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一章:难以避战(下)
    (今日只更一章,详情见章尾作者说)

    尽管陆凤云对“血月王城”充满恐惧,但是正如兄长所说,他们不能逃避,得面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陆凤云道:“大哥,如果血月王城真有所警觉了,大哥可想出对策?”

    大河王摇摇头,他现在还没想好应对之计。

    陆凤云道:“那我们更应该早些得到箜篌刀。或许箜篌刀中隐藏着秘密可使我们柳暗花明。”

    “雪山图”在自己好友郑蒙手中,不择手段夺取,大河王还是犹豫不决。

    大河王道:“我会先将巧儿好好保护起来。至于夺‘雪山图’再缓缓,我得想一个两全其美办法。再者,当务之急,得让楚狼揪出内奸。不然卧榻之侧有人,我们寝食难安啊。”

    尽管陆凤云想不择手段夺取“雪山图”,但是兄长难下决心,他也无奈。

    现在只能是等楚狼揪出内奸再从长计议了。

    知道了绿衣人抓巧儿的意图,就得将巧儿保护好不能出差错。大河王命韩翠和巧儿同住,让孟胜带人守卫弟子们居住园子。

    巧儿昨日从山坡滚落磕了头昏迷过去,昨晚她也清醒过来了。

    河王派韩翠陪伴照顾她,也让巧儿很是感动。

    ……

    就在当日下午,琼王府总管李登带着一队人马来到大河府。

    原来宇文乐祖母病了。老祖母最疼宇文乐,宇文乐在府中时候,常逗老祖母开心。自从宇文乐来大河府学艺,老祖母便落落寡欢了。这一年来宇文乐也只回家探望过一次。如今病榻上的老祖母思孙心切,琼王就派李登来接宇文乐回府住些日子。

    李登五十来岁,面色白净,留着一缕修剪有型的胡须,如同一个儒生。

    李登跟随琼王二十年,武功高强又忠心耿耿,琼王对李登非常倚重。视为肱股。李登亲自来接宇文乐,河王待李登如上宾。

    李登还和大河王进行了单独密谈。

    李登先喝了半碗茶水,开口前,他习惯性朝窗外看了一眼。这是他多年谨慎行事养成的习惯。

    李登道:“河王,此行还有一件事情相告。由于此事太大了,所以琼王未写书信,让我亲口相告。”

    李登说这话时候,面色难掩激动神色。

    大河王道:“李总管请说。”

    尽管此刻屋中只有二人,但是谨慎的李登还是将声音压的很低,只有大河王能听到。

    李登道:“河王,经过我们多年暗中查寻,现在终于证实了,端木天涯还有后人。”

    大河王听了这话精神为之一振,眼中都发着光了。

    大河王激动道:“真的?!”

    李登又习惯朝左右一看。

    “千真万确!是端木天涯的曾孙,年龄应该在十六七岁。现在不知是男娃还是女娃。也不知现在何处。琼王现在已开始动用所有关系,暗中找这孩子了。河王……”李登此刻声音更显激动,甚至都有些颤抖。可见他内心有多激荡了。“这孩子可是所有血盟后人的小主人。找到这孩子,血盟的后人们就有了主人。隐藏在天下各处的血盟后人就会都冒出来了啊!到那时候,小主人振臂一呼,万众归心,我们就能大干一场了!”

    这消息太振奋人心了。

    大河王此刻热血沸腾。

    大河王完全可以想象李登所描绘的那激动人心的场面。

    大河王霍地从椅子上而起,他道:“太好了!”

    李登道:“琼王还让我问河王,‘箜篌刀’可有线索?”

    此事涉及到好友郑蒙,大河王在未想出两全其美法子前,不会透露“雪山图”在郑蒙手中。琼王的手段,大河王是了解的。那样会给郑蒙一家带来灾祸。

    “还没有线索,凤云还在全力追查。用不了多久,就应该有结果了。不过,”大河王话锋一转又道:“我现在却有麻烦了。”

    李登道:“什么麻烦?”

    大河王就将荣九斤和秦良英的事告诉李登。

    李登听后很是震惊。

    大河王收八名弟子意图李登也清楚,因为大河王和琼王事前商量过。

    琼王很赞同大河王计划,还将宇文乐送来让大河王顺便调教。

    没想到计划现在出了这么大差子。

    李登安慰道:“河王,我回去会详细禀报琼王。河王也不必太过忧虑,如果荣家和秦家真反目发难,我们琼王府不会坐视不管的。”

    就在这时候,琼王府的人来催促李登,说小王爷等不及了。

    琼王府的人来了不到半个时辰,本应歇息一晚再走,但是宇文乐得知祖母卧病在床,真是归心似箭,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位于白玉府的琼王府奔到祖母病榻前。

    所以宇文乐现在就要起程。

    河王就将李登亲自送出府门。

    府门外,琼王府的人马也准备就绪。

    宇文乐也骑在马上。

    见师傅亲出来,宇文乐便下了马。

    宇文乐道:“师傅,待我祖母病愈后我就返回。徒儿不在师傅身边,师傅要好好保重。”

    大河王道:“不必急着返回,好好陪陪你祖母。”

    就在这时候,李思跑出府门。

    李思经过昨日惊魂,真是吓坏了。整夜恶梦连连,尿了两次床。这让李思也更想家和亲人。

    知道宇文乐要回家探亲,李思更是思乡心切了。

    李思走到河王跟前恳请道:“师傅,五师兄回家正好路过雨城。我也想家了,想我爹娘和爷爷。求师傅给一月假。”

    大河王看着这个最小弟子。

    李思本不是练武的料,他收下李思也是另有打算。李思这一年来刻苦修炼,也真是难为他了。

    大河王抚了下李思的头道:“师傅给你假。”

    李思高兴不已,连忙谢过师傅。

    宇文乐对李思道:“给你一顿茶功夫,快去收拾。你要是磨蹭,我就走了。”

    李思就撒开脚丫子跑回住地。

    搬回河王府,李思还和楚狼住一起。

    此刻楚狼躺在床上全身绵软无力,连抬手力气都没有。楚狼有些口渴,正想让李思给他弄些水喝,看到李思一脸兴奋飞快收拾东西,楚狼道:“老八,出什么事了?”

    李思道:“狼哥,我太想家了。师傅给我一月假,我正好和乐哥一起回。”

    楚狼笑道:“难怪高兴成这样,原来是要回家了。回去别忘了告诉你爷爷,就说鸠婆婆还念着他呢。”

    李思收拾好行李走到楚狼床前,他握了下楚狼的手,一副难舍模样。李思道:“狼哥,你要多保重!”

    楚狼道:“看你这点出息,暂时分别,弄的和生离死别。快去吧。”

    李思就提着行李出门而去。

    楚狼舔舔发干的嘴唇,他正想喊仆人,这时候门外响起一个女子声音。

    “李思走了,没人伺候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