口气。

    这次至少不用费尽辛苦为楚狼求解药了。

    大河王站起身道:“那你好好休养吧。”

    楚狼道:“师傅,我还有话说。”

    河王道:“说。”

    楚狼道:“请师傅近前。”

    河王就走到楚狼床前。

    楚狼用只有二人能听得到的声音道:“师傅,这背后一定有阴谋。还有,练功院内一定有内奸。”

    楚狼的话让大河王感到意外。

    大河王明白练功院有内奸,但是他从未向楚狼透露过。

    楚狼是怎么知道练功院有内奸的呢?

    大河王看着楚狼,他也压低声音道:“继续说。”

    楚狼道:“师傅,这三名绿衣人,武功都极高。尤其那名高个绿衣人,武功更是可怕。三人这么强,却潜伏在小溪边等着时机偷袭两个女孩子,而且还安排一批武功高强的人接应,师傅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简直是大器小用了。”

    大河王心里一震,楚狼说得有理啊。

    他还真没想到这一层。

    大河王道:“继续说!”

    楚狼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我思来想去,很可能他们开始是准备明火执仗强行闯院抢巧儿和忘生。但是他们临时改变了计划。是因为他们知道巧儿和忘生要去小河边洗被褥。既然这样,就省去麻烦了。所以另一批绿衣人未动,那三名武功高强的绿衣人去劫持巧儿和忘生。那么,”说到这里,楚狼眼睛闪着怀疑的光芒。“他们怎么会知道巧儿和忘生要去小河边呢?所以,一定是有内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