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二章:山雨欲来(上)
    随着声音,一人推门而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是许忘生。

    楚狼看到许忘生眼圈红红的,分明是刚哭过。

    楚狼看着瘦弱文静的许忘生。八个弟子中,平日数许忘生最安静。许忘生也从不生事。和巧儿一样乖巧,很是让人省心。

    就连河王也不止一次夸赞许忘生懂事。

    许忘生走到楚狼床前,她提起水壶倒了半碗水,然后拿起汤匙给楚狼喂水。

    水烧出不久,还有些烫,许忘生就先用嘴吹吹,然后缓缓将汤匙送到楚狼嘴边。

    汤匙上似还有许忘生口气的芬芳。

    楚狼张开嘴将水喝了,温热的水入腹,楚狼心里也一暖。

    楚狼道:“你怎么知道我口渴了?”

    许忘生道:“我刚碰到李思,他说忘了喂你水了……”

    许忘生说着又将一汤匙水送到楚狼口边,楚狼又张嘴喝了。

    就这样,许忘生一匙一匙喂着楚狼喝水。

    毕竟是女孩儿家,她比李思更细腻,还拿手帕替楚狼揩去嘴角水渍。

    楚狼道:“你哭过,是不是想娘了?”

    楚狼这么一问,许忘生眼里便有晶晶泪花了。

    许忘生哽咽道:“我不知道那些人为何抓我。如果不是师傅将我抢回来,还不知会怎么样呢。我现在好害怕。我更想我娘了。乐哥和李思都回去探亲,我也想。但是我不敢和师傅说。”

    楚狼道:“为什么不敢?”

    许忘生揩了下泪珠道:“我从小死了爹,舅舅就如我‘爹’一样了。他说要把我培养成材。所以舅舅对我非常严厉。小时候我做错事,舅舅还会拿鞭子抽我。抽完,我娘就抱着我哭。从哪以后我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事。去年腊月我回去探母,舅舅就将我狠训了一顿,说我没出息。说他学艺时候,三年探一次家。我做不到三年,那就两年。但是我真的想我娘……”

    说到伤心处,许忘生再控制不住情绪抽泣起来。

    楚狼对许忘生也多了一份怜惜。

    楚狼安慰她道:“别哭了。哭了就不美了。你实在想娘了,就跟河王说吧。让河王亲自给你舅舅写份信,让你回去看看。你舅舅看在河王面上,不会责怪你的。”

    许忘生点点头,她停止抽泣,吁了口气。

    许忘生好奇道:“狼哥,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爹娘。难道你不想他们,不想你的家乡烟花城吗?”

    楚狼哪里知道自己爹娘是谁。

    楚狼也想过自己身世。他猜测八成是父母生下自己,然后因某种原因不想抚养便弃在山中了。因为常有难以养活的孩子被弃入荒山,有的还会被溺死。

    结果他被狼拖进回洞穴。

    所幸狼未吃他,还将他当狼崽一样养。

    所以楚狼再不想父母,也无丝毫渴望。他宁愿相信自己就是狼生的。

    但是楚狼对外说自己家住烟花城,是楚员外的二儿子。

    楚狼便道:“我年纪很小就离家,所以习惯一个人孤身在外,不如你们那么想。”

    许忘生道:“狼哥,你昨儿拼了命将巧儿救回来,如果是我,你会不会也拼命救我?”

    楚狼道:“会的。”

    许忘生听了露出开心地笑,就如一个小女孩得到了一份宝贵的礼物。

    就在这时候,门又被推开,梁荧雪走进来。

    梁荧雪笑道:“哟,李思走了。狼哥便和小师妹共处一室了。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要不我走吧……”

    梁荧雪虽然这样说,但是她可没有走的意思,她径直朝床边走过来。

    许忘生被她说的脸色通红,赶紧放下水碗快步出了屋子。

    屋中只剩下楚狼和梁荧雪。

    梁荧雪走过来看那碗没水了,她又倒了一碗。然后她坐在楚狼床畔,盛了一匙水喂他。

    楚狼道:“我现在不渴了。”

    梁荧雪嗔道:“胡说,你渴……”

    楚狼道:“我真的……”

    楚狼话还未说完,梁荧雪将一匙水灌入楚狼口中。

    楚狼“咕嘟”一声吞下。

    还呛得咳嗽起来。

    梁荧雪又将一匙水喂来,楚狼这次闭着嘴不喝了。他也不开口说话了,免得梁荧雪趁机将水灌水口中。

    梁荧雪道:“七窍相通,那我只能从鼻孔喂你了。”

    梁荧雪就将一匙水凑近楚狼鼻孔。

    楚狼忙开口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梁荧雪一副委屈样子道:“人家就想伺候你,你还凶我……”

    楚狼道:“老子用不着你伺候!”

    梁荧雪赌气般地道:“她喂你你就喝,我喂你你不喝,我非要让你喝。现在要么张嘴,要么让我就从鼻孔里灌。”

    楚狼现在全身无力不能动弹,总不能真让梁荧雪从鼻子里给他灌水吧。楚狼只得张开嘴让梁荧雪给他喂水喝。

    结果,梁荧雪将整整一壶水给楚狼喝下。

    楚狼不停打着“水饱”的嗝儿。

    梁荧雪这才心满意足,她轻声道:“现在是不是很胀?”

    楚狼道:“胀……”

    梁荧雪道:“那你撒尿不?我伺候你。”

    梁荧雪就从楚狼床下把夜壶拿出来。

    楚狼道:“我不想尿。水我也喝了,你现可以走了。”

    梁荧雪道:“不尿也得尿。”

    梁荧雪一手提着尿壶,一手作势要掀楚狼被子。

    楚狼急道:“老三,你再逼我,我可要喊救命了。”

    梁荧雪听了这话再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也就在这时候,“笃笃”响起敲门声。

    楚狼忙道:“进来。”

    门推开,是墨涂。

    李思走了,大河王就让墨涂来照顾楚狼。顺便让他协助楚狼揪出内奸。

    墨涂看到梁荧雪拿着尿壶,他走过来对梁荧雪道:“小狼要尿,你怎么不喊人?虽然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是这可不一样。传出去,日后你怎么嫁人,他又怎么娶妻……”

    梁荧雪道:“我真要叫呢。既然墨管事你来了,就劳烦你了。”

    梁荧雪将尿壶递给墨管事,她赶紧出屋,回自己房间笑去了。

    楚狼现在也只能尿了。

    墨涂给楚狼接了尿,又喊仆人来倒掉。

    墨管事坐在楚狼对面,他道:“小狼,河王说你要在十五日内揪出内奸。河王命我暗中助你。现在我该做什么?”

    楚狼道:“墨管事,将九斤出事前练功院所有人名单列出来。”