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一章:难以避战(中)
    大河王昨晚一夜未眠,想了许多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其中有一件最为关键,就是那些绿衣人为何要捉郑一巧和许忘生,到底有何意图?但是大河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没想到弟弟竟然知道其中原因。

    大河王顿时精神一振,他道:“快说!”

    陆凤云激动道:“我终于查到藏着箜篌刀线索的‘雪山图’在哪了。大哥,原来这‘雪山图’竟然就在巧儿他爹郑蒙手中。”

    这让大河王甚是意外。

    他真是未想到,那幅“雪山图”竟然在好友紫面天星郑蒙手中。

    难怪那些绿衣人要捉郑巧儿。

    大河王现在彻底明白了,绿衣人其实只是要抓巧儿,正好许忘生陪巧儿去河边洗被褥,所以许忘生便遭受牵累了。

    大河王道:“消息可靠吗?”

    陆凤云道:“可靠。为了这消息,我们死不少人了,银子也用了二十多万两了。”

    大河王此刻心情极为复杂,他道:“如果‘雪山图’真在郑蒙手里,倒真不好办了。”

    陆凤云赶回来连水都未喝一口,他先端起桌上一杯茶喝了。

    “是啊。郑蒙的个性你也了解,性格刚硬,所以别人背后又给他起了个外号,茅坑石头。那些绿衣人也知道,就算捉了郑蒙,郑蒙也未必会就范。而巧儿是郑蒙的软肋,所以一劳永逸,就捉巧儿和郑蒙换图。大哥,”陆凤云说着凑近大河王。绿衣人捉巧儿让陆凤云受了启发。他压低声音道:“干脆我们做个局,将巧儿‘绑架’了,让郑蒙拿图来换……”

    大河王道:“这怎么行!郑蒙是我好友。他信任我才将巧儿交给我。我如果这样做,岂不是禽兽不如!”

    陆凤云一副焦急模样,他道:“大哥,这个时候你还讲什么道义。你说过,再大的事大不过‘血月王城’。为了对付‘血月王城’我们可以不惜任何代价。你放心,此事教给我做,我定会做的天衣无缝。绝对查不到咱们兄弟头上。”

    大河王道:“此事容我再想想。”

    陆凤云道:“已经有人下手了,不能再等了。大哥你总不会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郑蒙心甘情愿把图拿出来吧?想都别想。事关‘箜篌刀’,换作你我也不会把图交出来。郑蒙一定会说那是谣传。你到时候又能如何?”

    如果此图是在别人手中,大河王为了大计会不择手段,但是偏偏郑蒙是大河王好友,大河王一时真是难下决心。

    大河王拿起给轩辕殿主写的信递向兄弟,他道:“当务之急,得先安抚轩辕殿秦老魔,你看下这样写行吗?”

    陆凤云接过信看。

    大河王在信中先将事情经过简明扼要阐诉,又告诉秦老魔现在不见良英踪迹,良英吉人天相很可能还活着。大河府会继续竭尽全力搜索……

    陆凤云看罢信后喟叹一声道:“唉,事已至此,也只能这么写了。”

    大河王道:“良英八成是被野兽拖入洞穴中吃了。我这样写也是迫不得已,也算是‘投石问路’,看轩辕殿什么反应。然后再做打算。”

    陆凤云完全能体味兄长现在心境。

    一夜之间头发都白了许多,承受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了。

    陆凤云道:“我进府碰到萧昌,先向他解了些情况。萧昌说那个高个绿衣人武功极高,不亚于你。是真的吗?”

    大河王道:“对。我还和他交手了。”

    陆凤云道:“能从他武功中看出来历吗?”

    大河王摇摇头。他将那人武功特点和身形讲给兄弟,希望弟弟能有一个合理推测。

    陆凤云虽然武功和影响力不如大河王,但是在江湖中也是有名的人。

    大河王道:“老二,这些年,我坐阵府中时间多,你在外时间多。你能推测一下此人会是谁?”

    陆凤云得知高个绿衣人竟然用真气凝成怪兽形状撞碎兄长的“擒魔网”很是震惊。听兄长描述,这个绿衣人的武功不光极高,而且极邪啊。

    陆凤云陷入沉思。

    蓦地,陆凤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陆凤云盯着兄长的眼睛道:“大哥,九重天中最神秘莫测是虞囚凰,那最邪的呢?”

    大河王道:“最邪的是第五重天,半面鬼王孤半魂!”

    陆凤云道:“大哥可见过孤半魂?”

    大河王道:“未曾见过。”

    陆凤云道:“我见过孤半魂。虽然未见过真容,但是见过他身形。孤半魂身形很高。和你描述的那个绿衣人身形相似。”

    大河王有些半信半疑了,他道:“难道他是孤半魂?”

    陆凤云道:“大哥,武功不亚于你,江湖中恐怕只有九重天中的人能做到吧?九重天中,也只有孤半魂最符合了。”

    大河王也盯着弟弟眼睛。

    陆凤云从兄长目光中看出深深地忧虑,甚至,还有些不安。

    大河王道:“江湖中高手恐怕只有九重天能做到。那么如果不是江湖中高手,而是来自血月王城的高手呢?”

    陆凤云听了这话顿时愣怔了。

    大河王继续道:“楚寻兄当年说过什么,楚寻兄说血月王城高手之恐怖超出中原江湖人想象。百年前端木天涯率万众战血月王城,是以多击少,人数占据着绝对优势。那么大优势,中原武林一战过后都名存实亡了。可见真正出自血月王城的高手有多可怕了。或许,血月王城里不知有多少个‘九重天’呢……”

    大河王这番话如最刺骨的朔风穿透遍陆凤云全身,侵入他每寸肌肤,让陆凤云觉得全身都发寒。

    陆凤云真不愿意相信那高个绿衣人是来自“血月王城”的高手。

    因为,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力量和“血月王城”抗衡。

    抗衡“血月王城”,得是江湖之力,而非一派之力。

    陆凤云不寒而栗,他道:“但是那绿衣人和孤半魂身形相似。所以我宁可相信他是孤半魂。他只是想要箜篌刀,所以他和神血教联手……”

    “我也希望他就是孤半魂。但是我们也不能回避一件事,那就是”大河王的目光开始收缩,他道:“血月王城有所警觉,要对付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